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凤铠现,新型魔铠
    圆球突然爆裂开来,一只只小小的螳蛛虫兽出现在那,看到此景,钟宇大惊,这些魔铠师居然被直接化成了魔晶树的衍生兽,看到另几个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钟宇瞬间将最后的魔晶树能量吸光,身形往芙妮冲去。
    别人他无所谓,可这位芙妮他不能不管,毕竟,她是冒险团团长的女儿,钟宇留着她还有用处,冲到芙妮身前的瞬间,钟宇一掌拍在她的眉心处。强大的能量透过她的空间纹,直接将芙妮的铠甲击得剥离身体。
    陷入混乱的芙妮没有丝毫抵抗力,就算是反抗但对上钟宇却是枉然,一个白中带红的女体光滑滑地出现在钟宇眼前,他来不及去欣赏女体的曼妙,强大的能量瞬间就将她的空间纹从眼心挖了出来。
    芙妮惨叫一声晕了过去,气息也越来越微弱,眼看就要断气了,钟宇连忙催动空间纹将他的魔铠和空间纹投入到了宙能晶处,强大的吸力运转下,魔铠瞬间化成能量,空间纹也开始转化。
    不过,钟宇心中却是一阵焦急,这个方法不知道能不能救得了芙妮,他也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转化的能量被他凝聚在空间纹中,同时,他分出一股能量保住芙妮的生机。
    想要救她,只能是将芙妮的魔铠和空间纹重炼,把她变成自已的将卫,这样她才有重生的可能,不然,结果只怕会和那些变成螳蛛兽的人一样,这时,钟宇分出心神命令三只守护兽灭杀那些螳蛛兽。
    他不知道这些螳蛛兽会再发生什么情况,毕竟,此时出现的螳蛛兽身上充满生气,不像之前的金字塔中出现的螳蛛兽那样只是僵尸,要是让这些螳蛛兽跑到这个星球上肆虐,只怕还是有可能再弄出一棵魔晶树出来。
    守护兽对刚出现的螳蛛兽展开了杀戮,以它们的实力,这些螳蛛兽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而钟宇这边则处在了最关键之时,宙能晶强大的吸力很快就将空间纹炼化,不过,却形成了一个怪异的魔晶种,这颗魔晶种居然是透明的。
    钟宇管不了这么多了,在芙妮只剩最后一口气时,他将魔晶种种进了对方的眉心,同时,将芙妮的精神印记取出了一部分封进了铠甲的穴位中,通过铠甲的能量协助。
    本来气息微弱的芙妮身上猛然暴起一股强大的气势,毕竟之前的芙妮在血祭下进阶到了影铠师,她的底子厚,再在加上钟宇的帮助,魔晶种瞬间就和她的精神力再次相合,之前失去的精神印记通过这颗魔晶种又回到了她的脑中。
    而钟宇炼化魔铠的能量又被送向芙妮,她那白中带红的躯体在强大的能量下,红色一点点退了下去,身体也变得光滑白嫩,不过,却被一股透明的能量覆盖着,这股能量开始一点点地覆盖住芙妮的身体。
    一具铠甲的样式慢慢成形,看到此景,钟宇眼中闪过丝异色,他将之前留在空间纹中的朱雀骨骼取了一段出来,这是朱雀头部的骨骼,当中蕴含的朱雀基因很浓厚,钟宇有宙能晶在手,提取这当中的基因太简单了。
    看着手中的骨骼,钟宇眼神闪动了几下,虽然炎雀的基因他提取了有三块,可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并不了解,就这样将这么大的好处给她,会不会有些冒险,不过,既然已经将她收做将卫,那么还怕她能翻天。
    眼中闪过丝冷光,嘴角微勾,他将手中的骨骼手了过去,骨骼瞬间就融入到了芙妮体表的能量中,强大的能量流转一点点地转化着朱雀的基因,一丝丝微弱的凤鸣从中传来,这声音越来越大。
    不远处的麒麟看到此景,眼神中闪过丝敌意和紧张之色,甚至满是不安,身形隐隐有些蠢蠢欲动,不过,却让炎雀和红鼠阻住,两个小家伙眼中带了丝敌意看向麒麟,生怕麒麟会做出对钟宇不利的事来。毕竟,麒麟被收为守护兽是被强迫的。就算是被钟宇控制,两个小家伙也怕麒麟会发狂。
    好在麒麟看向钟宇的眼神带了丝恐惧,不安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身形更是往后退了几步,一旁的钟宇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麒麟会在这个时候发狂,朱雀可是和这家伙有仇。就算这只是朱雀的基因,可毕竟带了朱雀的气息。
    麒麟安分下来,钟宇将心神再次放回到芙妮身上,时间一点点过去,透明的铠形浮现出一道凤影,铠甲也慢慢变成了白色的晶状,芙妮的躯体被掩盖,不过,那玲珑有致的体态却还是显露了出来。
    终于,在声高昂的凤鸣响起,芙妮身上的铠甲化着上一道凤影将芙妮带离了地面,白色的凤影闪耀着彩色的光芒,凤尾处的羽翼刹是漂亮,整个天空都在凤影的照耀下。
    良久,凤影光芒暗了下来,一具美妙的女体包裹在凤形铠甲下出现在了钟宇的面前,透过铠甲的眼睛明亮照人,贴面的脸孔夺目美丽,铠甲的主人眼中露出丝异色看向钟宇。
    “谢谢”她只说了两个字,发生的一切已经通过和钟宇的心灵感应得知,钟宇隐隐能感觉得到此女心情的复杂,同时,这当中还夹带了丝欣喜。
    毕竟,她不再是完全的魔铠师,不会再受到控制,而且,铠甲的品质似是非同一般,因为,她这件铠甲已经和普通的铠甲不同,而是一种融入到身体中的能量。
    这种新形的铠甲和变身差不多,一个念头就可以让铠甲发生变化,芙妮身上的铠甲慢慢在变,凤形龙盔慢慢消失,出现在钟宇眼前的是一张美丽清纯的脸,她脸上露出丝羞涩。
    身上的铠甲也变成了一件白色的衣裙,衣裙上有着一丝丝黑色的碎花,这是魔纹,不过,这魔纹却有些发紫,和白色相衬看起来又神秘又漂亮。
    “嗯我能救你,也能杀你,所以,对我的命令,你必须得服从。”钟宇冷冷地看向芙妮道。
    “既然这样,那你不如杀了我吧。”芙妮闻言神色一震,羞涩的脸转瞬变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