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戏子入画
    三百年前……
    河边,低垂下的柳枝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
    河水清澈干净,柳枝上的鸟儿张着嘴,似要啼叫,又似在打瞌睡。最后一枝柳条垂下的时候,画纸上的最后一笔轻轻提起。
    一袭青衫,书生打扮的穆天涯坐在河边欣赏着自己最新完成的画作,嘴角泛起一抹颇有成就感的笑容,可不一会儿却又皱起了眉头,还是没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他对自己的作品,一直要求很严格。
    忽然,就在穆天涯盯着河水愣神的时候,一曲悠扬的曲子在附近奏响,古琴弦声渐如天籁,款款入耳。
    这时,柳条上的一滴晨露落下,滴在了潺潺静流的溪水中,泛起了一圈圈细微的涟漪。
    眼见涟漪扩散消逝,穆天涯脑中灵机一闪,赶忙拿起画笔,借着这段优美的旋律,在自己的画作中细细的添了几笔。
    墨落,笔停。
    画中的河水里多了一片花瓣,花瓣周围还有一圈细微的波纹,看上去就像是花瓣刚刚飘落到水面,下一刻就要随着流水飘走。溅起的波纹与河水的流线相辅相成,一篇几欲流出纸面的落花流水图,传神极了!
    看着自己的作品,这回,穆天涯“哈哈”大笑,又蹦又跳,开心得像个孩子!
    穆天涯将画笔和这次的得意之作收进画箱里,背起来。
    “这曲子……真好听!”穆天涯感慨一声,曲子是从河对岸传来的。“哗啦啦”卷起裤腿,淌过这条浅浅的小河。穆天涯决心要向这个奏曲之人好好的道谢一番。
    清早的林子里还有些淡淡的水雾,循着古琴优美的旋律,穆天涯还是见到了曲子的演奏者。
    那是一名年纪与他相仿的女子,看起来双十年纪。此刻女子正怀抱着古琴,端坐在草席之上。葱玉般的手指拨动琴弦,开口唱出婉转动听的歌调。
    她的声音纯美动听,听得穆天涯不禁停下了接近的脚步。虽然想要去表达自己的谢意,但,他终究是不忍打断这歌声,打扰眼前这唯美的画面。只是远远的听着,看着。
    诗也无调,赋也倦了
    流水落花知多少?
    风也潇潇,云也飘飘
    雁过无痕秋叶凋。
    ……
    一曲终了,女子一声轻叹。林子后的穆天涯也被她的歌声渲染,眼睑垂下,添了几分惆怅。
    “姬如菲姐姐!姬如菲姐姐!今天来了不少客人,干娘叫你回去呢!”就在穆天涯抬起脚要出去相见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跑了进来。神色略显焦急。
    “知道了。”姬如菲语气清冷的回答道。一面将东西收拾好。
    “原来,她叫姬如菲。”目送着女子离开,穆天涯想要追上去,上前几步却又没了底气。嘴笨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要说什么。
    可是,他又不想就这样错失过去。待两人走了老远,才下定决心要跟过去。
    不一会儿,两女走进了一座城池,长乐城。
    穆天涯也跟着要走进去,却被看守城门的差役头儿给拦了下来,“站住,圣师近期大驾,全城戒严。凡携带可疑物品者一律搜身!”
    “差大哥,麻烦让我……先过去,我……我有急事!”看着姬如菲逐渐隐没在人群中的倩影,穆天涯很着急,同差役头儿商讨道。
    然而差役头儿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并不买账:“不行!为确保圣师大人安全,你必须接受检查!”说着对旁边几名手下努了努嘴。
    “这都是些什么破烂东西?”几人将穆天涯行李和画框都粗鲁的翻了一遍。粗手粗脚的他们免不了弄坏了几幅画,其中就包括穆天涯刚刚完成的那篇“落花流水”佳作。
    穆天涯的心都在滴血,画痴如他。要知道那可是他得到灵感启发,才画出的巅峰之作啊!
    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物品,按理说是要放行的。
    差役头儿眼睛下瞟,盯上了穆天涯腰间的钱袋,一探手将钱袋给扯了下来。
    “你……你干什么?”穆天涯惊怒交加。还没听说过进城还需要检查行人的钱袋呢!
    放在手里掂掂,然后把里面的银子全部倒在手里。差役头儿露出一抹窃笑之后,转而一脸严肃的模样道:“大胆贼人,胆敢偷窃官银!来人呐,给我把他拿下!!”
    几名差役先是愣了一下,不过看了头儿的眼色之后,便立刻围上穆天涯将他给拿住。
    “还……还给我!你们……你们这些强盗!!”穆天涯怒道。
    差役头儿:“你还嚷嚷什么?私藏官银乃是杀头的大罪!把他给我抓进牢里,择日问审。”
    “是!”几个差役领命。押着穆天涯往城里走去。
    “等等,”差役头儿又叫住几个手下们。转过身来,忽然换了一个悲怜的表情叹息着说道:“你是外来人,这些官银不多,看你的样子也并不知情。唉……算了。官银充公,放他走吧。”
    就这样,穆天涯被释放了。行没多远就听到后面几个差役议论“发达了”、“开荤买酒”之类的话语。
    对于这些,穆天涯是心知肚明,差役的这种抢钱的伎俩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虽然心里会有些芥蒂,但他并非惜财之人。
    他现在只想找到方才那个演奏仙乐,名叫姬如菲的女子。
    穿过热闹的人群,迈着缓慢的步子,穆天涯的心却并不平静。就这样流连了许久,直到夜晚的时候,看到早上那个小丫鬟从一间挂着“听雨轩”牌匾的大门里走出来。
    穆天涯没有犹豫便走了进去,好在闯荡江湖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帽子里还藏了张银票可以用来支付进轩费用。
    本来见到穆天涯这穷酸样的老婆子还眼神尖刻,那张银票接在手里之后,瞬间就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客官里面请!”
    这里的空间很宽敞,夜间灯火辉煌。客人很多,而且都是男人。基本上每个客人身旁都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相陪。
    拒绝了几位美女的热情招待,独自徘徊了一会,穆天涯从这里的氛围可以感受出,这是家……妓院!
    突听琴声响起,穆天涯条件反射般的循声望去。位于听雨轩中央水池中,飘着些许水灯,上方架着一方亭台,亭台周围拉着一幕青纱帐。琴声,便是从那里传出。
    走近一些,看着青纱帐上怀抱琵琶的倩影。穆天涯确信她就是姬如菲。
    长夜入梦细雨飘,
    人声渐断雨声消。
    流离兵乱十二月,
    只羡牵牛搭鹊桥。
    曲调婉转,声线优美,绵延了几许悲凉的味道。
    穆天涯寻了一个位置坐下来,拿出纸笔,临摹着水池、荷花、水灯以及青纱帐后的倩影。
    她,只是一介戏子,流落红尘,为了生活被迫寄于烟花之所。
    他,只是一介画师,行遍天涯,梦想却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同。
    命运,将如此相像的两人交汇在了一起。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青纱帐里,姬如菲也注意到了临摹作画的穆天涯。相对那一个个嬉笑叫嚷的酒肉之徒,她对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子也升起了一些兴趣。
    穆天涯每每抬头,总能够感觉到青纱帐后,有着一双妙目同样在看着自己。不由傻傻的笑了。
    时间过得很快,曲终,人散。
    眼看谢幕,穆天涯想要去后台去见她。行到一半,却被几名身材魁梧的保镖给拦了下来。只得作罢,
    夜深了,穆天涯就在这里的客房歇了下来。半夜来过两次姑娘敲门,都被他给打发了。
    第二天,清晨。
    穆天涯起的特别早,这是他长期旅行养成的习惯。
    伸了个懒腰,下床简单的洗漱。推开窗子让外面的空气流进来。不经意间,却瞥见了怀抱琵琶出门的姬如菲。
    犹豫了一下,穆天涯决定跟过去。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向她当面道谢。虽然那幅画现在已经毁了……
    还是城外的那片静谧所在,空气清新的小树林。
    姬如菲像昨天一样,坐在草席上轻抚琴弦。
    穆天涯跟在后面,脚下踩断了一节枯树枝,发出了清脆声响。
    “谁?”姬如菲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见到愣在那儿不知所措的穆天涯,姬如菲的眼神放松了几分,“原来是你。”
    这次的回眸一瞥,穆天涯才近距离的看清了她的长相。虽没有西施貂蝉的那种倾国之貌,美眸之中却带着一种兰慧之气,给人一种想要呵护的感觉。
    “你……记得我?”穆天涯脱口而出。
    姬如菲点了点头,“昨晚就注意到你在画东西,可以给我看看吗?”
    穆天涯有些局促,从画篓里拿出昨晚的画递给她,“还请……姑娘不要见笑。”
    接过画,摊开来一看,姬如菲就被画里场景的逼真度给惊得有些呆住了!
    那水池,那荷叶,那亭台还有那幕青纱帐上的倩影,看起来都是那么真实,那么的惟妙惟肖!
    姬如菲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略显局促的男子,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同时,说道:“你真厉害!”
    穆天涯挠了挠头,笑道:“你的琴……弹得才精彩!”
    当下,穆天涯将自己昨天在附近作画,听到琴声有感而发的经过说给她听。姬如菲听了巧笑嫣然。
    两人就这么对坐而谈。从音律谈到山水,从人生谈到理想……
    往后的日子里,清晨,两人都会不约而同的来到这个地方。一个作画,一个谱曲,期间相互推敲,慢慢的成为了知己好友。夜晚,姬如菲就会回到听雨轩的弹琴唱歌,穆天涯则在台下细细临摹。
    渐渐地,有人发现穆天涯的画不错,就请他给自己和朋友绘像。靠着这些打赏,穆天涯可以解决他在这儿的衣食住宿问题。
    画笔中,琵琶弦,系住前世姻缘。
    时空中,穿越三百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