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陆小凤传奇5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阎铁珊的命现在是我的了!我要他生,他不能死!”
    秦笑笑淡淡的看着满脸激愤的上官飞燕,语气颇为狂妄。
    上官飞燕眼圈都红了,咬着唇,楚楚可怜的看向一旁看戏的陆小凤,希望他来主持公道。
    陆小凤被美人泪眼紧紧盯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走上前道,“这位姑娘是金鹏王朝的丹凤公主,在下只是向严总管讨个公道,还望萧兄弟放行!”
    “哦?这位是“丹凤”公主?”
    秦笑笑勾唇冷笑,似是而非的反问了一句话后,不等在场人回答,单手领着阎铁珊的肩膀,踏着荷叶,身影如电的飞闪出水阁。
    “好俊的身手!”看着她的背影,陆小凤忍不住的夸道。
    这时西门吹雪面无表情的瞥向上官飞燕,声音冰冷“从今以后,你若再用剑,我就要你死!”说完,他的人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留下其余人面面相觑。
    “公主?”
    阎铁珊被她救出后,来到阎府的暗房内,看着神情有些严肃的秦笑笑,小心的询问着。
    秦笑笑坐到椅子上,单手撑着下颚,漫不经心的问“怎么?”
    “小人的财宝,可全在这了,请公主一观”
    阎铁珊赔着笑,走到暗房墙面上,上下左右无规律的轻轻敲打着,不过片刻,暗房内的门又一次被打开,而呈现在秦笑笑眼前的则是满屋子的金银珠宝!
    “严立本!你不要忘记我一月前和你说过的!我要的是全部!你珠光宝气阁的全部!看来严总管的命也不过如此啊!我可以救你出来,自然也可以杀了你!”
    秦笑笑淡淡的看了眼就收回视线,语气却从漫不经心换成了阴冷,眼角微眯的看着他。
    “哪敢,哪敢啊!”
    阎铁珊吓的一个哆嗦,他爱财可更惜命。
    一个月前,眼前这个上官丹凤公主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阎府,没有惊动府中任何高手!甚至乔装打扮成为一个男子跟在他身边,只为买他的命!
    秦笑笑冷哼一声,又道“记得小心霍天青,他是上官飞燕的情人!上官飞燕假扮成我,请了陆小凤来主持公道,呵呵,看来这盘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阎铁珊!秘密传信给独孤鹤,就写,双足六趾之人在珠光宝气阁邀他一聚!”
    阎铁珊闻言,眼睛瞬间瞪圆了!恭敬的垂头“是,公主”这一次他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接受秦笑笑的身份了。
    独孤鹤在接到阎铁珊的密信之后,连忙马不停蹄的赶到山西阎府,此时夜已经深了,可他还是不顾一切的闯进阎府,阎铁珊在门外亲自迎接他,将他带领到了内阁。
    今日阎铁珊身周没有跟着霍天青,一路上来甚至没有看见任何仆人,整个阎府彻底的安静。
    “平、独、鹤、?”
    独孤鹤刚踏进内阁就听见女子清脆悦耳的声音缓缓传来,而一旁领路的阎铁珊则恭敬的垂手站在主席位置女子的身侧。
    女子很美,漆黑的头发披落在双肩,一袭清雅的黑袍,却显得极美,冷如寒月般高贵的气质,她就这样静静的坐着,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清冷且高贵,似遥不可及。
    “你是何人?”独孤鹤警惕的看着秦笑笑,手已经握向腰间的剑。
    “上官丹凤!”秦笑笑像是没有发现他的警惕,径直的凝视着他,语气毫无任何感情波动,平静的脸色,更让人看她不透。
    “上官?”独孤鹤又想到了那封信,表情激动,眼睛都在冒着喜悦的光芒,“你可是有六趾!”
    秦笑笑盯了他一阵,发现他激动的神情确实不似作假,这才淡淡的点了点头,不多加言语,伸手脱下自己脚下的靴子。
    独孤鹤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的动作,连阎铁珊此时也是和他一样,紧张的屏住呼吸,当他们看到秦笑笑脚上那六趾,顿时“扑通”一声,齐刷刷的跪下。
    “皇族后裔,天生六足趾,真的是皇族后裔啊!老臣平独鹤,参见丹凤公主”
    独孤鹤颇为激动,他严肃沉毅的脸上,眼眸中也经不住的有水光闪过。
    秦笑笑穿好鞋子,让他们起身,这才道“霍休是上官木,他控制了上官飞燕,谋杀于我。甚至让上官飞燕假扮成我,请来陆小凤,为的就是找到你们,得到你们手中当年王朝内库的财富。而阎铁珊身边的霍天青,与独孤鹤你身边的叶秀珠皆是他们的人!”
    秦笑笑此话一出,独孤鹤顿然失口反驳道,“这不可能!”
    秦笑笑闻言,看着独孤鹤满脸全是不敢置信,勾唇冷笑道“你心爱信任的徒弟叶秀珠喜欢霍天青,而霍天青喜欢上官飞燕,上官飞燕却喜欢霍休,可霍休最爱的是钱!这很好玩不是吗?独孤鹤,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大可调查叶秀珠是否与霍天青秘密接触过。”
    看着她如此肯定,独孤鹤也不再反驳,心中也有了几分猜疑。
    秦笑笑动作优雅的起身,缓缓的走出内阁,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话,顿时让他们的脸上神色大变。
    秦笑笑看到他们脸色的变化,却没有理会,而是施施然的走了出去,却在门口不远处停下了,眼角斜视梁上右上方,突然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西门吹雪也有听梁角的爱好?”
    秦笑笑的话音未落,一袭白衣就出现在眼前。
    西门吹雪仔细的看着她,蓦然道“你是上官丹凤?那上次用剑偷袭的又是谁!?”
    “你刚才不是全部听到了吗,那是我的表妹上官飞燕假扮的。而真正背信弃义该死的人则不是他们两个,阁下能否不再跟踪独孤鹤?也请装作毫不知情的配合一二?”
    秦笑笑一脸诚挚的看向西门吹雪,希望能说动他。
    “好!”
    西门吹雪很干脆的答应了,他只杀该杀该死之人!
    “今日之事请瞒住陆小凤!”
    她只说瞒住陆小凤,而没说瞒住花满楼,自然是因为她知道,花满楼早已经认出了自己!
    当初她留信给花满楼也是让他配合演戏,装作不知情,钓上官飞燕与霍休上钩罢了!
    西门吹雪轻轻的点了点头,身影已经消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