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回到家发现父亲已经出院,张环环很开心,但餐桌旁那两个男人之间和谐得近乎诡异的气氛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见女儿回来了,原本正和孟旭刚有说有笑的张维强招手要她坐到身旁,拍拍她的手,打趣的问:“环环啊,听阿刚说,你离家这段期间下乡当村姑去了,是真的吗?”
    竟敢说我是村姑?喂、喂,这位先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张环环瞟了孟旭刚一眼,没好气的强调“是帮忙种凤梨!”
    “喔?他们家的凤梨好吃吗?”孟旭刚抿唇忍笑问道。
    “我又没遇上采收期,顶多只有给凤梨戴帽子而已。”张环环用眼尾瞄着他,冷漠的回道。
    吴娇梅端汤上桌,替大家添好饭后并没有回到厨房,而是很自然的坐下来用餐,张环环这才注意到,以前那张红木长桌已换成一般家庭使用的圆桌,她有些纳闷,但又觉得这样很温馨。
    吴娇梅舀了些番茄炒蛋给张维强,又夹了一块卤鸡腿到张环环碗里,随口问道:“为什么要给凤梨戴帽子?”
    “防晒呀!凤梨要是被晒丑,就没有价值了。”
    孟旭刚夹了一筷子空心菜给女友,促狭道:“就像你一样吗?”
    什么啊,这家伙是怎样?从她出现后就一直挖苦她!张环环气得眯起眼,泄愤般瞪着他猛嚼鸡肉。
    “别急,饭菜多得是,没人会跟你抢,慢慢吃。”孟旭刚不知死活的继续逗她。
    看在爹地和奶妈都在场的份上,张环环只好压下怒气。
    很快的吃完晚餐,她独自走向屋后的温室,回想起自己的爱情就是在这里开始,暗恋情愫萌芽、互相告白、假结婚真同居直到发现他的虚情假意,于是他们的爱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她一相情愿的爱情就此宣告死亡,而他们的孩子
    想起那个无缘的孩子,她不自觉的流下眼泪,完全没发现有人靠近。
    一双有力的男性臂膀忽然搂住她,宽阔而温暖的怀抱令身心疲累的她难以抗拒,顺势靠向他,随即又意识到两人早已分手,便扭身挣脱温柔的箝制。
    “你哭了,为什么?”不会是因为他刚才一直取笑她吧?
    “不过是几滴不值钱的眼泪,没什么好说的。”张环环抬眼抹泪,扯开嘴角微笑看着他。“未来的总裁大人,你已经想好要怎么处置我这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了吗?”
    “不,是我要请你从轻发落。”他摇头纠正。
    张颊颊茫然,不解的皱眉。
    孟旭刚执起她的玉手凑至唇边亲吻,深情的告解“这么多年来,我骗自己不爱你,还做过很多不可原谅的事害你伤心”
    她轻叹口气,抽回手,转身背对他。“既然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你还好意思要求从轻发落?”
    他伸手拉回她,单膝下跪,诚恳的说:“庭上,看在我年幼无知,又是初犯,并且深具悔意的份上,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唉,连这种恶心的招数也使得出来,真是难为他了。
    她翻了翻白眼,冷笑讥讽道:“年幼无知?你真不知羞”
    “而且还是有附保证书的。”孟旭刚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绒布盒子,打开递上。
    绒布盒里的钻戒,在晕黄灯光的投射下闪闪发亮,炫花了她的眼,令她心头一震,双唇不住轻颤。
    “只要你肯答应,就算要我立刻签署放弃继承财产的声明也没问题。”
    他拿出戒指,试探的挪向她的无名指。
    梦想了二十年终于等到这只象徵幸福的钻戒,张环环当然迫不及待想戴上它,但这些日子以来,好多疑问都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答,她怎能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了?
    “你的意思是你自愿退居幕后,一辈子当个盛鑫集团的职员?”她怀疑的说,忽然抽回被戒指套到一半的玉手,挑眉拿乔“吃老板的,用老板的,居然还想睡老板的女儿你这算盘未免也拨得太精了吧?”
    “啊,居然被你看穿了!”孟旭刚故作惊慌的和她开起玩笑来。
    “哼!审核不通过,退件!”她将钻戒放回盒子,塞回他的口袋。呵呵,没想到连任两次“人妻”反而让她身价看涨呢!
    “庭上,我还有更有力的证据!”他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手机,趁她忙着查看内容时搂住她的纤腰,在她敏感的耳朵旁轻吐爱语。
    “你别想!我还没原谅唔”她左闪右躲,仍被他箝抱在怀,温驯的任由他一解数月以来的相思之苦。
    张娱娱不自觉的抱紧他,手机掉落,萤幕上显示的“讯息已满”兀自闪烁,是他舍不得删除来自她任何讯息的证明。
    看着远处温室里的两道身影渐渐偎近,张维强识趣的转身离开落地窗畔,发现吴娇梅搁下参茶正要离去,便唤住她,一改过去的冷漠,柔声请求“阿梅,别急着下楼,坐下来陪我聊聊嘛。”
    吴娇梅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微笑。“好啊,你想聊什么?”
    “就聊孩子们的婚事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