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喂?阿勋,你快过来医院的手术室!”家人一个住院,一个正在动手术,侯母六神无主,急忙打电话要儿子赶来陪伴。
    “干嘛要我去手术室?爸怎么了吗?他不是才刚动完手术?”侯彦勋紧张的问。
    “不是你爸爸,是莹莹啊!”“她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小贱人害的!好像是莹莹发现你们还在一起,跟那个小贱人约在医院谈判,她居然把莹莹推下楼梯!”侯母心神不宁,一时之间也无法交代清楚,只好要道:“你快来吧,我怕捱不到手术结束就要昏过去了”
    他听得莫名其妙,不解的问:“妈,什么小贱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反正你马上过来就对了!”
    侯彦勋只好尽快赶往医院了解事发经过。
    “妈,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到儿子,侯母松了口气,接著不断咒骂害媳妇受苦的始作俑者“都是你啦!早教你跟那个小贱人断个乾净,你偏不听,现在害得莹莹被她报复,生死未卜”
    跟谁断个乾净?“妈,你到底在说谁?”不会是若妍吧?
    “还会有谁?就几个月前你非要我去见的那个狐狸精啊!”侯母火大的说。
    “什么?你是说,是若妍推莹莹摔下楼?不可能,她不是那种人。”他虽然震惊,却不相信女友会做出这种事。
    侯母冷哼一声“事实摆在眼前,mary从头到尾都看到了!而且当我骂她的时候,她连个屁都不敢放,分明就是作贼心虚,哼!莹莹跟孩子要是有什么闪失,看我怎么对付她!”
    母亲骂了她什么?那她现在天啊!
    想到颜若妍此刻不知有多伤心,侯彦勋攫住母亲的手臂,激动的问:“她在哪里?你说她把莹莹推下楼,那她现在在哪里?”
    “就在三楼护理站旁边的安全门你去哪里?莹莹都还没有脱离险境,你居然想去找那个小贱人”
    “妈!你说够了没?我那天晚上根本就喝挂了,莹莹怎么可能怀我的孩子?是因为她当不成东阳的少奶奶,才会跟侑诚联手栽赃给我!”
    侯母惊讶极了,一时无法相信儿子的话。“这是那个小贱人告诉你的吧?她真坏,自己得不到就想破坏别人”
    “你忘了莹莹从来不肯让我们知道她在哪家医院做产检吗?是我跟踪她,问过医生后,根据真正的预产期推溯得知,那的确不是我的孩子。为了阻止若妍告诉我怀孕的事,侑诚极尽所能折磨她的家人,让她生不如死,差一点就要怀著我的孩子定上绝路
    “若妍好可怜,以为我只是想玩弄她,拿钱教侑诚逼她堕胎,她不妥协,他就故意造谣伤害她的家人,害她爸爸差点丢了工作,后来,她想独力抚养孩子,却又遇上我”
    一个未出嫁的女孩怀了孩子,要面对亲友和街坊邻居们不友善的目光,时时提醒她未婚怀孕的事实,又要应付外人的恶意中伤,也难怪她会痛苦得不想活下去。
    “这这是真的吗?”果真如此,那朱侑诚未免太恶劣了!
    忆起自己过去曾误信朱侑诚,主动要求他帮忙逼走颜若妍,侯母心痛又后悔,却又不知该如何弥补刚才做的蠢事。
    “你知道当我发现她一个人坐在医院外头休息时,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侯彦勋停顿了下,眼中浮现泪光。
    “她先是很紧张的遮住肚子,说这不是你的孩子,趁我一不注意就马上拖著一堆她来医院帮人洗头的工具拚命跑,要不是跑得太急,东西掉满地,她肯定会躲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去。”
    她肚子都那么大了,居然还在赚那种辛苦钱侯母低头不语。
    “当时为了早点娶她进门,我故意买维他命请人包装成避孕药的样子骗她服用,就是想尽快造成事实,让她父母不得不接受我,没想到却弄巧成拙,把她害得这么惨”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她不想嫁给你吗?”
    “不是的。因为她姊姊被有钱人玩弄,一时想不开自杀了,为了让爸妈安心,她代替姊姊尽孝,事事顺从,过得太压抑就得了忧郁症,是我把她治好的!”
    说到这里,他骄傲的勾起唇微笑。
    “这就是她爸妈痛恨有钱人的原因,若妍很在意他们的感受,还顺从的跟不喜欢的男人相亲,不断的拒绝我,是我一直不肯放弃,好不容易才打动芳心其实害她最惨的,应该是爱上自私又没担当的我吧。”
    侯母光是听儿子形容,就知道颜若妍是个好女孩,更自觉亏待了她,鼻头一酸,忍不住掉下同情之泪。
    “可是你想娶若妍,总该把莹莹的事先处理好吧?”
    “我知道,我已经跟律师商量过,先提出撤销婚姻之诉,再帮她打确认亲子关系诉讼,看她是想让男方认领孩子,还是只要他按时给付孩子未来的生活、教育费都行。”
    “这样好吗?”会不会做得太绝了?
    “以他们兄妹加诸在若妍身上的痛苦,我没告她诈欺就已经很对得起她爸妈了。”从小爸妈就教他做人要懂得饮水思源,他不会因为新仇就忘了旧恩。
    “好吧,就这么办,那若妍”唉!她现在一定很难过。
    “妈,你放心。”侯彦勋轻轻抹去母亲的泪,柔声安慰“我去跟她解释,她心地那么善良,一定不会对妈记恨的。”
    “但愿如此。”侯母点点头。
    此时此刻,让母子俩心疼怜惜的,不是正在手术室里跟死神拔河的朱侑莹,而是无端遭受羞辱、哭泣不止的颜若妍。
    “你这孩子真是的!”
    熟悉的嗓音传入耳中,让颜若妍立刻睁开眼,急著向母亲解释一切。
    “妈,我咦,我的孩子呢?”瞥见平坦的肚子,她紧张的问。
    “孩子早产,体重不到一千五百克,当然是在保温箱里啊。”颜母回道。
    “喔”她好想见儿子喔
    “小妍,你也真是的!”颜母先将医院提供的红糖水搁在一旁,扶女儿坐起,忍不住念她“为什么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
    “耶?”
    “阿勋已经全都告诉我了,他从一开始就想娶你,都是那个坏女人从中作梗,才会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颜母一脸不悦的说。
    “妈”这么说,是他说服母亲的罗?
    颜母舀起红糖水吹了几下,随即送入女儿口中。
    “其实妈也有错,若婷死后,因为担心你也会被有钱人玩弄,才拚命限制你和有钱人交往,可是自从林志杰露出真面目以后,妈对你未来对象的条件就没有原先那么严格,只要他有经济基础,而且是真心疼爱你就够了。”
    颜若妍瘪嘴抗议“可是你又没说!”
    要是早知道母亲这样想,她就不会坚持隐瞒与男友交往的事,朱家兄妹无机可乘,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让人痛苦又难堪的麻烦事了。
    “我让阿勋回家休息了,等你爸爸下班来医院,我再回家炖花生猪脚给你吃。”
    “妈,坐月子非得吃那个不可吗?”听见最讨厌的食物之一,她嫌恶的皱起眉。
    “别小看它,那可是发奶圣品耶!要不是我的宝贝孙子巴望你赶快帮他制造奶水,我才懒得逼你吃讨厌的食物咧!”颜母没好气的解释。
    “喔。”好吧,既然母乳对儿子好处多多,她一定用力捧场,把发奶圣品统统吃光,好让儿子有足够的营养追上同龄的小朋友。
    正值晚餐时段,还没轮到用餐的专柜小姐们纷纷围靠过来,兴奋的打量著这个可爱的婴孩,七嘴八舌的问:“是男生还是女生啊?”
    “是男生。”见儿子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女人缘,身为妈妈的颜若妍当然开心,不过,她只是因为餐厅冷气太强,才会过来替儿子挑件外套,以为很快就能回去陪家人继续用餐,压根没想要引起骚动啊。
    安妮公主专柜的小姐情不自禁的赞美道:“你看,他有小酒窝耶!超可爱的啦!”
    “厚!他的睫毛居然比我的还长,我要换睫毛膏啦!”菲力猫专柜小姐不甘心的娇嗔。
    “睫毛短又怎样?反正你还有秘密武器不是吗?”史努比专柜小姐取笑她。
    “呃,小姐”眼看专柜小姐们越聊越起劲,颜若妍面有难色的想拉回她们的注意。
    “小姐,你慢慢挑没关系,她们会帮你好好照顾小帅哥的!”史努比专柜小姐亲切的说。
    她们好像误会她的意思了
    好吧,那就再挑个红色小领结吧。
    半小时后,颜若妍惊觉自己在专柜小姐热情的服务下居然多买了好几件童装,忙不迭的拿出信用卡递给她,并转身找寻儿子。
    “嘻嘻,真的好可爱喔!”
    眼角瞥见专柜小姐们正围在一部特卖花车旁,颜若妍走近一瞧,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是宝贝儿子睡著了,被她们放在摆满衣服的花车上,用那些衣服给他当被子盖,而且这小子不知作了什么好梦,不但睡得嘴角带笑,还流著口水呢!
    “宝贝,你现在就睡得这么香,晚上睡不著怎么办?”颜若妍倾身抱起他,柔声说著。“等阿姨结帐完我们就要走了,爸爸还在餐厅等我们呢。”
    “小姐,请签名。”
    “好的。”颜若妍将儿子挪向左边,空出右手迅速在签单上签名。
    “谢谢,请梢候。”专柜小姐接过签单,笑容满面的走回收银台。
    这时当一声,电梯门滑开,走出一名高大英挺的男子,左顾右盼了一会儿,随即定向妻儿,主动接过儿子,低下头偷袭妻子的小嘴。
    “你干嘛啦!”颜若妍当场羞红了脸,握拳捶了他一下。
    侯彦勋挑眉坏笑。“小肉圆,法律有规定我不能在公众场合跟老婆打招呼吗?”
    “少来!这里又不是国外!”
    “小姐,这是你购买的商品,欢迎下次再度光临!”
    走过风风雨雨,现在有疼爱她的公婆,更拥有丈夫全心的爱,还有健康可爱的宝贝,她此生真的别无所求了。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