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26:闪电之后
    “他在干嘛?”蒙面劫匪指着小南莫名其妙地问我,显然十分震惊。
    “额。。。可能是想要通过放屁来和楼顶的冷空气产生对流形成龙卷风吧。。。”我不确定地说道。
    “这么厉害?”他诧异地看了看小南,回过头对他那条被起名叫做杜高的狗说道:“你看看人家的宠物,还能召唤龙卷风呢!”
    小南听到这话羞涩地挠挠头。“也没有那么厉害啦~啊哈哈。”
    名叫杜高的吉娃娃不满地瞪着小南,然后怒吼着扑向了得意地飘到下面来的小南。
    我和蒙面劫匪挠了挠头,很明显都打算先看看杜高和小南决斗。
    “要不咱们打个赌?就看他们两个决斗吧,你那个小孩要是赢了就算你赢了,我就去自。”蒙面劫匪提议道。
    “倒是也行。。。”我点点头靠在楼顶的平台,把刀收回鞘中。反正小南可以飞,怎么都输不了。
    “咦?你喜欢eminem啊。。。”他似乎是无意间看到了我衣服上的图案。
    “嗯,怎么了?”我看着小南和那条狗滚成一团,光腚小鬼正奋力想把那只吉娃娃从身上甩下来。
    “啊,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他转过头去。
    “你也喜欢?”我随口问道。
    “不是。非要说的话我比较喜欢侃爷。”他回答道。“阿姆也就那样吧,和他比我还是喜欢以前的匪帮说唱。”
    我缓缓直起身打量着他,抽出了刚收进去的刀。
    “来做个了断吧。”我皱着眉瞪他。
    “啊?怎么?不是说好不打了吗?”他诧异地看着我。
    “我改主意了。怎么的?而且我还喜欢5o美分。”我看着他。你说谁也就那样啊?啊?
    “哦,那就没办法了。。。”他活动了两下手腕,关节出脆响。
    “来吧!”他大吼一声。
    我们两个同时冲向彼此。
    他弯腰低头躲过我横斩的一刀,那蕴含着巨大的力量的紧握右拳没有砸向我,反而向下砸向地面。
    咚!他重击在地面上。
    脚下的地面如同是水面被石子儿惊起波澜一样从他的右拳击中处不断地开裂,整个屋顶都在向那水波状的裂纹凹陷。
    地面的剧烈倾斜让我不得以地向前倾倒。
    他一挺身左摆拳击向我头部,我匆忙挡住,他的右拳又沉重地砸了过来。
    我偏头闪过,不敢硬抗。
    事到如今我早就已经明白了,这个人的巨大力量只有右手才能挥出来,而左手虽然力气也不小,但至少不是那种变态到可以击穿墙面的程度。
    我看着他的架势,上身前倾,左手在前防住左脸,右拳在后举到右脸颊附近。
    我不断地移动躲闪过他的右手重拳,同时略作反击地斩向他几刀,在空气中留下几道扭曲的银色闪光,但都被他轻松躲了过去。几个来回之间我们谁也没伤到谁。
    真被动啊。。。明明拿刀的是我。我似乎听到了太刀里的死老头不屑地骂了我一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到蒙面劫匪在不远处有些急促地喘息着,些许的白气从嘴中呼出融入有些冰冷的空气中。
    嗯?下雨了啊。
    我感觉到有雨滴落在头上。得赶快用那个指环了啊。。。
    我把太刀收了起来扔到了一边。这次我真的听到那个死老头恼火地骂了我一句,似乎是在抱怨摔得很疼。
    这把刀在阻碍我。一件根本不会用的武器就算再厉害也没用。
    我举起双手,决定用拳头对付他。
    “怎么?不用刀了?那对你可能不太公平啊,”他转了转右手。“我手上这个是件古物啊。”
    “切,我也有。”接着我大吼一声。
    “火拳!”
    我左手平举,从那个指环中射出了由烈焰组成的巨大拳头冲向他。
    蒙面的劫匪见鬼了一样的匆忙躲开。
    “这不是那个‘怒火’的吗?怎么跑你那去了?!”他语气惊愕。
    “哼哼。”我没有回答,接着高声又吼着。
    “火焰网!”
    一面巨大的炽热火墙横着向他冲了过去。
    “你没完了啊?!”他恼火的在墙那面大声叫道,接着一拳击穿了火墙,拳风竟然直接湮灭了火焰。
    “火枪!”
    我开始不断地对着他射出高回旋的火焰弹。
    他急躁地闪躲那些射向他的火焰弹,时而想要突进到我身边,但都被我用火焰弹逼了回去。
    “哈哈哈!”我得意地笑起来,这个指环的能力真烦人啊,还好它归我了。
    “萤火!”
    无数如同萤火虫的火点浮现在空气中。
    “火达摩!”
    这次他再无处可逃,无数的萤火虫冲向他点燃了他的衣服。
    他边大声咒骂着边把上衣脱掉丢掉一边。
    “大炎戒·炎帝!”我高举左手,高温炽热的火焰不断地从指环中涌出汇聚在我的头顶,如同缩小的太阳,耀眼而明亮。楼顶瞬间亮如白昼。
    蒙面劫匪目瞪口呆。
    “没有你这样的吧?!不给人活路?”他悲愤地看着我。
    我轻笑不语,把巨大的火球砸向他。
    那个微缩的太阳以肉眼可见的度缓慢地移动着,最后骤然砸在楼顶的地面上。
    无数的火焰迸,如同海啸山崩势不可挡,一瞬间覆盖了整个楼顶。
    我控制着迸溅而出涌向我的火焰从身边流走。
    由于雨势越来越大,楼顶的平台也没有什么可燃烧的物品,火焰并没有维持多久就灭了下去。
    滚滚的浓烟与水汽蔓延在整个楼顶,地面被炙热的火焰烧得焦黑一片。
    我看到小南极其好心的抓住那只吉娃娃飘在空中,而关二爷和那个男人跳到了楼下去打。
    烟雾在大雨的浇洗之下渐渐散尽。
    嗯?那个劫匪呢?
    我疑惑地四处张望,现他原本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洞。
    这家伙。。。打穿楼顶躲到下面去了?
    碰!
    突然我脚下一声巨响,地面向上开裂隆起,无数的碎石向天上飞溅,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我的腿。我毫无抵抗能力的被那股巨大的力量拽着下坠。
    我摔了下去,脸狠狠地撞在了满是尘土的地面。
    “接着扔火球啊?都快烦死我了。”我趴在地上,蒙面劫匪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他右手抓住我的衣服,轻易地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血液从我头顶流了下来,我狠狠眨了眨眼,把流进去的血液挤出眼睛。
    我被他举在空中,接着被巨大的力量甩了出去,就好像我轻的和一件衣服差不多。
    后背重重撞击在墙上,巨大的冲击力令墙面轻微的开裂,我又咳出了一口血。我勉强站稳,没有摔倒。
    见鬼了,我这主角当的,最近光挨揍了。
    他冲了过来右拳砸向我。
    我偏头躲过,那一拳直接打穿了墙面,他的手卡在里面。
    我趁机在他的胃部一记重肘击。
    被重击过胃部的人一定都可以理解那种痛苦,而且绝对不会想要尝第二次。胃的后面就是腹腔的神经丛,那是腹腔神经最集中的地方。重击会让那里整个罢工,而人的横膈膜会不断地痉挛,令人绝望地挣扎着想要呼吸。
    然而这一下重击只是令这个劫匪暴怒着狂吼,他没有从墙面抽出右拳,而是直接横着向我抡了过来,同时还有无数的碎石。
    我低头躲了过去,但被他一脚踢在了腹部。
    他又一次抓住我,将我扔了出去。
    我再次撞在墙上,身体像是散架了一样挣扎着爬了起来。
    突然我脚下的地面晃了晃,紧接着看到前面的地面不断的出现裂缝。
    这是。。。我看了看上面,现我所立足的地方正是之前被关二爷切开的那一角。我惊慌地想要向前跳,但是突然脚下一滑随着整个断开的一部分楼层摔了下去。
    我随着那些碎石一起向地面坠去。
    我在空中看到那个劫匪大吼一声跳了下来,一把抓住我的衣服。他在空中骤然拧身,巨大的力量爆而出。他用力将我扔了上去。
    我在向上飞的时候抓住一块断裂的地面,我低下头看向他。
    那个劫匪不断的下坠。。。接着一面断墙坍塌挡住了我看向他的视线。
    楼下的街道上传来了巨大的坠地声响,无数的或大或小的碎石仍在向下面坠去。
    我荡在空中看着下面的废墟。
    那个劫匪救了我?然后自己摔下去了?怎么。。。
    我完全不明白。
    我大脑一片空白,似乎过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还悬在半空中。我双臂力把自己拉了上去,然后急忙地跑下楼。
    外面的雨势愈加暴虐,我的耳朵里只剩下了狂风吹过和暴雨骤降的杂乱声音。
    我冲进狂暴的雨幕中,不断地奋力掀开堆积在一起的碎石。
    那些碎石在雨水的冲洗下潮湿而滑腻,当我终于掀起一小面断裂的墙面,我看到那个蒙面劫匪被压在了一堆厚重的墙下面。鲜血流淌而出,缓慢地融进地上的雨水中。
    “喂!你。。。”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惊慌地去掀开压他身上的碎石。
    “别费力气了。。。”我听到他低声说道,尽管有变声器,但仍能听出他的声音透着一股无力。
    “喂。。。小逸,别费力了。”他接着说道。
    “什么?”我蓦然一惊,他叫我什么?
    我停止了去掀开一面巨大的断墙。
    “哈哈。。。”他喘息着笑了起来,接着单手举起了那面压在他身上的墙。
    他把沾满了鲜血的右手伸向我。
    “帮我把手套摘下来。”他说道。
    “你是谁?!”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
    我把带在他手上的手套拽了下来。
    “哈。。。我还在想如果你知道是我的话会是什么表情呢。。。”他轻声笑着,用右手拿下了遮住脸的头套。
    一道闪电划过,阴暗的街道顿时亮如白昼。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张脸。
    “雷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