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再过四天,若璇和哈默尔的婚礼就是举行了,除了甜密欣喜之余,若璇却也大感疑惑,哈默尔从面见突厥王回来后,一直没来找她,甚至连她主动去他也扑了个空,好像是刻意避不见面一样,毕竟同住在一个屋詹下,又是一对恋人,不见面的是不可能。
    早上她向老总管探听哈默尔待在书房后,就决定今天一定要见到他,一倾相思之苦。
    特意换了一件新的衣裳,若璇满意的在镜前照了照后,才步向书房。
    走到了接近书房的一个三角凉亭时,三四个女仆在那边闲扯淡,她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但她们谈话的内容却吸引了她的注意,隐身在梁柱后,她拉长耳朵聆听。
    “喂!你们想少爷会怎么跟柳姑娘讲?现在全国的人都知道少爷再过几天要娶的人变成伊曼公主,惟独柳姑娘被瞒住,少爷交代全府的人不准告诉柳姑娘,到时候少爷不知要怎么解释才好。”
    “是啊!我真替少爷担心,可汗忽然来个赐婚,少
    爷和柳姑娘这么恩爱,他要怎么启口说出新娘不是柳姑
    娘呢?”
    “唉!伊曼公主为人不知怎么样?我不是喜欢柳姑娘当我们的夫人,她人好无架子,好伺候。”
    女仆们你一言我一语,将若璇的喜悦的心撕成碎片,爱人要结婚,新娘不是她,是伊曼公主?这一切坏得不像是真的,然而哈默尔的避不见面,女仆的嚼舌根,逼得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悲伤。
    不行,她要去找哈默尔说清楚,心意已定,若璇便擦干眼泪,伪装一切不知情,大方的走过凉亭。
    到了书房门口,她看到哈默尔心不在焉的翻着一本书,他看起来像是很痛苦。
    作了几个深呼吸后,若璇才踏进书房。
    “默尔,你在忙吗?”她勉强微笑问道。
    哈默尔的心在看到她的刹那漏跳了一拍,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害怕见到若璇,没有勇气说出和伊曼公主的事,他舍不得见到若璇的笑容被伤心掩埋,还有四天.必须要利用这四天想出一个让若璇不伤心的办法。
    合上了桌上的书,哈默尔将若璇到腿上“再忙也不上陪你这般重要。”
    “那你这几天怎么都没陪我?”她没有埋怨,只是在等他说实话。
    “对不起。”他俯下脸,吻着她的螓首。
    “只有对不起?”若璇将脸别过一旁“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了?”
    他往她的脸庞凑过去“你想听什么甜言蜜语?亲亲。”轻轻柔柔的在她脸上洒下无数的吻。
    “够了!”若璇推开他站起身“我不要听什么甜言蜜语,我要你对我说出伊曼公主的事,你解释啊!”“你都知道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哈默尔走到了窗边,凝望着青天白云,想着该如何解决这场纷争。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我让我太失望了,为什么在欺骗我?你等着要看我在成亲之日自己穿着大红礼服,让别人嘲笑我是个被抛弃的新娘吗?她朝着他伟岸的背影咆哮,愤怒又痛心的泪水交织在欷吁悲叹的脸颊上。
    他转过身,攫住她细瘦的肩膀“你怎么能这样指控我?我怎么可能舍得抛弃你?”哈默尔的心一样不好过啊!看着她泪如雨下,他的心何尝不似针扎得滴滴淌血呢?
    “你舍不得抛弃我?那我打算拿我怎么办?”她的声音变得细小哀怨,无助的眼神茫茫的盯着他。“当情妇?当小妾吗?”
    他猛然的摇晃着她的双肩“璇璇,你不要这样,我今生今世想娶为妻的人只有你啊!”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恨不得将她嵌入他的体内。“璇璇,你懂不懂,懂不懂?”
    任由他抱着,她怆然的笑容讽刺的响起“想娶为妻的人是我,但要娶为妻的是伊曼公主,我懂啊!我怎么会不懂?”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哈默尔火爆的攫住她的双唇,深深的感情全都投注在这一吻上,舌头霸道的长驱直人,扰动她末稍神经,他们是互相属于彼此的。
    若不是她还有一丝理智的话,她相信自己会化为他脚下的一摊水,在他控向她的衣襟时,若璇使尽吃奶的力量推开他,力气大得让她反弹跌在地上。
    哈默尔伸手扶住她,可却教她一把逃开。
    站起身,若璇怒吼道:“别想再让我臣服于你的脚下,不要我,早点甩开我,不要再碰我!”
    “我要你,永远都要你啊!我不是不告诉你伊曼公主的事,我是舍不得你知道这件事会有多难过。”他试着向理智不清的她解释。
    突然“啪”的一声,书房中的空气霎时冻结,鲜明的五指印在哈默尔脸上,若璇打了他一巴掌。
    “你欺骗我只是让我更难过罢了,爱不应该是互相坦吗?你这么做不是爱我,是让我恨你。”放下了还扬在半空中的手,她转过身去,不忍看到那巴掌印。打在他脸上,痛在她心上。
    “恨我为什么你不看我?”他强迫的转过她的身体,梭巡她正视的目光。“璇璇,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她以为他是在刺激他她傻得可以的爱恋与痴心,遂违背良心说道:“在这一刻起,我不再爱你了。”说完即勿勿奔出书心,她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她也走出了哈默尔的生命。
    放纵自己流了无限的泪水后,若璇开始收抢行囊,她必须离开,她无法留下来看哈默尔和伊曼公主拜堂成亲。
    昔日的甜甜蜜蜜,哈默尔曾说过的话——这辈子的新娘只有她,两人厮守到白头,保护她一生一世都已成为过往云烟,一切都像蒸发掉的泪水,不复存在。
    她提起了包袱,依依不舍的环顾一下房间,走到客房去找宇轩。
    “若璇,你这是干什么?提包袱要去哪里?”当宇轩开门看到若璇时,大吃一惊。
    “姊夫,我们回长安去吧!”她平静的说。
    “再过四天你和哈默尔不是要成亲了吗?”
    “结束了,没有我们两个人的婚礼,只有他和别人的婚礼。”她自嘲道。
    由她哭红、哭肿的眼睛,宇轩应该可以明白一切,他们吵架了,而且非常严重。
    “若璇,别太冲动了,静下心来好好再和哈默尔谈一遍。”宇轩劝道,他明白若璇在闹别扭。
    “我们没什么好谈了,姊夫,你不和我一起回去,那我自己回去!”她抛拗着。
    宇轩再次劝说:“若璇,你走了会后悔的,再想一想好吗?”
    她怎么能再想下去?再想下去她可能会冲动的留下来当哈默尔的情妇,她离不开他啊!不快刀斩乱麻只会藕断丝连、无法自拔。“姊夫,你到底走不走?”
    见她心意已决,宇轩明白无力再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他浪费再多口水也没有用,如果他们彼此有缘会再相逢的,这种事就留给老天去决定。
    “我去拿行李。”
    不管仆人的议论纷纷,也不管众人投射的异样眼光,对于有人大胆的上前询问她为何离开的理由,若璇也绝口不提,她只想逃离这里,逃离哈默尔的影子。私自要了一匹哈府的马,她和宇轩准备离去。
    “若璇姊,等一下!”珊珊气喘吁吁的赶到门口。“你不要走,我不要伊曼公主当我的大嫂,我只要你。”抬头仰望若璇的小脸透露着不舍。
    “事已成定局,很遗憾我不能当你的大嫂,祝你和伊曼公主相处愉快。”若璇凄然一笑,不留恋,轻拉缰绳准备离去。
    “等一下!”另一个声音响起,哈默尔也追了出来。
    若璇一见到他,便让马儿开始跑。
    幸好刚开始马儿跑得不太快,哈默尔加快速度,两只脚和四只脚比赛,追到了距离哈府两公尺远的地方,他就胜过马儿。
    拉住了马的缰绳,哈默尔l喘着气,用那双含带着深情的眼眸看着若璇。
    “若璇,姊夫先到前方的草原去等你。半个时辰你若没来,我就先走。”宇轩朝哈默尔眨眨眼,期望他能留住美人。他往前方驰去,心里祈祷着不要等到若璇。
    “放开!”若璇和她力拔山河,但哈默尔还是牢牢抓着缰绳。“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让我走!”
    “璇璇,不要走,那么多个月的相处就这样结束了吗?”他痛心的问。
    “不结束,你叫我留下来干嘛?参加你的婚礼?我没那个好兴致。”她表现得毫不在乎,好像只是一场游戏结束一样。
    “璇璇,你心里明明不是这样子想的,你舍不得我们过往的点点滴滴对不对?”
    “你错了,那些我都不记得了。”吞下泪水,若璇伪装无情。“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哈元帅。”
    “为什么?为什么你非走不可?”他激动问道。
    失去璇璇就像被割走了一块心上的肉一样,找不到言语来那种椎心的刺痛,他不能去承受那样的痛楚,第一次他全心投入的去爱一个女人,陷入太深,当她宣称一切结束时,他如何能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呢?
    “我讨厌你对我撒谎!”她大声怒吼,闭起眼睛,作了一个深呼吸后,才用那不带感情的语调说:“这就是我走的原因,现在你可以放开了吧!”
    她的无情、她的犀利,吞噬了哈默尔力挽狂澜的决心,他的手无声无息的放开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将心爱的宝物放开送给别人一样,那么不舍却又无奈。
    “祝你幸福。”最后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若璇驰骋而去,顿时面具自脸上卸除,原已流干的眼泪又再度回来。
    “璇璇,不要走,我我爱你啊!”然而他是最终深情的告白却被达达马蹄声所掩盖,若璇听不到,扬起的漫天黄沙遮蔽了他的视线,连那娉婷而去的背影他也无法再作最后的留恋。若璇真的走了.坐在人去楼空的烟重阁里,哈默尔被那蔓衍全身的怅然害得彻底未眠,脑海中放映着和若璇在一起的相知相惜,一幕幕深刻鲜明,未料那只是一幕幕叫回忆的东西。
    “哈默尔,你怎么能娶伊曼呢?你给我解释清楚,给我出来。”
    在哈默尔最不想别人来打扰的时候,巴亚喝得醉醺醺,手上还拿着一罐酒,跌跌撞撞的闯进烟重阁。
    “你搞什么鬼?我已经很烦了,你还要再带给我麻烦吗?”哈默尔没好气地说,一把抢下他的酒,往自己的喉中灌。
    他的确也需要酒精来麻痹那快快不快的愁绪,要他安心睡觉不可能,只有醉倒了,他才能忘却残酷的事实,在梦中享受和若璇的片刻恩爱。
    “你已经抢我了我的爱人了,为什么还要抢走我的酒?”巴亚夺回属于自己的酒瓶,将剩下的瓶中液一饮而尽。
    抢了巴亚的爱人?!他有吗?巴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皱着眉,哈默尔对这事高度关切。
    “巴亚,你是什么意思?我哪里抢了你的爱人?”哈默尔不满的叫道。
    “你还敢赖?”巴亚踉跄的接近哈默尔,抓起他的衣领“大后天你就要跟我亲爱的伊曼结婚了,我还敢说没有抢我的爱人?”
    巴亚是在醉言醉语吗?哈默尔以为他是要来质问自己为会什么抛弃若璇的,可是他却说他的爱人是伊曼公主,这话的可信度到底如何?
    甩开了巴亚的手,哈默尔从桌上倒了一杯茶,往他的脸上泼去“你这家伙,给我清醒一点,好好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巴亚抹掉脸上的水,神智清楚了点,酒醉去了一半。
    “解释你口口声声说你的爱人是伊曼公主。”哈默尔重新倒了一杯茶给他。“到底是真是假?”
    巴亚接过杯啜了一口“是真的,我和小曼认识在一次的骑马大会上,我们很变得来,我对她很有好感,之后见了几次面,也都相谈甚,我们虽没有肉体关系,但精神及习娄上已达到了完整契合,简单来说就是心心相印吧!小曼她就是我迟迟未定下来的原因。”说到了伊曼以主,他显得特别不一样,玩世不恭的背后让人难以料想他有一个如此心仪的女人。
    “那你去娶她,璇璇已经生气回长安了,我很痛苦。”哈默尔看着他,显得无奈。
    “可汗命令都已经下来了,我能怎么办?只有祝你们幸福”巴亚以一抹无奈的笑容。
    “你去求可汗把伊曼公主嫁给你,新娘都可以换了,新娘为何不能换?”
    “这可汗会答应吗?而且我不确定小曼是不是愿意嫁给我。”巴亚显得游移不定。
    “你先去问问伊曼公主的意思,如果她愿意的话,你们一起去可汗。”
    “嗯!我明天就找小曼。”
    伊曼早已心系于巴亚,当父亲替她婚配时,她哭得肝肠寸断,不得哈默尔不好,而是她与哈默尔没有感情,她不想做有名无实的元帅夫人。
    日盼夜盼,巴亚终于来找她,互诉衷曲后,两人决定去求可汗,无论有没有希望总要试一试。
    走到了突厥王的牙帐外,巴亚紧握伊曼的手“小曼,我过去就好了,如果捱骂或者受罚全都让我一个人承担。”
    “巴亚”伊曼感动之情溢于言表。
    巴亚放开了她,独自走进了牙帐内。
    “参见可汗。”巴亚依礼拜见。
    “免礼,巴亚,我有什么事吗?”
    巴亚深吸一口气后才开口:“可汗,臣臣想请您取消伊曼公主和哈元帅的婚约,因为”
    “这件事本王已昭告天下了,婚礼后天就举行,是哈默尔要你来当说客的吗?”突厥王不怒而威。
    “不是的,是因臣与伊曼公主私自已订情,求可汗改将伊曼公主许配给臣。”
    君王之心喜怒无常,转眼突厥王勃然大怒“大胆!你们竟然私自订情,要我取消成命,这样本王的脸往哪里摆?”
    “可汗息怒。”巴亚连忙单膝跪下。“为了伊曼公主的幸福,请您将伊曼公主嫁给我吧!”
    “荒唐,真是太荒唐!”突厥王怒气冲天。
    “阿爹!”伊曼闯进了牙帐内,跪在巴亚身边。“阿爹,请您让我嫁给巴亚,求求您。”
    “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一个未出嫁的女孩子跟别人私订情,要让别人笑掉大牙?别忘了你是一国公主!”突厥王怒斥道,其实他爱之深、责之切,伊曼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希望为她觅得一个良缘,怎奈女儿和人订下山盟海誓?
    “阿爹,不管您怎么说,女儿都要退给巴亚,因为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伊曼只有撒下谎言。
    巴亚先是一愣“小曼,你”伊曼偷偷对他挤眉弄眼,还捏了他大腿一把。巴亚迅速噤口,配合撒这个谎。
    “巴亚你这个混蛋!来人啊,把他给我斩了。”突厥王怒发冲冠,忿然命令道。
    两边的侍卫随即上前欲擒住巴亚,伊曼扑到巴亚身上,紧紧护住他。
    “阿爹,您不能杀巴亚,您难道要我腹中的孩子和你您未来的孙子没有父亲吗?”伊曼泪流满面,试着对父亲劝之以情。
    突厥王的心软了一下“放开他。”
    两边的侍卫收到命令,随即退回原位。
    “阿爹,您就让我嫁给巴亚,哈默尔不会愿意养别人的骨肉,女儿嫁给他不会幸福的。”伊曼誓死恳求道。“如果你硬要我嫁给哈默尔,那我就去死。”
    “小曼”巴亚紧握着她的手,好生感动,伊曼是那样的痴心。
    “可汗,我一定会让伊曼幸福的,求您收回成命,取消她和哈默尔的婚约吧!”巴亚也一直恳求道。
    突厥王的心也不是铁打的,虎毒不食子,他也希望女儿能得到幸福,这样他也尽了为人父亲的责任。
    看伊曼那样的坚持,誓死如归的精神无一不打动他的心,而且看巴亚和伊曼眼神交会的那一刻,传递的是让人欣羡的爱情,他也不再如此坚持已见。
    “随便你们!”突厥王已不再那么生气,抛下这句话表示他答应了,然后拂袖离去。
    “巴亚,阿爹他答应了!”
    巴亚牵起了她,走出牙帐外“小曼,你的勇敢真让我感动。”他揩去她还留在脸上的泪水。
    “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我当然要勇敢一点。”她破涕为笑。
    “可汗已答应我们的婚事,那我们要回去努力,让谎言变成真喽!”他促狭道。
    “什么谎言变成真的啊?”伊曼不懂,纯真的问。
    “你刚则说有孩子的事啊!我们不赶快制造一个孩子出来,可汗会起疑的。”
    红晕爬上了她的脸庞,她娇羞的躲进巴亚怀里,冬天的暖阳挥洒出一片亮丽的阳光包围着这对有情人。
    参加巴亚和伊曼的婚礼,哈默尔开始着手准备出发到长安,他要重新跟若璇求一次婚。
    简单的收拾一些行囊,他望着烟重阁上若璇睡过的床,枕上、被上都还留有她幽兰韵发香,想着她的倩影,他似乎看到他在他身上娇喘的样子,是那样的娇俏迷人。
    璇璇天生是属于他的,绝不容许她逃离他身边,这次一定要璇璇坐上元帅夫人的宝座,他飘泊的心只为她停留,他的臂永远只迎接她,他的心只能容下她的倩影,总之没有了璇璇,就没有快乐幸福可言。
    璇璇是他唯一的财富,今生的刁蛮小妻子。柳家的蝶璇谷不知多久没传出女孩们银铃的娇笑声,气氛变得不对劲,有那么一点点的萧然、一点点的沉寂和一点点的悲哀。
    大家都知道二小姐柳若璇变了,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玩耍嬉闹,但没人知道为什么,太子宇轩将她从突厥带回来后,她从不曾提起在突厥的那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事。
    冬天已经过去了,初春的暖阳照在若璇身上却是寒冷的,坐在园中树藤编缀成的秋千上,微风徐徐吹来,却吹不趣她满腔的愁绪、满心的相思。
    她不能否认自己很爱哈默尔,她根本无法忘记他,那段情是那样的刻骨铭心,想忘也忘不掉。
    “二姊,”妹妹若媛走到她身边另一个秋千上坐下。“你为什么老是心事重重?闷着不说话会更痛苦的。”若嫒劝道。
    “若媛,谢谢你,我不会有事的。”她勉强向妹妹露出一个微笑,严格来说是苦笑吧!
    “二姊,你是不是谈恋爱失败了?我看戏里失恋的女人都像你一样,很不开心。”还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让若媛猜中了。
    若璇不想让涉世的妹妹替她烦恼,遂淡淡的敷衍道:“没有的事,你别瞎猜。”
    若媛忽然拍拍她,嘴巴张得好大,却发不出声音来,用手指向墙团那一边。
    “什么事?”若璇往墙围那边看。哦!天啊,她和若媛一样震惊,因为有一个男人爬过了墙围,慢慢的往她们这边走来,最可怕是那个男人竟是她日夜思念的初恋情人——哈默尔。
    “璇璇,我来接你了。”哈默尔风尘仆仆的走到她面前,疲惫教热情所掩盖。
    “二姊,你认识他?”若媛拉拉若的衣袖问道。
    若璇无言的点点头。
    “我去帮客人倒茶。”若媛借故开溜了,二姊的幸福来了,她可不好阻挡。
    园中剩下两人对立,若璇装徐无事一般,轻轻的荡着秋千。
    “璇璇,我们回去吧!”他站在她前方,影子笼罩着若璇。
    “我不回去,我的家在长安,我要待在我家。”看到哈默尔,心中没有一点喜悦是不可能折,可是悲伤还是大过于喜悦。她冷冷说道:“你走吧!不要扰乱我平静的生活。”
    “璇璇,伊曼公主已经和巴亚成亲了,他们是一对的,我才是那个被抛弃的新郎,我和我回去吧!我们成亲!”哈默尔的热情没被她的冷淡浇熄,双眸发亮的看着她。
    “你别想骗我,伊曼公主明明和你成亲,我不相信。”
    “我不可能再骗你,你说你讨厌我撒谎,我保证以后对你说的话句句真心。”见若璇还不相他。他伸手作发誓状“我发誓,保证我没有一丝谎言,如果我对你说谎的话,愿遭天打”
    他誓言未完,若璇就阻止他了“好了,就算我相信巴亚和伊曼公主成亲又怎样?我依然不和你回去。”
    “璇璇,你真能忍心让我孤家寡人一个守着烟重阁?我说过我今生的新娘只有你!”他诉说着昔日的诺言,试图引起若璇心中细腻的回忆。
    “你家的事!”若璇没好气的应道。“全天下女人那么多,你大可去娶个三妻四妾。”
    “全天下的女人都比不过一个柳若璇来得重要。”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我的心只容得下你,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你。”他指向自己的心窝。
    “如何证明?”
    “我愿割下我的心来给你看。”不是开玩笑,他的眼神和语气都是认真的。
    “我不需要你血淋淋的心。”她怎么舍得他死。
    “那么看看这个。”他从腰间拿了一个蓝色的手帕,摊开绣字的那一面“这里绣着默尔和若璇,代表我们两个是分不开的。”
    那是哈默尔生日时若璇送给他的,她感动的不是自己绣的那些字,而是哈默尔还将它带在身边,他说的字字句句都震撼她的心。
    “为什么现在才来接我?我讨厌你!”她哭着埋怨道。
    “山上的雪溶化了,山路颠簸,所以我路程无法很顺利,原谅我好吗?”
    “不要啦!讨厌你!”若璇呜咽道。
    “讨厌我没关系,我会好好爱你,直到你重新爱上我,我们会相爱到来生。”
    他爱她?若璇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再说一次?”她流泪倾听。
    “我爱你。”曾经觉得爱很俗气,然而遇上了生命中的刁蛮女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大声一点。”
    “我——爱——你!”他扯开喉咙喊道,深情款款。
    若璇荡高了秋千,顺势飞离坐椅“接住我!”
    哈默尔牢牢的接住了从天而降的她,那感觉像老天爷赐与他宝物一样。
    “你为什么爬墙过来?”若璇听那熟悉沉稳的心跳问道。
    “我问了人家,知道了你的住处,迫不及的想见你,直觉人一定在墙围内,所以就爬过来了。”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若璇不想说话,静静地回顾着这熟悉的怀抱,在这里,她感到阵阵的温暖与安全。
    “璇璇,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呢?”他沉迷于淡淡的发香,诚挚问道。
    在她点头的刹那,他覆上她的唇,找回诱人的芬芳。
    两颗心深深的体验着爱的滋味,幸福正开着灿烂的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