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海风轻轻吹来,吹过大洋彼岸,降落在东方的蒙哥马罗,这里是香港,一切故事开始的地方。
    香港暗龙总部所有的人都屏息住气,慢慢地向会议室靠拢。失踪了一年零四个月又十三天的四大高干之一暗龙之风——聂晓枫又去而复返。然而,暗龙是否能就此恢复往日的平静和井然有序呢?龙首追寻逃妻的事在道上传得沸沸扬扬,怕也不能视作过眼云烟吧。尤其是聂高于的身份会不会有所改变,一跃成为暗龙主母呢?唔,好想知道!大家盯着这扇由他们精心设计的合金大门,不止一次想破门而人。可恨哪,干吗设计的这么好呀,现在想偷听都听不到!
    会议室内“啪”大垛的资料砸在聂晓枫的面前。
    “聂,”盂择禹拍拍她的肩膀“你的份。”
    “喔。”偷眼看看板着脸的凌宇,聂晓枫乖顺地点头。
    “嘿嘿,枫枫!”赫雷皮笑肉不笑“外面的生活很辛苦吧,瞧你,都瘦多了。”
    “谢谢关心,不辛苦。”这时不是耍嘴皮子的时候,乖一点比较好。
    “那你有没有想过,待在家里替你操劳的赫大哥可辛苦死了。”啊,这一年多来,他少约了多少会?少泡了多少妞?更别提最后还弄来一只狗给他养!
    “呃,赫大哥受累了,你们替我在夜pub代的班。替风部多做的工,我会补上的。”聂晓枫认命地说。
    “废话,这都是你应该的!就没有一点补偿吗?”赫雷乘火打劫。
    “以后无论赫大哥想喝什么酒,我聂晓枫都有义务替大哥找酒凋好。”聂晓枫高声和着。没办法,百年难得一次,自己理亏呀。
    “好了。赫雷,现在最重要的是晓枫回来了。”老好人擎冠杰适时地出来说话了“晓枫,欢迎回来。你错过了我和苹果的婚礼,不过贺礼一定要补上。”
    “自然,自然。”想不到擎冠杰已经如愿以偿了。
    “对了,苹果最近迷上了烹饪,听说你回来了,直说要给你接风洗尘呢。”
    “改天吧,改天吧。”聂晓枫连连推托。她想起遥远的一次野炊,苹果兴高采烈地送给她一些“黑炭”还郑重地请她品尝。结果只有冠杰一个人吃到拉肚子。别人根本没有试一试的勇气“那一定很特别!”她几乎是同情地望着冠杰。
    “好了,晓。”凌宇终于发话了“没什么时间让你休息了。下个月香港要由你坐镇,你必须尽快上手让长老们放心。”
    “我一个人?”这可是前所未有。
    “福田美生的事得有个了断,我带赫雷他们去日本。怎么,有问题吗?”她不会又想找时机逃跑吧?“你最好乖乖地待在香港。”凌宇眼一-,几乎是在命令她。
    “当然,我会好好做的。”抿一抿唇,避开凌宇凌厉的目光“我该出去和大家打个招呼了。”
    “去吧,好好安抚一下你风堂的手下。”凌宇终于肯暂时放人了。
    “我会的。”聂晓枫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门边。
    “喂,你们在这干吗?”一开门,聂晓枫就逮着一屋子偷听的。一时间,会议室门口又是尖叫,又是杂乱的脚步声。有人撞翻椅子,有人打破水杯,忙着四散逃窜。哎,看来全世界浑水摸鱼的员工都很怕被老板抓包哩。
    “原来我们的内部已经腐化成这种样子,难怪福田组不把我们看在眼里。”凌宇跟着出来,冷冽的目光迅速地扫视了一圈。
    在场的所有人不禁低下了头,揣度着将来他们的龙首和聂高干会怎么样呢?
    再次回到风堂,目的仍然是她美丽的家园。没有因为主人的不在,而疏于打扫。中心大厅里,机器仍在有条不紊地运作,二楼信息室里,她的属下们仍然有着乐观,诙谐的工作态度。看到她的出现,他们兴奋地围拢过来,用着各自的关心方式表达着。大家嬉笑了一番后,总算体贴地放她上楼休息了。
    步入三楼,这是她的个人空间。一切照旧,干净清新,好象她只是出去了一小会。熟悉的位置,还放着她的零食,居然还是近期的。是乖巧的属下拍的马屁吗?还是凌宇哎,别妄想了!垂头丧气地推开卧室门,打开衣橱,聂晓枫意外地发现了几件男式的衣服。打开浴室,居然很光明正大地放着刮胡水之类的用品,这是?聂晓枫愣了会.这是什么意思?是谁如此霸道地侵入她的领地。难道?她心头一动,飞快地冲下楼去。
    “玲玲,我不在的时候,谁住楼上?”太过分了。
    “是,龙首吧。”陈玲玲想了想“每星期龙首都要来住几天的。”
    “老大!”
    “对啊。”有什么不妥吗?聂高干不在的时候,龙首常常来处理风堂的事务。再说,聂高干和龙首不是咦,聂高干,你脸色不大好,要不要休息一下?”真不知道一向会玩会活的聂高干在外面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人瘦了一大圈呢!
    “不,没事。”聂晓枫勉强一笑,是啊,他是来处理帮务的,跟我没什么关系。”哎呀!”她猛然大叫一声!
    “怎么啦?怎么啦?”陈玲玲跟着紧张起来!
    “玲玲,别动!”聂晓枫捧起她的脸专注地看着,顺带左搓搓,右揉揉。嘻,现成的豆腐,不吃白不吃。
    “我脸上有脏东西吗?”陈玲玲要去摸“到底怎么了嘛!”陈玲玲都快哭出来了,聂高干的表情好认真。
    “别碰。”聂晓枫大喝一声,吓得她动都不敢动。
    “玲玲,”好一会儿,她总算发话了“你,好象长胖了。”
    “——”陈玲玲终于被她气得差点都哭出来了!“你!宾上去睡觉啦!”没良心!没良心!聂高干一年多流连在外,害她多做多少工作不提,还时时为她担心!最可怕的是,足足掉了三公斤肉,可把她男朋友心疼死了。可聂高干一回来,居然就说她长胖了,她眼睛糊住了吗?哇!真是越想越委屈!
    “哈哈哈!”大笑着躲过陈玲玲的河东狮吼,聂晓枫迅速地窜到楼上,关起门来,一个背越翻过沙发靠壁,把自己摔在长沙发上,独自笑个够。根本就什么都没变嘛,她还是暗龙之风!凌宇还是老大!她现在还要独当一面。真是的,纯粹庸人自扰。可是,如果那次在洛杉矶,她乖乖地哪都不去,乖乖地跟凌宇回香港,事情该是怎样的另一种局面呀这是一个月明之夜,她现在的位置正对着那扇落地窗,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月亮垂下来,挂在窗口。落地窗外是一丛翠生生的芭蕉和藤花,挡住了半个月亮。剩下的一半,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浅水湾的月色,幽幽的,宁静的,安详得令人无力抗拒。她想起在伦敦的那夜,凌宇将她急匆匆地从阳台上抱下来。他说,那样做会令他害怕呢。可是月亮,还是近看的美呀。她坐起来,信步走到落地窗前,盘腿坐下,手抵着窗户,想“你在做什么?”
    背后冒出巨大的阴影,聂晓枫诧异地抬头:“老大?”她惶惶地任凌宇拉起来,拖坐在沙发上。
    “这么晚了,还不睡?”她到底在想什么?
    “呃,刚回来,睡不着。那个”她想问他那些衣服什么时候拿走,又怕“我来取我的一些日用品。”骗人!那些小东西,扔掉就可以了。不过是想看见她。
    “喔,衣服,刮胡水,我知道。你拿吧。”真是的,老大本来就要拿走地嘛!
    “晓,耳环。”凌宇掏出从邵云烟那拿回的耳环,递给她。
    “我的耳洞都快消失了。”摸摸空无一物的耳朵,他不帮她戴上了吗?
    “过来。”凌宇叹了一口气,拉她到近前“会有点痛。”
    “你要帮我?”聂晓枫又惊又喜。
    “这个,本来就该是龙首帮你戴上的。”搓揉着她的耳垂,看见它变得殷红,他拿起耳环,精准地穿了过去。
    “唔!”聂晓枫哽咽了一声。
    “行了。”轻轻拭去点点的血迹,凌宇推开一步.满意地看见那条小银龙又在她耳边生辉了“很好看。”夹好她的短发,凌宇淡淡地赞美她。
    “这个是标记,是我在暗龙的标记。”聂晓枫抚着那个冰凉凉的小东西,像是在承诺。
    “这一次,你会好好守护它吗?”可否也一并守护他的心。
    “我会的。”
    “我也该走了。”凌宇决定还是离开好了。
    “嗯,龙首,再见!”
    “晓,我不在香港的时候,”凌宇豁然转过身来,扣住她的手“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我会的。”
    “既然回来了,就好好想一想吧。”不再对她做任何要求,只希望她给自己和他都留一点机会。
    “我会的。”她要想想到底能为凌宇做点什么。
    “把头发留长。”这最后一句话,是贴着聂晓枫额头说的。他想看她长发飘飘的样子,想看她行云流水的动作中,轻轻摆动的大辫子,想看她跳舞时,舞动的黑色精灵,想看她的头发柔顺地握在他的手里
    ***********
    飞机的轰响,在头顶鼓动着,骚动的声浪拨弄着头发飘舞-
    着眼,遥望飞机消失在天际。聂晓枫侧过头,迎上云烟柔美的脸庞。泽禹虽然舍不得云烟,但更不要她处在一丁点可能的危险之中。另一边,江萍萍起劲地向根本看不见的飞机挥手。
    “我美丽的小姐们,现在让我来护送你们回家吧。”聂晓枫一副绅士派头地曲起手臂,桀傲地站在她的面前。
    “潇!”怀孕的云烟依然美得惊人,她灿然一笑,优雅地搭上聂晓枫的胳膊“那,我们母子就全靠你了。”
    “我也要,我也要。”江萍萍干脆挂在高个子的聂晓枫身上!
    “请。”
    “枫四少,去我家,我煮”江萍萍叽叽喳喳地说着。
    三个人笑闹着,款款离开了机场。
    擎冠杰家中“来来来,喝喝看我新做的水果茶。”好客的江萍萍在聂晓枫的坚持下,只得放弃大宴宾客的计划,改以下午茶待客。
    “潇,他们有危险吗?”云烟终于不放心地问。
    “这个,理论上是有的。”可是对凌宇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枫四少,你少吓唬美丽的云烟姐姐了。冠杰每次出任务,从来都没出过事,害我想当个体贴入微的妻子都不行。”江萍萍是个纯粹的乐天派!
    “你呀,难道非要你老公满身是伤回来才高兴哪!”
    “可是”云烟悠悠地道.孕妇都是多愁善感地嘛!
    “可是!”“每次都是泽站在我面前,替我挡住一切。我能为他做什么呢?”
    “这个我知道。”萍萍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地举手“冠杰说,只要我在他身边,他就心满意足了。”
    “那是因为只要你不给他惹祸,他就谢天谢地了。”聂晓枫打趣地说,其实心里因为这话,有了一丝震动。待在那,什么都不做就好了吗?
    “才不是呢。”江萍萍涨红了脸,她才不是惹祸精!
    “其实,萍萍说的也对。”云烟像是茅塞顿开。
    “怎么说?”她的米虫论哪里对了?
    “首先,他爱你,所以才喜欢你的陪伴。看见你,他原来生气的,就不气了,他原来烦恼的,就不烦了。所以他就会越快乐,做事情就越有动力”
    “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江萍萍连连点头,听云烟姐姐一席话,让她感觉到自己好伟大呀,原来她在冠杰心中这么重要呀。
    “潇,你和凌宇不也是这样子吗?”最爱的人是最好的左右手,永远可以互相依赖支持。
    “我和龙首?”他们才不是那种情形呢,只不过一男一女,工作伙伴,后来又发生了——他们,还没有走到爱情那一步吧。也许永远都走不到了,因为她是一个说谎家,小骗子!只会玩过家家的小女孩。
    “枫四少,你和龙首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嘛!”冠杰说,一男一女应该是可以互补的。可这两个聪明人凑在一起谈恋爱,肯定好复杂!
    “我们?”他们没有在谈恋爱,他们只是在躲猫猫,藏到最后谁也找不到谁!
    “说说嘛,那个,”江萍萍的圆眼睛滴溜溜地转“龙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肉麻的话?”
    “肉麻?”不,他的话诡异难猜,一不小心就会掉进他设好的陷阱。
    “怎么会没有呢?起码得有句,我爱你,吧!”
    我爱你!聂晓枫一怔。真的缺少这句话哎!无论凌宇说过多少动人的话,怎么就差这一句呢?他没说过。
    “潇。”云烟叫了声心事重重的聂晓枫。
    “云烟,萍萍,不陪你们了,我得赶回风堂去处理事情。”聂晓枫仓促地起身,不顾萍萍热切地挽留,匆匆走出冠杰的家。
    不是想好了,不再奢望了吗?这儿是香港,不是伦敦!你是有责任心的聂晓枫,暗龙之风!不是任性的纪潇!如果真想为凌老大做些什么,业绩上见真章吧!她如此告诫自己,飞车回到风堂。
    “各位!”“哗”地推开大门,聂晓枫信心十足地看着她的部下“你们不觉得风堂沉默太久了吗?”
    “聂高干,要怎么做?快说啦!”众人摩拳擦掌,等着她的吩咐。
    “这次,”神秘的眼神,耐人寻味的笑容“我们要”
    很快地,大厅里响起一片争论声,计算机嗡鸣声。聂晓枫坐在她的主控机前,什么情啊,爱的,全扔到了一边,聚精会神地编排着多元的程序。
    一星期后风堂“乌拉!”欢呼声响成一片。“砰!”不知是哪个家伙,居然已经开起香槟了,喷出的泡沫溅得到处都是,自然又引来笑骂声一片!
    整整一星期,聂晓枫领着风堂的人,把暗龙全球保全——监测——定位——攻守四大系统,统统脱胎换骨。将情报效率提升百分之三十,信息量翻了一番。虽然大家现在都疲惫不堪,但看见新程序良好运行的局面,真是很有成就感!
    “喝酒!喝酒!”有人受了香槟的刺激,叫嚣着。
    “哎,又要我大出血呀!”不消说,他们就是冲着聂晓枫的藏酒来的!
    “聂头!”
    “得了,小卢,你带人下去拿吧。”看着大家渴望的眼神,她无话可说。喂,记得给我留点。”忍痛将酒库钥匙交给黑心属下,心都在滴血呀!
    “来,为了我们的成功!cheers!”大家开始疯狂地饮酒,开玩笑,聂高干的私藏名不虚传,都是世界级的名酒。现在逮到机会,怎能不开怀大饮!啊,人间极品呀!
    整个酒会上,就数聂晓枫最高兴,她嘴不停,手不停,不但一杯杯地灌酒,还忙着耍弄调酒特技,情绪高亢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把醉醺醺的众人都打发走了,她还是没有倒下。摇晃着昏沉沉的脑袋,她低头去看那满地乱滚的酒瓶。这下世界级的名酒没有了,只剩世界级的名酒酒瓶了。不过,值得!
    她蹲在地上,把酒瓶都收起来,但怎么也抓不住,扇动着沉重的眼帘,聂晓枫依着沙发,瘫睡在地板上。
    梦中,有白云。聂晓枫觉得自己飘起来了,浮在软软的棉絮上,浮在凌宇怀中。淡淡的烟草味,纯男性化的气息温柔地吞噬着她。好美,好香的梦,原来她已经思念凌宇到了如此地步。
    别,什么东西在搔她?哈!好痒!含着笑,聂晓枫睡饱醒来。
    哇!好大的一张二狗脸!聂晓枫惊得弹坐起来,那只白色的长毛狗跟着大力扑上,险些把她扑下床去,千钧一发时刻,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她。
    “老大?”聂晓枫费力地转过头去,对上凌宇深邃的眼睛。
    “看来它还想再害你失忆一次。”打电话回来没人接,凌宇只好过来看一下,没想到她居然在地上睡着了。
    “再一次?”聂晓枫愣了下,然后回头瞄瞄那只对她异常热情的杜宾犬“你是说,它是我上回捡来的那只小狈?”难怪它的撞击很有力量!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凌宇笑笑,还是舍不得放开她。这不,一下飞机就急着赶过来了。
    “哇!它舔我!”聂晓枫大叫,小可怜居然变得这么热情,令她惨遭狗吻!
    “没关系,她是母的。”凌宇悻悻然,公狗的话,他就拖出去宰了,也好替晓冬令进补。
    “看来是我眼拙了,”聂晓枫深深感叹“我还以为它只是博美犬呢。”原来自己的眼光如此独到。
    “给它起名字吧。”
    “它还没有名字吗?”她和凌宇在伦敦逗留了那么长时间。
    “你的狗当然你来起名字。”
    “哪它之前是谁在养?”
    “赫雷。据说他天天把它关在笼子里。”
    “八成关疯了,才这么兴奋。”聂晓枫承蒙狗儿厚爱,真有点吃不消了。
    “嗯,你想叫它什么呢?”抱着聂晓枫,凌宇转了个角度,依坐在床头,让大家都舒舒服服地靠在床上。狗儿依依不舍地跟着,霸在聂晓枫身上,就是不肯起来。
    “娜娜,好吗?”她不自觉地询问凌宇。
    “好啊,就娜娜!”凌宇根本心不在焉,长臂环过聂晓枫的纤腰。软玉温香在怀,他才不管那只肥狗叫什么呢!
    “喂,你叫人还是叫狗!”聂晓枫受不了地嚷嚷,浑然不觉她的声音中有着明显地撒娇意味。
    “不是在叫你的狗吗?”他有一丝错觉,这是伦敦的午后,他和晓亲昵地相拥。原来他要的就是这般的平静温和,没有争吵,没有斗智。你一句,我一句,从心底涌出的温和话语,真情的流露。
    也许,在那时,当她十二岁的时候,帮他挡下一枪,当她小小的身子瘫软在他怀中,他的心中涌起-种强烈的占有欲和绝望!如果她那时再没有醒来,那么,如今的暗龙在他的领导下,就是一潭死水,永远墨守成规,有的是无尽的影子部队和黑暗。
    也许,在那时,在那个炎炎夏日,当她坐在楼梯上向他微笑时,当她向风一样旋到他面前时,当她毫不犹豫地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就注定成为那个捕捉风的人。然而他太自信了,以为自己足以建立一片天空,让晓生存。但他没有看见晓的脆弱,晓的孤独,没有抓住风的情绪。他自以为的蓝天,不过是个牢笼,不但不能让晓高飞,反而让她受到了伤害“老大。”
    “嗯?”收回思绪,凌宇凝神注视眼前的人儿,她是能干聪慧的晓,是狡猾任性的纪潇,这两者并不矛盾呀。为何他们要苦苦挣扎这么久呢?
    “你帮我弄开娜娜好不好?”被一人一狗夹在中间,感觉好奇怪。
    “不好。”凌宇答得干脆,他抱着正顺手呢。
    “举手之劳嘛。”
    “没空。”凌宇将晓枫得更紧,明示着他的手现在很忙!
    “你”聂晓枫羞赧的发现凌宇的手正在她身上摸索。
    她不安地扭动,却四面受困:“你不要太过分嘛,放手,我们谈谈!”她已经照凌宇说的.想好了,也摆正位置了。
    “终于肯面对了?”凌宇并不放手。
    “我才没逃避过。”她只是需要时间。
    “那你会一声不响地跑出去一年?”而且一点回来的意思都没有!凌宇的声音中有埋怨的意味。
    “我只是想重新开始。”
    “在-弃一切后?”凌宇厉声指责,包括他!
    “我不会忘记的,我无法抹煞聂晓枫的存在!”
    “那是谁说她失忆了?”
    “我——”她当时只是怕面对他的怒气。
    “当你在伦敦悠闲度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大家在天涯梅角地找你广尤其是他!“当你在跟邵云烟嬉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里才是你依靠的地方!”凌字紧紧地将聂晓枫楼在自己怀里,将她的睑贴着自己的心房。
    “可是”
    “再来看看你所谓的重新开始吧。人人以为你是在照顾邵云烟,其实呢,你不过是被那种母性所吸引。大家以为你很喜欢计算机,所以依然做程序设计一层长才,其实呢,你自己清楚!那对你来说,那不过是些小把戏!”
    “不是”
    “不是?你连照顾自己都不会。头发剪了,人瘦了,当我终于找到你时,你居然为了一只小狈出车祸。”想起来他就有气“娜娜!一边去。”他一把抓开娜娜,将聂晓枫的身子扳正,对上他的眼睛“说呀,你这不是逃避是什么!”
    “话都给你说尽了,我还说什么。!”聂晓枫气得口不择言,要挣开凌宇,又摆脱不了他的钳制,索性瞪大眼睛回吼“你呢?你就会躲在背后盯着我、试探我、挑拨我、用暧昧的态度迷惑我。如果,如果不是你跟着我,我母亲,我母亲的事怎么会闹成那样?”不由得悲从中来,聂晓枫的泪湿了脸庞。
    “晓,不要哭!不要哭!”凌宇着了慌,连忙轻轻地吻去她的泪珠。
    忍着泪,聂晓枫秀气的下巴抽搐着:“你一心叫我回来,不就是因为我在暗龙中比较另类好玩吗?不就是我还有些本事吗?我乖乖做暗龙之风好了,你看。”她别过脸来“耳环,我再也不会拿下来了。”她不是已经拿出诚意了吗?他没有看见新的系统吗?!
    “晓,我承认我喜欢能干的聂晓枫,但我也喜欢自在快乐的晓呀。我只是希望你能把我当成可以依赖信任的人,最亲密的人。懂吗?”
    “才不要呢!依赖会使人失去独立性,依赖会让人变得软弱,最亲密的人反而会伤害彼此。”父母的争吵,母亲的叮咛,让她变得不敢轻易相信。
    “晓,忘记云姨的话,忘记聂叔和她的纠葛。那是他们上一代的事。跟我们毫无关系,何况那还是个错误的范例。看看你四周,泽禹和云烟、冠杰和苹果,那些才是正确的!”他不要再让那些噩梦左右他的晓。他希望她能够坦诚地面对未来。
    “我们的情况跟他们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她到底在别扭什么?
    “你又不”话到嘴边,又改了口“你只是在关心你的下属。”虽然这样也说不通。
    “关心下属?”凌宇倒抽一口气,难道他到目前为止的不懈努力,都败在了这句关心下属上?“关心下属我会关心到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吗?”他气恼地吻着聂晓枫的眉眼,脖颈,然后长久地霸占了她的樱唇。直到聂晓枫喘不过气来,凌宇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这是关心下属的表现吗?”激情未退,凌宇紧紧逼上。
    “别以为什么事都能用吻来打混!”
    “有人关心属下,会关心到床上去吗?“凌宇气恼地低吼,如果他不是当事人,他真不敢相信他们曾在一起过。
    “你,你提上床的事做什么?”聂晓枫羞得满脸通红。她,她当时不过是意乱情迷,况且还半醉半醒!
    “晓。”他变得无力了“你不是个比苹果还要迟钝的人吧?”
    “我,当然不是。”不是对苹果有偏见,但凌宇这样说简直侮辱她的智能!
    “那你为什么总是看不透我的心呢?”
    “我又不是透视眼!”他的话已经很难猜了,何况猜心。
    “我们之间,跟暗龙无关,跟聂叔云姨更无关。单纯的,作为男和女,你对我很重要。也许别人也会对暗龙龙首的我如此忠诚,也许别人也会勇敢地替我挡子弹,出生人死,但这都不重要。只有你,能激起我的感觉,能唤醒我的爱怜。这世上只有你,惟一的一个晓,你明白吗?”将手插入她的发中,凌宇明白地说出他的心意。
    “你是说——”她好象看见了他心的一角了。
    “我爱你!”绕了半天,凌宇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咦?”凌宇真的说了,绵绵的情话,还滔滔不绝呢。
    “当你出现在我生命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你是不一样的,你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变数,而我,顺应了这种变量。接近你,了解你,喜欢你,爱你。”
    “——”怎么办?脸好烫,心好热“我,对你重要吗?”她想在凌宇心中留有一席之地呀。
    “很重要!”
    “像云烟对于孟大哥一样重要?”
    “比那还重要!”她不仅是他的红粉知己。
    “想苹果之于冠杰那样重要?”
    “比那还重要!”她也不只是他的青梅竹马呀。
    “我不要做那种只坐在那里就能鼓励别人的花瓶。”她不要做江萍萍那种没知识的小女人,那绝对不是她要的幸福。
    “我喜欢看你工作时神采飞扬的样子。”
    “我不会变成云烟那种温柔似水的女人。”
    “我也不期待!”那样的聂晓枫他都无法想象。
    “我”晓已经无法说出成句的话了。
    凌宇更想要她全然的信任:“对我坦诚,晓!”
    “我,其实我也爱你。”最初的幻想,到相处时的敬畏,再后来的暧昧情结,她对凌宇的眷恋已经变得越来越深。
    “不够!”这不公平。
    “当,当然。”眼睛转呀转,不自觉地流露出女儿娇态。
    “说清楚点。”凌宇骤起眉头。
    “你什么时候变得像女人那样婆婆妈妈了!”她挂念那句话还情有可原。他一个大男人,少听一句会掉块肉吗?
    “我婆妈?”凌宇苦笑,这才是她的害羞本性吗?“要知道,是你欠我一个承诺,你应该”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慢慢了解你的,现在”聂晓枫将双臂搭上凌宇的脖子“讨论别的事情”朱唇轻轻地映上凌宇的脸。
    一对男女吻地浑然忘我,全然不顾脚边的娜娜。在春风浮动的季节里,孤独地抽泣着尾声婚礼现场很抱歉,这好象不是本书主角的婚礼,而是他们的好友孟泽禹和邵云烟在喜得贵子后补办的婚礼。一时间,各路人马齐宋道贺。当孟泽禹等人在前庭忙着招呼客人时,聂晓枫居然闲闲地坐在后面的化妆室里,跟云烟聊天。没办法,美其名曰保护新娘的人身安全。
    “潇,你真的不做我的伴娘了吗?”云烟一边任化妆师替她扑粉,一边不忘抓紧时间在最后关头劝说聂晓枫。
    “如果是伴郎的话,我就考虑。”聂晓枫只顾埋头吃水果“云烟,你不觉得这件裙子太素了点吗?”虽然云烟天生丽质,但作为新娘,应该穿得更华美些。
    “不会呀。做伴娘装刚刚好。”云烟毫无心机地说,根本没注意到旁边的化妆师差点挤坏了眼睛。
    “这位仁兄,你眼睛不酸吗?”聂晓枫眼尖地看到了。她该不是又被算计了吧?不行!“我去看看他们前面弄好了没有,这半会还不让人来叫。”她最好赶快走人。
    “聂高干。”化妆师急忙唤住她,不行啊,新娘怎么能这样子走出去呢!
    “嗯?”拉开门的聂晓枫回首一看,却忽略了门外的人影。
    “龙首。”化妆师毕恭毕敬地呼唤门口的人。
    “老大?”不待聂晓枫回头,一记手刀,使她陷入了黑暗中。
    哗哗哗!聂晓枫在众人的鼓掌声中醒来,发现自己身着一件下摆大得夸张的白色婚纱,依在黑色礼服上。抬眼望去,是凌宇的无敌俊容!
    “老大,怎么回事?”她很生气!她平身最恨别人敲她的头!
    “晓,来跟我说,我愿意。”
    “这是”
    “说了你就明白了。”凌宇坚持,他就知道,晓刚刚醒来的时候,是很胡涂的。
    “好吧,我愿意,但是”
    哇!欢呼声响成一片,盖过了聂晓枫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好了,各位,”凌宇摆了个噤声的手势,立刻雅雀无声“录音存证了吗?”凌宇转身问一旁的工作人员。
    “存了!”
    “各位都听见了吗?”
    “听见了!”如雷鸣般的回答,差点震破聂晓枫的耳膜,他们到底请了多少人?
    “聂晓枫小姐自愿嫁给凌宇为妻:暗龙的追捕逃妻之事到此落幕,这样的交待希望大家满意。”凌宇完全自说自话“现在,新郎要吻新娘了。大家请自便。”随即迅速地给她一个深吻,让大家乐得拚命鼓掌,也暂时吻掉了她的疑问。
    “你!”聂晓枫气死了!她的婚礼!居然是她的婚礼!
    “晓,我也是为我们好嘛。”凌宇笑得心满意足。
    “我”她还没有好好体验代嫁新娘的感觉,她还没有整顿好为人妻子的心情,她还没有好好享受恋爱的感觉,就这样“你也没有损失呀,白赚了一个好老公,不是吗?”
    “可是,我自己的婚礼,我居然都没有参与感!”
    “新娘方面的事宜不都是你来打理的吗?”
    “我没有走上红地毯的感觉!”
    “是我一直抱着你的,这不更有意思吗?”
    “我根本没有看见我的婚礼!”鸣,从头到尾,她都一团雾水。
    “没关系,我们有全程摄像,你将来想看多少遍就看多少遍。”
    “可是。”
    “没有可是。”一把拉下动来动去的晓,他决定还足以吻来封缄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