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四年后——今天是阳明大学第三十四届毕业典礼,所有的贵宾皆已陆续抵达了。
    由于阳明大学是严氏企业名下的产业,因此办起毕业典礼也就格外地用心。
    首先,由门口开始,直到文宣堂的人口,地上皆铺着葡萄红色的丝绒毛毯;光是装点这段路,就花掉了近百万元的台币。
    而整体挑高的文宣堂骑楼下,还竖立了一束以百合花、紫玫瑰、向日葵和郁金香为主花的巨型捧花,然后再搭配其他花材,形成一个新奇的摆饰。
    另外,从文宣堂的人口到礼堂大约还有五十公尺的距离,两旁全用当季新鲜花卉装饰成一片花海,使得现场充满了自然的芬芳。
    如此别出心裁、浪漫的毕业典礼,让身为阳明大学的毕业生倍感尊荣。不过却有一个人从头到尾并不这么想。
    向阳相当的气愤,因为那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并没有现身;开幕典礼时没有、闭幕典礼时也没有,从典礼开始到结束,给终不见他的踪影!
    可恶,她绝不原谅他!向阳悻悻然地踏出校门。
    “向同学?”有人在背后唤着她,但是向阳并没有作回应,迳自往前迈进;她可不想破坏她苦心经营的形象,因为她知道自己可能会毫不客气地回头大吼:“滚远一点!”
    但显然来者并不打算放弃来意,反倒是加快脚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向同学!”原来是打从她注册那天起,便对她展开追求的男人;或许在这男人的心中,气馁这两个字不曾存在过。
    天晓得!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向阳不说一句话,便直接越过他继续向前走。
    佳人的不理不睬教他宋番安早已习以为常,因为为了她这座高不可攀的冰山,他早练就出一张刀枪不入的厚脸皮子!
    别人高喊识时务为俊杰时,他犹抱持决心,誓言要攻下美人的心房。“向同学,是我,宋番安。”
    原来他叫宋番安啊,向阳还是漠然地走着。
    眼见大家就要分道扬镳,可能从此就再无碰面的机会了,宋番安一急,不自觉地已拉住她的手。
    “向同学,我有话想呃,对不起!”在冷眸的注视下,他匆忙地松手。
    宋番安发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好厉害哦!虽然和她纤手碰触的时间是那么短暂,但他发誓,那感觉简直难以忘怀!
    向阳望了前方一眼,看见再过两条巷子就是她的住处了;蹙起眉头,她决定赐予这只打不死的苍蝇一分钟,而这一分钟当然是用来拒绝他的爱意。“有事吗?”
    宋番安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今天晚上有场送别舞会,如果可以,我想请你当我的女伴。”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跟他说话呢!
    宋番安高兴得有如中了头奖般,帅气的脸孔也因期待答案而认真了起来。“对不起,我对其他男人没兴趣!”
    闻言,挂在宋番安脸上的笑容霎时垮了下来,而且失望得让他忽略了“其他”两字;他的脑海掠过校园内流传的八卦——冷若冰霜的向阳,其实喜欢的是女人!
    瞧那男人一脸震惊、错愕又不置信的表情,向阳大概可以猜出他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不过,她才懒得解释咧,看情况她可以省下另外半分钟了。
    “她怎么可能是,是不可能的!”宋番安发现自己暗恋已久的女子已经转身离开,立刻由惊愕中清醒,拔腿追了上去,再次不自觉地抓住向阳的纤手。
    wwwnetwwwnetwwwnet
    “什么不可能,放开我的女人!”
    突如其来的一拳,和伴随而来的一道轻呼,让宋番安来不及看清状况,人就如布偶般被丢了出去。
    向阳傻住了,但待她看清楚是何人出手替她解围后,便拧眉不发一语地走开。
    西装笔挺的严毅斐原本还打算冲上前去,在宋番安脸上挥出第二拳,但是向阳突然地离去让他临时改变主意。
    “阳!”他赶到向阳身旁。
    “你没来,从头到尾都没来!”向阳蓦地转身面对他。
    为了不让自己撞上她,严毅斐连忙手扶人行道旁的石墙,藉以稳住往前俯冲的身子。“高速公路塞车,而我的行动电话又刚好没电了,所以对不起!”
    “哈,那真是巧了!”向阳对着那张诚挚的脸庞干笑一声。哼,她才不允许自己轻易地原谅他呢!
    “我也很急呀,不过事情就这么巧!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他明白今天对她而言是特别的,他更为自己来不及参与她的毕业典礼而感到深深的内疚与懊悔。
    “不能!”向阳没发现自己脸上僵硬的线条已渐渐变得柔和“就算你带一百朵玫瑰花来陪罪也不能!”说完,她转身就走。
    倏地,他将她揽进怀里“真的?就算我带来的花朵数量远超过一百朵,你也不打算原谅我!”
    闻言,她停止挣扎,跟着他的手势望眼过去。
    向阳先是看到向她挥手的司机,而后就为自己目前动弹不得的姿势感到脸红。
    她讶异地发现,眼前整辆车的后座几乎都被娇艳盛放的花朵给占满了!目光缓缓回到拥着她的男人身上,向阳感动不已,双眼更是紧瞅着严毅斐。
    “对不起!”他眼神柔似秋水且满怀歉意地低语。
    “不,不能就这么算了!如果、如果你愿意以一个吻表示歉意的话,我就考虑原谅你。”
    向阳大胆的提议令严毅斐微微愣了一下。
    他抬首环顾着四周。就在这?在大庭广众之下吗?
    有何不可呢!扬起剑眉、收紧双臂,他俯身给了她一记火辣辣的吻!原谅我,我的女人。”他抵在她的唇际低语。
    向阳唇角轻轻扯出一抹幸福的笑靥,喘息地抬起下颚,”你不会在下次重要的节日再次缺席吧!”
    “在我们的婚礼上吗?”严毅斐忍不住又在她诱人的红唇印下一吻“若真如此,我会让自己先下地狱的!”
    吻她的感觉犹如尝了蜜般美极了!
    为了不让他俩被冠上妨碍风化的罪名,严毅斐抱起她走向座车,在馥郁的花香围绕下,为她套上戒指。
    严毅斐双眼盈满爱意地看着他胸前的小女人。
    而向阳则因他的话,不禁会心地展颜一笑。“我的女人!?”呵,她到挺喜欢这个称呼。“我变轻了吗?”她抬头问。
    “不,很重!”
    “哦?”“我两手抱的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你说怎能不重呢,小傻瓜。”
    幸福与爱意正溢满了向阳的胸口,所以不管老天爷给了她多少时间,如果她还有能力的话,她还是会继续爱着这个男人的!
    淡淡的愁绪下,她以纤白藕臂紧紧拥着他,让心中涨满了幸福的滋味;她好爱、好爱他喔!
    wwwnetwwwnetwwwnet
    桑晴伸出手,扶起摔个四脚朝天的宋番安,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自景月女高毕业后,桑晴与宗珞就再也没有见过向阳,而辗转打听到消息之后,她们才得知自己最喜爱的学姊今天由大学毕业了。
    她们两人匆匆忙忙地跳上计程车疾奔而来,没想到还未到达目的地,就目睹宗珞心仪的严老师当街对一名男子挥拳相向,场面火爆得令她们讶异不已。
    怎么会没事,他的心整个都碎了!
    宋番安点头道谢后,抚着轻肿的下巴沮丧地站起身,无法置信地瞪着那道逐渐远去的车影;他发誓,刚刚搂着向阳的那个人绝不是个女人!
    桑晴望着远去的车身,回想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不禁为向阳得来不易的爱情祝福。
    桑晴哽咽一声,豆大的泪珠瞬间滚落脸颊,忍不住掩面啜泣了起来;其泪水里不仅含有欣喜的祝福,当然也含有悲伤的离别喽。
    老天爷啊,求您赐福于他们吧!桑晴不禁由衷地祈祷着。毕竟对她而言,向阳在她高中求学三年中,所代表的意义可是非凡的。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