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羽霜静静地躺在躺椅上,任由温和的阳光洒满肌肤。望着孩子们在一旁嬉闹玩耍,她扬起一抹恬静而又满足的笑容。
    半年前,她带着两百万现金独自飞到这个属于法国北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开始了她素来向往的平凡生活。
    镇子虽小,却美丽异常。如果说世上真有世外桃源的话,就绝对非它莫属。这儿就像是一片未经人类涉足的处女地,处处散发着自然美。
    在这里,远走他乡的她得到了好客的镇民们热情的欢迎,不仅在一天之内找到了房子,还在女镇长
    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份工作。虽然她无需为金钱烦恼,可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幼儿教师。看到孩子们纯真无邪的笑颜,满足之情便自然而然地从心中涌现。
    的确,做一个平凡之人比做一个不平凡之人要快乐得多,自由得多,也无聊得多。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近半年了。不知道那六个小丫头怎么样了?她们过得好吗?以她们比驴还倔强的脾气,想必还未放弃寻找她吧!完全可以想象到她们焦急的程度,她只能对她们说声抱歉了。
    还有安东尼,他好吗?当他看完她所写的那封信时,不知是何反应。不奢求在她如此伤了他之后,他
    还能原谅她;也不奢求在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他还能不怕死地接受她。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老师,老师。”一个满带恐惧的幼嫩声音,伴随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冲向她,将她从奔腾不息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丹那,出了什么事,怎么跑得满头大汗。”羽霜笑着蹲下身,用手帕为他拭汗。
    丹那和丹森是一对孪生兄弟,平时两人总是行影不离,连吃饭、睡觉都无法将他们分开。这会儿怎么只有丹那独自一人跑来找她,丹森跑哪去了?她奇怪地四处张望,目光在一群群玩耍的孩子中搜索着丹森的身影。
    “哇。”丹那冲进她的怀中,二话不说便号啕大哭起来,弄得她一头雾水。
    “别哭啊!”羽霜手忙脚乱地说“丹那乖,快告诉老师,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是是哥哥掉到河里去了。”窝在她怀中的丹那断断续续地说出实情。
    “该死,我不是再三叮嘱你们不要靠近那条河吗?”将怀中的丹那往椅上一放,羽霜三步并为二步地向小河边跑去。
    但愿还来得及。她暗暗在心中祈祷。
    羽霜刚赶到出事地,便发现那儿已围着许多人,连忙碌的女镇长也在其中。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他们都在这儿做什么?丹森是否已经被救起来了。“老师。”正在她疑惑的当口,一个小小的,浑身湿漉漉的身体已扑进她的怀中,哭泣声连绵不断地传出“乖,丹森不哭,男孩子是不可以随便落
    泪的。”轻拍他的背,温柔地哄着他。
    “羽霜?”安东尼好不容易从一堆手忙脚乱的保镖中挣脱出来,想看看被他救起的小男孩有无受伤,却意外地看到一个令他魂牵梦系了近半年的倩影。
    正专注于轻哄怀中小人儿的羽霜,被这一声颤抖的呼唤吓了一跳,迅速抬起头,是安东尼?
    不,他不可能会找到她。一定是她因太过于思念他而产生的幻觉。闭上眼,她认定只要自己重新张开双眼,这一切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别后,忆相逢,几度魂梦与君同。虽然内心一直渴望能见到他,她却不知该怎样面对知道真相后的他。
    羽霜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仍旧是他那张英俊的脸。
    她低咒一声,将丹森塞进他的怀中,二话不说便转身就跑。
    这下她不能不面对现实了。天!这男人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她。当她那么绝情地伤了他之后,他为什么还要阴魂不散地缠着她?
    迅速掀去战斗机上的防晒罩,一件东西都没带就跳入驾驶舱,发动引擎。
    现在的她不得不感谢许绯月的细心,为了怕战斗机被她们的敌人利用,她安装了指纹启动。否则,她怎么能如此迅速地开溜呢?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逃跑,安东尼错愕地怔了一下,马上将丹森推进站在一旁的保镖手中,人像离弦的箭般追了上去。见她上了战斗机,他也毫不迟疑地跳上停在附近的直升机。但是,他仿佛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总裁会开飞机吗?”一名保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怔怔地问。
    “会。”另一名保镖斩钉截铁地回答。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又补充道“据我所知,总裁只会驾驶滑翔机。”
    “该死。”一群保镖异口同声地大叫,不敢怠慢地向正试着起飞的直升机冲去。要是总裁有个万一,伯温先生铁定会一脚将他们踢进监狱吃免费饭。安东尼坐到驾驶座后才发现自己从未学过如何驾驶直升机,但他不愿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消失于天际。
    他深呼一口气,努力回忆驾驶员开启直升机的顺序。没见过猪走,也该吃过猪肉吧,聪明如他,这些小case应该不成问题。
    果然,不消片刻,直升机便开始运作了。只不过缺乏实际驾驶经验的他,很不小心地将机首的探照灯撞掉了,吓得那些来不及阻止直升机起飞的保镖们双手抱头,仰着脑袋焦急地看着他。急着想追羽霜的他,一个闪神,直升机又很不小心地跟大树伯伯打了个招呼,邻坐的那扇没关紧的门随即掉了下去。这一次,他的保镖们一个不剩地全向安全地带飞奔而去。他们宁可蹲苦牢,也不愿意看到总裁在这个法国名不经传的小镇上英年早逝。
    羽霜带上安全帽,系上第三重加固式保险带,正打算启动超速飞行档时,突然,她紧蹙蛾眉:“这个不要命的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瞪着监视屏上一驾正不停与树木拥抱的直升机,她哭笑不得。她放弃超速飞行的念头,解开保险带。反正她还没有想好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不如慢慢飞行,随时盯着这个不要命的男人,直到那群饭桶保镖想办法把他从天上弄下去为止。
    哦,显然她太高估那群笨蛋的智商了。
    一阵剧烈晃动中,他的目光始终未从前方的战斗机上移开。他才没时间去理会又掉了什么东西呢,反正这已经是第n次听到零件与机身say
    goodbye了。
    “我的上帝啊!”看到那驾直升机的尾旋坠落地面,她的一颗心差点跳出喉咙。
    下坠。这是安东尼惟一的感觉。倒霉,他到底不小心撞掉了什么重要零件,居然会让直升机坠毁。“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选直升机时就该找架耐撞一点的。”他不停地抱怨。
    眼看机身就要跟地面接吻,他索性闭上眼,等待死神的降临。而此时此刻他心中所想的,竟是后悔未能追上羽霜。唉,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眼前不就是这句话的最佳写照吗?
    两分钟过去了,他觉得不对劲地睁开眼,发现直升机正头朝下地慢慢上升:“我怎么没听说过直升
    机还能这样飞行?”
    打开舱门向上望去,原来他的直升机正被一驾战斗机,用铁勾拉着上升,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谁了,他重重地吐了口气。说不怕是骗人的,就连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还会忍不住发颤。不过,只要能追回羽霜,就算重新选择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
    羽霜困难地咽了咽唾液,心中抑制不住后怕,怕自己心爱的男子随着那架缺胳膊断腿的直升机一起砸在地表。到那时,想找到他一颗骨头渣子恐怕也难了。这个男人唉,要怨也只能怨自己,怎么会爱上他呢。
    “总裁,你没受伤吧?”直升机还未停稳,一群面如土色的保镖立即一拥而上。
    还好,还好,他们总算不用去吃免费饭了。
    安东尼连甩都不甩他们,一心只挂念着正在从战斗机上下来的羽霜。他飞奔至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手劲之大,几乎想将她溶入自己的体内:“答应我,再也不要这样一声不吭地离我而去了,好吧?”他激动地说,眼眶微红“如果你再离开我,我干脆死掉算了。”
    经历了这差点就要阴阳两隔的事件后,她并不排斥他的拥抱。她也想证实一下这个不要命的男人是否还活着。当她一听到“死”这个字后,她立即用手捂住他的唇。
    “不准你说那个不吉祥的字。”原来她还有那么一点儿迷信。
    “答应我。”他用手握住她颤得厉害的手,再次恳求。
    “你知道我另一个身份了吧?”她迟疑地问。
    “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将我留在你身边?我会给你带来危险的。”她矛盾地说。
    “我不怕危险。如果我怕死的话,刚才就不会追你了!”他失控地大吼,真想拿把榔头将她敲醒。
    “你不怕死,我怕,行了吧!我真的好怕你出事。”泪,不知何时已侵占了她的眼眶,她狠狠地用手抹去。
    “失去你,我生不如死。”他放开她,轻柔地说,眼中充满了坚定“如果你再离开我,我就死给你看。”很好,他总算找到她的弱点了。
    虽然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通常是女人的特权,但非常时刻就得用非常手段。为了赢得她的爱,他还在乎那么一点面子吗?
    “你”听了这怪怪的威胁,她有种想大笑的冲动。也只有他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以死相逼这种丢脸的事。
    “羽霜。”他温和的声音再次抚过她的心头。
    “好啦,怕了你啦。”她含笑地点了点头。
    她原来是一只向往无限广阔天空的鹰。晴朗的日子,她会展翅高飞;暴风雨来临,她也不会逃避,飞翔是她今生的宿命。自从遇到他之后,她就像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鹰,无法再留恋于天空。他,定是她此生最大的克星。
    “太棒了!”得到想要的答案后,他高兴地抱着她旋转于天地间。
    “总裁,这”女镇长诧异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半年前,那女孩驾驶着一架只有在电影中才能见到的战斗机在她们的小镇上降落。女孩一身孑然,孤傲地宣布她想在镇上定居。由于她如天仙错坠凡尘般的容颜,由于她挥不去的沧桑苦涩的气息,以至于镇民们在不了解她的情况下,热情地帮助她,接纳她,并不加以追问她的过去。
    她心中明白这女孩定不是普通人。废话,普通人能买得起战斗机吗?可她万万没料到她竟与伯温家的大少爷有这层关系,那这次的景点开发计划
    安东尼望了女镇长一眼,双手仍旧紧拥着羽霜,仿佛一个小孩生怕自己最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一般,不肯松手:“这个小镇帮我找到了我的新娘,帝国企业定会全力支持这次的景点开发计划。”
    “谢谢。”女镇长大喜。当初留下这女孩的决定真是对极了。
    “不用。今天的参观就到此为止,我想先回旅馆。”他迫不急待地想和他心爱的女人单独待在一起。
    “没问题,那我就不送了。”女镇长了然一笑,目送他们离去。
    看出女镇长眼中的暧昧,羽霜只能羞涩地回报一笑。便被安东尼霸道地拉走了。
    “这半年来,我好想你。”一回到旅馆,他便立即赶走了所有的超级大灯泡,开始诉说自己的思念之情。
    “我也想你。”窝在他的怀中,她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心。
    “羽霜。”他轻唤。
    “嗯?”
    “我想完成你前一次离开我时,我们未完成的事?”
    “什么事?”她抬起头不解地问。
    “订婚。”他用他修长的手指梳理着她的秀发,满含柔情地说。
    “我记得我们上一次是要结婚吧。”她笑着纠正道。
    “短时间内我们还不能结婚。”他闷闷不乐地说。
    “为什么?你不想要我了?”她试探着问,话中玩笑的成分居多。
    “当然不是!”安东尼可开不起这种玩笑,他激动地猛烈摇头否认。
    “那是为什么?”她再次窝进他的怀中,以免他发现她满眼的笑意。
    “我会和你在这小镇上待十天,十天后我就要走了。不是回英国,而是到别的国家去开创属于我自己的王国。”
    她震惊地看着他,欲说些什么,却因他坚定的眼神而咽了下去。
    “我知道你对爸爸有着根深柢固的恨,你不会愿意成为伯温家族的一员,而我,也不想委屈了你。给我三年的时间,三年后,我一定会以配得上你的身份回来娶你,不过,在这三年中你不可以出任何意外;我知道要你放弃‘飞鹰’,放弃那早已习惯的冒险生活是不可能的,但我拜托你,好好珍惜自己,健健康康地等我回来,好吗?”
    在这半年之中,他到处打听她的消息,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她玩命般的生活方式。那时,他真为她活
    到现在而感到不可思议。
    安东尼越想越不放心,恨不得将她打包一块儿带走。但他明白,只要她待在他身边,他便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别说三年,就算是三十年,他也别想在商界有所作为。他不愿为自己留下遗憾,更不想委屈了她。
    “不论多久我都会等你。”对于他的体贴,她感动得只想落泪。在她伤得他那么深之后,他依旧能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他到底是痴还是傻?
    许下了郑重的诺言,两人心满意足地相拥至天明。伊甸园之中,一片香涛花海。
    “安东尼,这个送给你。”相聚的最后一天,羽霜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了他面前。
    “正好,我也有东西要送给你。”安东尼微笑着拿出他准备多时的礼物放进她的掌心。
    “我们一起打开。”羽霜强忍着面临别离的愁绪,强颜欢笑地说。
    “好主意。”看穿了她的伪装,他的心被狠狠地揪了起来。垂下眼,掩住眼中的落寞,佯装欢快地说。
    两人同时打开礼物,皆因手中的礼物怔住了。
    羽霜手中的礼物是一只白金戒指,戒指上刻着——爱你,至死不渝。ps,不准变心!
    安东尼手中的礼物是一条白金项链,坠子上刻着——安东尼归寒羽霜所有,凡窥窃者,格杀勿论!
    好一个心有灵犀一点通。
    两人对望一眼,瞬间笑开了脸。
    离别,似乎也没有这么可怕了。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们深信,三年后的生活会更加幸福快乐。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