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死不了终于宣布说:“二少奶奶的胎儿暂时保住了,但仍需卧床一个月,这一个月之内,二少奶奶都不能下床行走,以确保胎儿的安全。”
    这时,每个人心头的大石总算落了下来。
    老太君喃喃的说:“谢天谢地,总算老天有眼,待长孙家不薄。”
    死不了又帮不凡在脸上敷了药,要包扎时,不凡说:“不用了,包着脸好难过,不包应该可以好得快一点。”
    死不了将布收好“无所谓,只要你不怕吓到人就可以了。”
    不凡问绍芬:“娘子,我会吓到你吗?”
    她轻触他的脸,问他:“还痛不痛?”她关心的是他的伤,不是他的长相。
    不凡问死不了:“我现在可以把她送回房间休息了吗?”
    “小心抱着。走慢一点,也不要太用力了,她的肚子可禁不起一点振动。”死不了郑重其事的交代着。
    绍芬怪不凡“都是你啦!没事就要抱着我走,现在弄假成真,你不抱着我走都不行了。”
    不凡傻笑的接受她的责怪。如果不是她受伤了,抱着她走将是极大的幸福。
    看着不凡夫妇走了,老太君说:“大家也累了一晚,快去歇着吧!”
    长孙夫人立刻说:“我到梅英那里去养伤,等伤养好时,新佛堂应该也盖好了。她叫着侍书:“你背我到大少奶奶房里去。”
    侍书看着老爷和夫人,不知该遵从谁的意思。
    最后,他望着老太君,看老太君的意思。
    老太君叹了一口气“你照夫人的意思做吧!”
    ******
    第三天一大早,南宫卓就捉了两个全身被五花大绑的人到长孙家来。
    不凡一看到这两个人,就认出这两个人是昨天和不病到他房中的人。他叫家了将这两个人带去给母亲指认,是否为打伤她的人。母亲确认后,他便命令家丁将将他们送到官府严办。
    交代完事情后,不凡感谢南宫卓的帮忙。“南宫兄,这次多亏了你,才能将一干嫌犯捉到。”
    “也没有完全帮到忙。”南官卓遗憾的说“那两个人被不病带进府中后,我的人不能一起进来,才让他们在府中放火,希望那把火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
    “那两把火把我母亲住的佛堂烧毁了,也烧死了不病。”不凡不禁难过的说。
    “烧了佛堂后,也许以后我母亲会留在前院和我们一起住也说不定;而不病被烧死,可说是他自作自受,罪有应得。他原本的计划是烧死我,然后冒充我,谁知他的伪装被绍芬识破了,我被绍芬和大嫂救了出来。大姨娘叫人放火时,并不知道烧的是她亲生的儿子。”他语气一变,恨恨的说:“不过,我不会原谅他们害我母亲和绍芬受伤的。”
    南宫卓关心的问:“严不严重?”
    “没什么大碍,只要休养些时日就可以恢复了。”
    “吉人自有天相,冥冥中老天爷自有安排。是你的,躲不掉;不是你的,强求不来。”南宫卓心有所感的说。
    不凡想到南宫卓的任务。“皇上不是要你尽速出发吗?难得你还有心关心朋友的安危,真是谢谢你了。”
    “其实,我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再过两、三天就可以出发了。这次能帮上忙也真是机缘凑巧。等我到边境去时,就帮不上忙了。今后你要多保重。”南宫卓真情流露的对好友说。
    “长孙家的大患,现已除去,今后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分离在即,此去路途艰辛遥远,再见不知何时。
    不凡不禁依依不舍,后悔的说:“当初在皇上面前推荐你,对你不知是福是祸?”
    “你和皇上的知遇之恩,我感激都来不及了,怎会怪你呢?我只恨男儿不能志在四方,报效国家,哪会放弃这一展长才的机会!不凡,我真的要谢谢你。”南宫卓真心的说。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就好。”不凡稍感放心的说。“你也快出远门了,我可能没办法帮你好好的饯行,只好等你回来后再好好的为你接风了。”
    “今天我来也有先向你辞行的意思,希望你保重了。”
    “你还是先见过老太君再走吧!前几天你救了我一命,她一直念念不忘。没有好好谢谢你,现在你这一走,我又要被她念不停了。”不凡挽留着好友。
    老太君一见到南宫卓,立刻拉着他问长问短,知道他即将离开长安,更是不舍。南宫卓也拜别了长老爷和夫人,见过了绍芬。
    绍芬心中很感激他救了不凡的命,她叫不凡将“避毒珠”拿出来,要送给他,好带到边境去。南宫卓不敢收下这天下奇宝的“避毒珠”和不凡推辞着。
    绍芬半躺在床上说:“那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好了,等你回长安时再还我,好不好?”南宫卓只得收下,绍芬再教他“避毒珠”的用法。
    南宫卓直到用完午饭,长孙家的人才放他走。
    南宫卓走后没多久,仆人间便纷纷传言:“大姨娘疯了!”她把每个男仆都当成了不病,看到丫头就吓得大叫“英兰,你不是我害死的,不要找我。”
    早上送那两个歹徒到衙门的家丁也回来了。送到时,官府一听是长孙家送来的犯人,便立刻翻案。
    那两个人当场承认是受大姨娘和不病的收买,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衙门立刻作出判决,让家丁回长孙家回报,并要长孙家把主嫌送官究办。
    长孙大方对家丁说:“你去回覆官衙,主嫌一死一疯,不必追究了,只发落那两名嫌犯吧!”
    而宫中,太后听说长孙家失火“兰花公主”受伤,马上派人来慰问,宫中三天两头的派人送来补品,恩爱有加。皇上和贵妃也有所赏赐,让长孙家一时尊贵无比,羡煞许多人。
    此后一个月,梅英一边陪长孙夫人养伤,一边和老太君学做生意,老太君相信她在不久后就可独当一面了。
    长孙大方也每天抽出时间去探视长孙夫的伤势,但长孙夫人仍是不理他。只怪当初他伤她太深了,不是短短的时日便可弥补回来的。
    绍芬则每天静躺在房中,保护腹中的胎儿,不凡更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不敢让她有丝毫的损伤。
    怕她无聊,他更是挖空心思的想些奇闻轶事,笑话怪谈来逗她开心,让她不觉难过的度过这一个月。
    这天,死不了又来帮绍芬检查,把了脉后,他说:“胎儿保住了,从今天起,你可以下床了,可是,还得小心点,别再动了胎气。”看看不凡“到时,担心受怕的,可不只你一个人而已。”
    他们一起到梅英房中探视长孙夫人,长孙夫人一着到绍芬,立刻高兴的问:“绍芬,你好了?”绍芬点点头。长孙夫人又对不凡说:“不凡啊!以后绍芬就交给你照顾了,若有什么闪失。我唯你是问。”想了想又说:“千万不要让她再做那奋不顾身、舍己为人之事,我年纪大了被火烧死也就算了,哪能要她陪着我没命呢?”
    不凡表面上答应着母亲,但心里也明白妻子的身手可不是自己阻拦得了的,今后只要大家安全,绍芬也就安全了。
    长孙夫人又问:“不知重盖佛堂的事进行得如何了?”
    不凡劝着母亲“娘,以后你就和我们住在一块,不要再一个人单独过了,这样,我们晚辈伺候你也方便,你要看孙子也方便。”
    绍芬也带着不凡。“娘,你就留下来和我们一起住好了,我们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
    “你们都是好孩子,但娘的心情你们不会了解的、”长孙夫人既伤心又坚决的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一颗破碎的心就算粘好了,也是有一条条伤痕的。若不让我到佛堂居住,我会到外面找个尼庵请师父帮我剃度为尼。早几年是因为心里还记挂着你们,舍不得走,现在则没有这些记挂了。”
    绍芬难过长孙夫人的遭遇,眼泪立即掉了出来,不凡立刻把握住机会“娘,你这么说,让绍芬听得如此伤心,而她现在的状况实在是不能伤心的。所以,娘,你千万别再说出家为尼的事了,你不会要绍芬伤心吧?她从小就没有了娘,嫁到我们家后,把你当成亲娘一样孝顺,才过没多久你就要离开她,她能不伤心吗?”
    长孙大人思考着不凡的话。
    不凡看母亲有点被说动了,继续说:“我们知道是父辛对不起你,错的是父亲,而你罚的却是你自己,想想看,这对你来说公平吗?留下来我们一起住,我们大家都需要你,尤其是绍芬,她没有当过妈妈,小孩出生后更需要你的协助。老太君也需要你协助长孙家的事业;大嫂也需要你的帮助,她已没有了大哥,可不能连婆婆都抛弃她。总之,你对这个家太重要了。”
    长孙夫人思考再思考后说:“我再多想想好了。”
    几天后,她决定,她不再逃避了,她决定要活得更好,活得比有长孙大方时更好,并继老太君后成为商场的女强人。
    宫里的太后,知道绍芬身体康后,立刻举行早已筹划的公主册封大典,正式行礼让绍芬成为“兰花公主”不凡也当廷被封为驸马。
    回府后,绍芬偎在不凡怀中“我想当一个平凡的女人,当一个让你没有任何压力的妻子,对我来说,能和一个相爱的人相守到老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不必抹杀你的不平凡,去将就我的平凡,我爱的是你本身,你没有给我任何的压力。”不凡亲着她说:“只除了我需要用红桂花酿将你灌醉外。”
    “哦!”绍芬好像明白了:“原来你喂我喝红桂花酿是有阴谋的,下次换我喂你喝。”
    不凡很乐意的说:“悉听尊便,随你摆布。”
    *******
    那天,不凡带着绍芬到他们初见面的胜古齐去欣赏古玩、字画,听到门口有人有聊着。
    张大富百思不解的说:“最近这几个月来,难道都没有富家赌输钱了吗?不然,为什么那个小乞丐,都没再出现了?”
    黄百万答:“是啊!我还想向他买那皇帝画的字画呢!不知他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不凡和绍芬两人听了相视而笑,那个小乞丐已变成了“新娘”和“公主”正和她的“驸马”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