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空
    1、
    有时连云
    也没有一丝
    那些高远辽阔一直
    呆头呆脑地扩张
    每处蔚蓝都是可怜的重复
    只有孤单
    一个太阳的天空
    枯燥得像叶
    冬茅一样窄小
    一方枕 会枕出
    璀璨河汉
    每颗星都是无尽追问
    那些幽深
    藏掖的秘密 不止一次
    被风偷偷描述
    黑夜打开的天空
    真正无边得
    让人颤栗
    2、
    一粒泥土不是山脉
    不是田野也不是
    草原
    所有位置坍塌
    蔚蓝也彻底萎缩
    任何命名
    一旦自我切割 它就什么
    也不是
    3、
    一条肥白鸡乸蛆
    翻滚着最后的挣扎
    接着在一个方向上移动
    点点儿点点儿
    毫不起眼渺小得似乎
    并不存在的微弱
    合力猎获庞大世界
    群蚁只用小指大
    一只小洞口
    就装下了无边
    无际邃深
    高远
    4、
    互赠的花束上方
    本就这样
    污浊让人昏昏欲睡
    廉价的光环
    带着病菌传染
    那些发光物斑斑块块
    好听的百灵
    给自己唱够之后
    也将一半
    唱给另一些百灵
    5、
    因为内心繁华
    所以冷清得毫不起眼
    在偏僻一隅
    孤独孵化寂寞
    壳破出最彻底的呈现
    下面影子摇曳婆娑
    天如字幕打出
    无须眼睛也能全部
    看见的清晰
    说时间并不是
    简单的路过
    6、
    甜蜜的责骂
    是方纯净蔚蓝
    珍藏了儿子的完美
    ——那副鬼样
    就是奖给
    儿子世界上最了不起
    最好的勋章
    一瞬笑容就洒满
    芽生的土地
    温暖的岁月
    在一针一线交织的
    阳光中长出
    慈爱呼唤撞红了朝霞
    摊匀了凉凉
    浓浓渐深的暮霭
    悠悠回声中 目光翼奔
    对接起三生幸福
    用一生眼泪
    掏过儿子的委屈
    点点洗白儿子的灰暗
    声声更委屈的呜咽
    积聚了太多疼痛的毒素
    那方光洁天空 从此
    布满皱纹
    斑白未经假设直接熬成
    那方蔚蓝早已狭窄
    只剩下儿子矮小
    孤单的身影
    背着一地泥泞的漫长
    当灰暗又蔓实路途
    儿子,永远只要母亲
    那一小角
    皱巴巴的天空
    7、
    除了父亲母亲浇灌的
    那方长满小草
    祖父祖母的蔚蓝
    也总被相同的童话
    捧在手心
    此外的罩盖
    都让人丛生无可
    逃遁的恐怖
    空旷得叫人不知归所
    使每一口气
    透背冷地沉重
    威胁每一根汗毛
    直竖生活尾末的屈辱
    和可怜
    梦想得到一脚
    施舍的踏实 都只是
    梦想
    别忘记长满小草那方浇灌
    手心里捧着的蔚蓝
    用血涂 或者
    就算用生命一瓣
    一瓣拼
    把自己也拼成一片蔚蓝
    才有你的鸟声
    任你题写的林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