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只说一点点
    夜,已深。
    在这样一个万籁俱静,甚至还有些凉意的夜晚,我端坐在书桌前,任脑中思绪流淌,将我带回10年前的时光,使我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那么,好吧,我就随着流淌的思绪,只说一点点。
    98年冬天,带着对军营的向往和对军人的崇拜,我应征入伍。走的那天晚上,寒风凛冽,刮在人脸上火辣辣的痛,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真正的冬天。身穿崭新军大衣的我故作镇静,与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这个说一句,那个打一下,借此来排解远离家乡的苦闷心情。然而,这种苦闷的心情在去新兵训练基地的两天两夜里都没有完全排解,而是在我逐渐熟悉了部队那种直线加方块的模式以后,才慢慢的消之怠近。
    新兵训练的日子里,我笑过、哭过,也被感动过,尤其是那首反映新兵生活的歌曲新兵连的日子,让我们这些刚入伍的新兵听后,感触颇深,我更是听得热泪盈眶,一发不可收拾。当我们真正穿上佩带军衔的军装后,许多新兵不是高兴,而是嚎嚎大哭,因为这同时意味着新兵下连的日子就要到来了。之后,我从新兵训练基地分到了后来的单位——某团油料保管仓库警卫连。
    总以为今后的军旅生涯就在出操、训练、站岗、巡逻中这样度过,想不到时间不长,一次指导员偶然的查哨,使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发生了变化。
    我至今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夜晚,也是深夜。我和战友沈纯义正在库区值班巡逻,突然觉得身后有脚步声响,是那种很轻微的脚步声。
    一直以来,我的胆子非常小,尤其是在这样的深夜,这不由的使我紧张起来。幸好,沈纯义是个胆大的人,他拉了拉我的衣角,冲我点点头。我随即会意,握了握手中的钢枪,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转身,高喝一声:“谁,口令。”话喊出的同时,看的分明,正有一个人朝我们走过来。
    “平安。”那人边走边答,脚步声也更响了。随即,他也是高喝一声“回令”
    听到他的高喝声,我揪着的心开始放下来,口令回答准确无误,这说明来得人不是战友就是首长。但我更倾向于是首长,因为这时战友们都早已睡熟了,更重要的是还不到换岗接班的时候。
    “幸福。”我和沈纯义对今晚的口令、回令早已是烂熟于心,便异口同声的回答。
    事实证明,我的倾向是正确的,来的人正是我们的首长——指导员。
    他走到我们面前说:“不错,警惕性很高。走吧,咱们一块转转吧。”
    这一转的结果就是,我们互相说了很多话。这说了很多话的结果就是,他知道了我是文科毕业,并且以前也曾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豆腐块之类的小文章。
    于是,在第二天全连点名会上,我听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指导员当着全连官兵的面,宣布我为连队文书。
    听到这个宣布,我先是惶恐,怕自己胜任不了这项工作,再是欢愉,这不正是我自己喜欢的工作吗?其次是感激,感谢指导员给我这个机会。我暗下决心,要努力工作,干出点成绩来,以回报指导员对我的知遇之恩。
    没过几天,这个让我回报知遇之恩的机会还真来了。指导员告诉我,团里要举行一次演讲比赛,指明要我代表警卫连参赛。
    我已记不得当时给指导员立下了什么军令状,只记得我即兴奋又紧张,历经一天一夜的冥思苦想、反复推敲,终于写出了一篇自认为还算满意的演讲稿——酸甜苦辣都是歌,竟然在12名参赛者中过五关斩六将,一路绿灯的杀进决赛。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进入决赛的3人中,其他2人都是有着10年以上军龄的军官,只有我自己是战士。
    两天后的决赛在团部大礼堂进行,全连的指战员都去为我鼓劲加油。我更是憋足了劲,在整个演讲过程中,时而双手伸展,时而双手握拳,时而语调高亢奋进,时而语调低速回转,将肢体动作和语调处理发挥到了极致。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结果揭晓时,我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全连的人都为我高兴,指导员也是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肩膀,哈哈地直笑。当然,最开心的还是我自己,我不但圆满地完成了指导员交给我的任务,还在全团的人面前证明了自己。
    正是凭借着这次出色的演讲,使我后来又被团长亲自点名调到了团部当文书。这一干一直干到我退伍还乡的时候。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阅读了大量的写作书籍,并对各种写作技巧进行了深入钻研,陆续在解放军报和战友报上零星发表了一些文章。这些文章的发表,使我曾在整个团里风光无限,更重要的还是我因此立了三等功、入了党。退伍返乡的那天,团长亲自把三等功的奖章别在我已经摘去军衔和领花的军装上,我向他敬了最后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我们相拥着任泪水在彼此的脸上肆意流淌。之后,我以一名预备党员的身份带着三等功奖章衣锦还乡。
    时光匆匆,岁月无情,仿佛一转瞬一刹那的时间,从当初参军入伍到现在,已是10年过去了。这些年来,又是参加工作又是结婚又是买房又是还款,生活的磨砺使我改变了许多,唯一不曾改变的就是对军营的留恋。走在大街上,每每看到身穿绿军装的人,心里就倍感亲切,每每听到军营里的歌曲,不管会唱的还是不会唱的,心里都会随着它的旋律默默地吟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军营有了更加深切的认识和理解,特别是前段时间士兵突击的热播,我几乎是流着泪看完的,在这部电视剧里,我甚至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尤其是主人公许三多那种永不言弃、永不放弃的精神,更是深深地震撼了我。也许,这就是很多人真正喜欢他的原因和使我泪流满面的原因。我一直在想,既然我对军营的生活这么难以忘怀,那就不如写出来与我所相识的或者不相识的朋友们一起分享。原意只是想写一点点,殊不料,流淌的思绪,使我不能自已,竟然喋喋不休的说了这么多,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我很喜欢这样的无可奈何。(张道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