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夫妻”重逢
    (2/2更)
    马亦龙的话让胡一高吃惊非小,可是他从马亦龙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破绽。胡一高迟愣了好久,大笑道:“真是太有意思了,仇敌变情敌,这个笑话够我说上几年的了!”
    “哈哈哈……”
    “前辈不必发笑!正所谓一家女百家求,我喜欢的燕如凤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况且,我也是为了燕师姐着想!我和王赫有解不开的仇恨,万一他们成了,等我哪天杀了王赫后,燕师姐就成了寡妇了!我现在把燕师姐抢过了,也是为了避免此事的发生!”
    “要是她和你成了,说不定会更快!”胡一高是很喜欢散布消息的人,一下子听到这么有意思的消息,大笑之下,有点得意忘形,竟然再次失口。
    “你说什么?”马亦龙满脸诧异地看着胡一高。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帮忙,把你暗恋燕如凤的事告诉她,让你快些了结这个心愿的!”胡一高知道说错话了,急忙掩饰,大笑着说完这句话,转身一溜小跑地离开了。
    “这样不太好吧!”马亦龙对着胡一高的背影喊道。
    “不用担心,干这事我不收钱的!”胡一高笑着抛出这句话后,身形加快,直接御空飞行,瞬间消失在马亦龙的视线之中。
    虽然把视线转移到了燕如凤,马亦龙却内心没有一丝不安。只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有麻烦的,因为他在了解王赫的时候就打听过,这位燕如凤同样是个很霸气的女人。
    马亦龙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洞门,缓缓取出了取出令牌。正当马亦龙打算打开洞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御空飞行之声,马亦龙急忙转身。不过,还没等他转回身来,一个柔美有熟悉的女子声音变传入耳中。
    “夫君还记得我了!”
    话音刚一落,一位美貌过人的粉衣女子,已经飘落在马亦龙的身后。
    听到对方的话,马亦龙就算不回头,也能猜到来人谁。眼前的这位美丽女子,正是在恶狼谷和他当众拜过堂的肖千琦!
    “好亲切的称呼!真没想到我们还能再次相遇,往事历历在目,恍如隔世一般!”马亦龙满面带笑,能再见故人,他也忍不住感慨起来。
    “真不仗义!我一开口就称呼你为夫君,你竟然直接避开了称呼,好歹我们也是当众拜过堂的,就算是应付我一下,你也得叫我一句娘子才对!”肖千琦一脸略带生气的样子,噘着小嘴道。
    马亦龙一转身打开洞门,笑着道:“娘子里面请吧!”
    肖千琦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走进洞中,并在桌边坐下。马亦龙跟着走进洞中,关上洞门,倒上两杯水后,坐在了肖千琦的对面。
    “你还好吗?”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一低头,却又同时开口,没想到说的话竟然也完全相同!二人同时红着脸看了一眼对方,又忍不住同时大笑起来。
    “我过得很好!我们跳崖之后,我和绿竹就被恰好路过被几位同门师姐带回了天香门,并被测试出有先天灵根。随后,直接拜在元婴期前辈郑红霄的门下,成为了新入门的弟子中辈分最高的一位!后面的事情,几乎顺利异常,有师父的大量丹药相助,修为一路提升,在宗门里也是人人对我恭敬!”
    肖千琦说得很是平淡,但马亦龙心里清楚,有先天灵根的人百年难遇,一万个修仙者里也不见得能出现一个。能得到师门的重视,乃至于有如今炼气顶峰的修为,那都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绿竹!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不打算进来看我一眼呀?一直躲在门外偷听,你还真以为会再次听到床响的声音吗?”马亦龙神念一动,突然对着洞门外开玩笑地道。
    “你少要胡说了!绿竹,我给开门,快进来吧!”
    听到马亦龙的话,肖千琦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狠狠地瞪了马亦龙,笑着开口,并起身打开了洞门,把绿竹让进了洞中!
    “绿竹拜见公子,感谢公子当日的搭救之恩!”
    一进门,绿竹就倒身下拜。
    马亦龙一摆手,赶紧把她搀扶起来,笑着摇头道:“绿竹姑娘客气了!什么公子不公子的,如今我们都已是修仙者,日后以道友相称就行了!不过,一年多未见,绿竹姑娘长得越来越漂亮了!”
    “公子可千万别这么说,不然我一定会有想法的!别的不说,要不因为有小姐这层关系,就冲着公子当日舍身相救的这一举动,别说是以身相许了,就是让我给你做丫鬟都行!”绿竹眨着眼睛笑道。
    马亦龙苦笑不已,他说的倒不是假话。无论是肖千琪还是绿竹,乃至辛如意和何颖等人,都处在身体成长阶段,有道是女大十八变。眼前的绿竹,的确是比原来标致了许多。
    三人重新落座,绿竹也简单地叙述一下自己的经过,也同样是平淡无奇。如今的绿竹,也有了炼气十层的修为。虽然她没比马亦龙的资质好到哪里去,只是个四灵根而已,但可想象得到,有这位和她情同亲姐妹的肖千琦庇护,她在宗门里的一切肯定是顺水顺风。
    马亦龙听完了绿竹的介绍,叹息一声,也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对她们讲述了一遍。除了计划从掌门大殿逃走这件事之外,马亦龙几乎没有任何隐瞒。
    三人的关系不是普通人比,虽然马亦龙和肖千琦的夫妻关系是假的,但是三人至少也是同生共死朋友。
    “夫君你可是太过分了!我可是一直日夜为你牵肠挂肚,守身如玉,你怎么能对别人再有什么想法呢?真是郎心如铁,不守夫道!”肖千琦撅着嘴说道,脸上带着似怒非怒,似羞非羞的神情看着马亦龙。
    “话可不能这样说呀!当初绿竹当着你的面提醒我的,离开恶狼谷后,就不能再有任何纠缠!”马亦龙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哼!”
    肖千琦轻哼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
    马亦龙叹息道:“你还好意思责怪我!你要真的关心我,听完我的话,是不是应该先关系一下我的安危才对呀!”
    肖千琦闻听,依然嘴着嘴不理马亦龙。一旁边坐着的绿竹,神色严肃地道:“公子放心就是!绿竹的命是公子救的,我愿意和你同生共死,共同进退!”
    “你怎么说?”马亦龙扭头问肖千琦。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肖千琦轻哼一声,撅着小嘴,脸上怒气依旧未消。
    马亦龙并不知道,肖千琦刚才所表现出来的那份醋意,并非是完全装出来的。从马亦龙舍身背着她跳崖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了这个女孩的心中,再也无法抹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