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0章生命延续大结局
    机场里,陈伟东再三叮嘱着陈颖:“到了那边,要马上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你看你,越来越絮叨了!”
    “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呀!”
    “你不是刚认了个妹妹吗?”
    “看你,这还吃醋!”陈伟东看着陈颖,用手摸摸她的头发,一脸微笑:“你,想通了!”陈伟东说的是陈颖叫杨虹姐姐的事情。
    “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叫她一声姐姐,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记住,我是为了你才认这个姐姐的!”
    “知道你对大哥好,我记在心里了!到了那边,好好学习,早点完成学业!”陈伟东知道,陈颖这次去那边读书,无非是想忘记一些事情,忘记一些人,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还有,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你放心吧!我有人照顾的!他来了!”陈颖说着,朝远处的一个高个男人招招手。
    “陈颖,不好意思,我来迟了!大哥,你好!我叫刘瑞!杨欣的男朋友!”
    “你好!你好!我明白了,原来,你去国外读书,是为了他!你们两个,这么大的事情也瞒着我!”
    “哥,我是想给你给惊喜!现在放心了吧!”
    “放心,放心!不过,你们要答应我,婚礼不能草率,一定要在f市举行!”
    “恩,我答应你!等他完成学业,我们就回来举行婚礼!”
    “好,好,大哥等着这一天!”陈伟东说着,眼圈红了。
    “大哥,看你,怎么哭了,你坏死了,搞得人家眼泪都下来了!”陈颖过去,抱住了陈伟东,眼泪下来了。
    陈颖一边哭着一边说着,突然,远处,闪过了一个人影,一眨眼,人就不见了,陈颖有种熟悉的感觉。
    陈伟东轻轻推开了陈颖,拉过了陈颖的手,又拉过了刘瑞的手,把陈颖的手,放在了刘瑞的手中:“刘瑞,我可把妹妹交给你了,你到了那边,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的!”
    “那就好,那就好!时间差不多了,进去吧!”陈伟东帮陈颖拿着行李,一直送到了候机大厅的门口。
    陈颖抹着眼泪,哭着跟陈伟东挥手:“大哥,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我知道,你放心!你放心的走吧!”陈伟东摆摆手,看着陈颖进去了,转过身去,眼泪掉了下来。
    等他擦干了眼泪,转过身去,陈颖人已经不见了,陈伟东站在外面,看了很久,很久
    进了候机大厅,陈颖轻轻推开了刘瑞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谢谢你刘瑞,陪我一起演这个戏!”
    “跟我还客气!陈颖,你真决定了,跟我一起读这个课程!”
    陈颖点点头:“我已经决定了!”
    陈颖回头,看着外面:这里,有太多的人和事情,需要她忘记了!
    或许,再次回来的时候,她可能真的会喜欢上面前的这个男人!但是,此刻,刘瑞只能是她此行的同伴和同学!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陈伟东一看,赶忙接听,莫天明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还在婚礼现场吗?下午开董事会,你可别忘记了,我有很几个重要的议题,要跟你在会前商量一下,你现在有空吗?到我的办公室里,我们碰个头!”
    “我不在婚礼现场,婚礼结束了吗?”
    “老早结束了,就说没看到你人,那你现在过来,方便吗?”
    “方便,就算不方便,你召唤,我还不得马上过来!”
    电话里传来莫天明爽朗的笑声,现在建宇国际,他做主,他召唤,陈伟东不得不去,
    一想到这些,陈伟东的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挂了电话,陈伟东看着电话:“总有一天,我要夺回我的建宇国际!”
    陈伟东挂了电话,急匆匆的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突然,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迎着陈伟东走了过来,陈伟东走的快,来不及躲闪,跟男人撞了个结实,他抬头刚要骂那个男人,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他的眼睛朝那个男人看了过去,那是一双熟悉的,充满仇恨的眼睛!
    “你!”陈伟东刚想说什么“扑哧!”胸口又是一刀,血喷了出来,喷到了那个人的白色的口罩上,刀子扎的很深,陈伟东好像被定住了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崔!崔!”
    他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男人挣脱开,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
    男人一边用力的扎着,一边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一刀是为了爸爸,这一刀是为了大哥,这一刀是为了陆东,这一刀是为了二胖,这一刀是为了蒋晨晨,这一刀是为了我!
    陈伟东来不及叫喊,胸口上就扎了深深的六刀,鲜血喷满了男人的衣服。
    陈伟东伸手抓男人的衣服,却抓不住,人滑落在地上。
    男人从陈伟东的身上拔出了刀子,血花好像喷泉一样的射出。
    男人起身,快步朝着人群密集的方向跑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个男人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最先发现陈伟东的是一个大肚子的孕妇,等她发现的时候,男人已经混入了人群当中,她吓得捂着耳朵大叫了起来。
    那刺耳的叫声吸引着所有人都看了过去,等他们看到倒在地上,躺在血泊中的陈伟东的时候,陈伟东正躺在地上抽搐着!
    胆子大的人跑过来,赶忙报了警。
    陈伟东躺在地上,眼睛看着机场的方向,手一下下的动着。
    围观的人看着陈伟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血,还在不停的流出来,刀口太深了,陈伟东眼睛睁得大大的,身子一下下的动着,他感觉周围很吵,有很多很多人围着他,还有人,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的嘴巴动着。
    医生赶到了,帮他帮着,他的嘴巴动着!
    “他有话说,他有话说!”
    一个胆大的人凑了过去,听了几遍,才听明白了陈伟东话里的意思:“你们让开,你们让开,他要看自己的亲人!他要看自己的亲人!”
    医生跟护士紧急的抢救着,大量出血,根本就止不住血。
    陈伟东的身子一下下的动着,鲜血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他大口的吐着血,脸上却带着微笑,看着远处,飞机起飞了,他的目光跟随着飞机,慢慢的远去。
    他的眼中的光芒,慢慢的暗淡了下去。
    抢救停止了,医生擦去了脸上的汗,摘下了手套、口罩,报了陈伟东的死亡时间,直到陈伟东死的那一刻,大家依然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
    人群里,一个美丽的女人,看着血泊中的陈伟东,嘴角微微动着,她是所有的围观人群中,唯一一个脸上带着笑容的女人。
    她叫安雪,原来的名字叫做蒋晨晨!几个月前,她被躺在血泊里已经睁着眼睛死去的这个男人强暴了
    精神病院里,一个男人站在墙边,傻笑着,他的身后,一个跟他穿着同样的衣服男人对着墙壁说着悄悄话,一个女人,不停的梳着辫子,一边梳,一边笑着。
    还有一个胖乎乎的家伙,手里好像拿着一把大刀一样,嘴里说着话,假装挥舞着大刀,斩妖除魔一样。
    站在墙边傻笑的男人,回头看看他的同伴,撇撇嘴巴:“一帮傻瓜!”
    “吃药了!吃药了!”护士拿着药进来了。
    那个傻笑的男人冲了过去,把药抓过来,往天空一抛:“吃什么药!我们都好了!”
    护士看到他这样,气得直跺脚:“我宁愿你疯着!”
    突然,那个男人脸色一边,一把掐住了女护士的脖子:“婊子,臭婊子,你阴我,你阴我!”
    旁边的人赶忙过来,用力的拉开了她!
    “他又开始疯了,赶紧给他打镇静剂!”
    几个人拉着男人,给他打镇静剂!
    打了镇静剂的男人,老实的多了,他被绑在床上,大声的傻笑着:“死了,死了,都死了,就我还活着!就我还活着!”
    铁门锁上了,男人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了起来,眼睛里慢慢的流出了泪水,哭了起来:“死了,都死了,就我还活着!就我还活着!”
    那哭声越来越大,凄厉的哭声从房间里传来。
    护士跟医生直摇头:“其他的病人还好弄,就这个最难弄,一会好,一会坏的,一会哭,一会笑,见过疯的,没见过这么疯的!他是个真疯子!”
    “走吧!我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孩子真相的好!”一个男人,手中牵着一个小女孩,他的旁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的怀中,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
    “可他,毕竟是孩子的!”女人说到这里,不忍再说下去:“对不起,我又!”
    男人大度的笑笑:“在我的心中,玲玲永远是我的女儿,因为,她姓方!”
    “谢谢你,之正!”
    男人拥着爱妻,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这里,走远了,男人回头朝着后面看了一眼,但愿,以后再也不用来这里了。
    山坡上,盛开着的朵朵黄花,迎风飘摆!
    山路上,一个男人,小心的扶着一个女人在走路:“说了不让你来的,你非得来!”
    “今天是他的七期,我怎么不能来?”
    “那你也不看看自己自己什么情况,医生说了,头几个月最重要的!”
    “我又不是生头一胎!怕什么?”
    “怕?怎么能不怕?你看看这里的山势这么陡,哎呀!你小心点!”苏羽看到杨虹伸手去采小黄花,赶忙拦住:“你在这里站着,我来!”
    苏羽走过去,采起小黄花来。
    “苏羽,苏羽,你过来看!”
    “什么?”苏羽手中拿着鲜花走了过来。
    “我大哥墓前好像有人?”
    “不可能,陈颖不是刚走没几天吗?谁还会来?”
    “是有个人,不,两个!你过来看看!”
    苏羽不相信,把采的小黄花往杨虹的手里一塞:“什么情况,我看看!”
    苏羽站在高处,远远的看过去,果然,有个女人站在那里,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苏羽扶着杨虹慢慢的走了过去。
    陈伟东的墓碑前,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婴儿,不时的在婴儿的脸上亲一口:“伟东,我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还好吗?我带了你最喜欢喝的酒,你最喜欢抽的烟,我知道,在那边,一定有很多人恨你,我没办法帮你,我只能多给你烧点纸钱,让你在那边少受点罪!”
    女人猛然间抬头,看到了远处走过来的苏羽跟杨虹,她赶忙包好了婴儿,一头钻进了草丛里。
    苏羽跟杨虹走了过来,看到女人不见了,心中奇怪:“该不会是我们看错了吧!”
    “应该不会,我眼睛花了,难道你的眼睛也花了吗?”
    “那会是谁呢?”
    “我想,应该是她!”
    “谁?”
    “大哥曾经有个女人,都快要结婚了的那种,她叫小雅!你还记得吗?那次陈颖跟杰克一起出国,大哥接了一个电话,我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那个女人结婚!”
    “原来这样!”苏羽明白过来。
    两个人坐在陈伟东的墓前,杨虹跟陈伟东说着话,苏羽烧着纸钱。
    “大哥,看看你的外甥女,都快三个月了,时间过的真快!大哥!我跟苏羽说过了,这孩子,以后跟你姓陈!你看好不好?”杨虹说着,脸上挂满了笑容。
    突然,陈伟东坟前的蜡烛,闪动了几下,就好像人的眼睛在眨巴一样。
    祭拜完,苏羽搀扶着杨虹,慢慢的朝着山下走去,树林里,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苏羽跟杨虹,淡淡的说道:“我儿子,他也姓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