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第 92 章
    那黢黑的眼瞳里没有任何光亮,冰凉而冷漠,不留任何商量的余地。
    秘书被枪口抵住下颚,气得满脸通红,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然而,他最终还是选择让步,抖着手拧开门锁,放宋琳进入监控室。
    这里光线昏暗,是赌场内唯一没有窗户的房间。
    密密麻麻的显示器背墙而立,隐约泛射出幽暗的荧光,将室内不大的面积照亮。闪烁的光线前方,一老一少、一瘦一胖的两个人正相向而立。
    最高领导人满脸怒容,显然刚刚发过脾气,就连向来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也有几分凌乱。
    张英洙则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微微佝偻着脊背,双手向上空悬,摆出祈求的姿态:“相信我……”
    听到开门声,他立刻转过身,发现来人是宋琳,没有流露特别的情绪,扭头继续道:“……侨民可以交给政府处置,我也可以离开朝鲜,但你身边不能没有帮手!”
    不出所料,张英洙还在负隅顽抗,试图用手中最后的筹码,换取妻侄的信任。
    “住嘴!”
    粗暴打断对方的陈情,最高领导人表情狰狞地怒斥:“你负荆请罪、跪着走出这扇门,还能留个全尸;再这么拖拉下去,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宋琳打心眼里可怜张英洙,可怜他虽然占尽先机,却不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最高领导人喜怒无常,想要讨得其欢心,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强者永远只向更强者屈服。
    张英洙长吁一口气后,无奈翻开手中的底牌:“中国人、俄国人都站在我这边,他们会以侨民事件为借口,武力入侵朝鲜,到时候就没有105坦克师的用武之地了。”
    “来啊,让他们来啊!”最高领导人怒目圆睁,“氢弹、□□随便挑,大不了同归于尽!”
    宋琳清清喉咙,适时插话道:“宁边和泰川的反应堆加起来,恐怕也只够您按一次核按钮,之后整个北朝鲜半岛都会沦为焦土。相信我,即便只使用常规武器,中俄两国也绝对有这个实力。”
    张英洙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贸然插嘴,最高领导人则厉声质问:“你又是什么人?”
    勾唇笑笑,宋琳弯腰与对方握手,态度足够礼貌地回答:“我是巴解组织的驻朝代表,同时也是普京总统的顾问和□□的朋友,您可以叫我宋琳。”
    面对这番自我介绍,最高领导人不置可否,一边将手抽回去,一边倨傲道:“我没见过你。”
    “我也没见过您。”她的笑容愈发灿烂,四肢舒展、体态从容,仿佛自己才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即便之前见过面,我们也不会有任何交流……如今无非是想提供几个建议。”
    张英洙试图打断宋琳,却最高领导人制止,只好尴尬地束手站在一旁。
    “第一,您尽可以维护自己的尊严、拒绝投降,最终成为保证侨民离境的人质;第二,您也可以忍住恶心,接受您姑父的投诚,让侨民成为这场暴&乱的替罪羊;第三,给我一点时间,让您保留尊严也不必恶心,顺便解决国内外的一切麻烦,如何?”
    “别胡闹!”张英洙终于忍不住厉声呵斥,同时上前推搡宋琳,试图将人赶出门去。
    如此反应倒激起了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兴趣。
    只见最高领导人眉毛微挑,扬声道:“你准备怎么做?”
    宋琳一把扣住张英洙的手腕,稍稍用了点力气,便听见男人发出凄厉惨叫。
    她抬头看向最高领导人,始终保持笑容:“像这样。”
    刚刚还将侨民作为谈判筹码,转眼自己就变成任人宰割的鱼肉,张英洙连忙哀求道:“元帅,相信我!我是你姑父!圣姬……”
    最高领导人跨步上前,用力扇了他一耳光:“不许提姑姑的名字!”
    “我爱她,我一直爱她……”老人猛然流下泪来,语气也变得起伏不定。
    “爱她会让她吸毒?”最高领导人冷笑,“爱她会和别的女人生下孽种?”
    张英洙拼命摇头:“赵成禹不是我的儿子!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
    “哦?那为什么安插他进入元首护卫局?”最高领导人揪住老者的头发,强迫彼此对视,双目赤红地质问道,“你以为杀了他就能瞒天过海吗?姑父大人?”
    想到那个久未谋面的学员,宋琳的心也重重往下一沉——张英洙失势绝非偶然,早在加入权力的游戏最初,就已经注定了众叛亲离的结局。
    她提醒自己不要分神,单手探上老人的颈项,大小臂同时发力,强行扼断了他的咽喉。
    窒息使得大脑缺氧,毛细血管在挣扎的过程中持续扩张,皮肤颜色从鲜红变成酱紫,渐渐呈现出死人才有的紫黑色。伴随着四肢脱力,身体瘫软成泥,曾经高昂的头颅再也抬不起来,一生的戎马倥偬就此画上句号。
    在这将近一分钟的时间里,最高领导人始终直视张英洙的双眼,看着那瞳孔由小变大,最后失去所有光华。
    宋琳又使了点劲,才将脊椎骨拧断,任由其颈项彻底垂脱。
    最高领导人松开揪住张英洙发梢的手,缓慢站直身体,抬头面对宋琳:“你的诚意已经得到了充分证明。说吧,条件是什么?”
    尽管体态臃肿、行事冲动,最高领导人却没有看上去那么愚蠢——女人来历不明,既然可以毫无顾忌地杀死张英洙,肯定也不怕多他一个——除了同意合作,根本别无选择。
    “外界对您和朝鲜存在太多误解,这是一切麻烦出现的根源。”
    放开尸体,宋琳拍了拍手,平静地看向最高领导人:“与一个混乱失控的朝鲜相比,劳动党对国家的管理行之有效,是维护半岛和平的关键。”
    最高领导人退后两步,缓慢坐进椅子里,默默地等待下文。
    绕开地上的张英洙,宋琳继续道:“我们相信,有必要为您的统治提供保障……比如说,充足的核原料补给。”
    近几年来,朝鲜接连在舞水端里进行核试验,规模一次比一次大,最近甚至宣称自己拥有了氢弹。然而,外部数据监控显示,这些试验的爆炸当量极低,甚至不如一般的常规武器,根本无法用于实战。
    为了贯彻先军政治和追求所谓的“核强国”地位,朝鲜会想尽一切办法获取核原料。
    最高领导人的眼睛果然亮了起来,随即又暗淡下去:“即便我们真有了铀235,也会被国际原子能机构收缴的。”
    宋琳微笑点头:“那就让大家以为你有好了,反正什么都查不到。”
    朝鲜的铀矿资源十分丰富,因为提纯技术跟不上,才始终在研发、实验阶段止步不前。只要外界相信他们拥有激光器,就不会再有人质疑核试验的真假;只要没人质疑核试验的真假,就能确认朝鲜的核国家地位;只要确认了朝鲜的核国家地位,他们就再也不用惧怕其他国家的武力威胁。
    是否真正拥有核武器,其实并不重要,问题的关键在于世人相信什么。
    最高领导人试探道:“日本人对核安全问题一直很敏感,怎样让他们承认激光器失窃了?”
    宋琳耸肩:“我们会借助网络公开激光器的失窃视频,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驻日代表贝克尔迪马也会出面作证,青森县的核处理工厂不能不承认事实。”
    “可这一切和朝鲜又有什么关系?”
    “有一名朝方情报人员全程参与了整个行动——此人的生理特征十分明显,您可以将其派往欧洲国家做外交官——只要他经常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中美日俄就都会记得激光器的去向,明白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一双灰色的瞳孔在记忆中闪烁,令宋琳原本紧张的神经舒展开来。
    “你,和你的组织,”最高领导人字斟句酌,态度也变得慎重起来,“肯定不会无偿提供这些帮助吧?”
    宋琳颔首:“朝鲜常年遭受国际封锁,外汇储备有限,我们不会强人所难。”
    “那你们要什么?”
    “您的宽宏大量,再加上一点点时间。”
    最高领导人逼问:“怎么讲?”
    “让我把侨民带出国境,之后再用装甲车将这里夷为平地——现场的尸体足以证明暴&乱被平定,外人只以为他们是一般的脱北者。”
    “这么说来,我依然是你的人质。”
    宋琳大笑:“不,您是独闯虎穴的勇士,是以一敌百的英雄,是浴血奋战、最终独自走出山谷的最高领导人。”
    政治游戏就像玩跷跷板,通过适当的途径释放压力,才是影子政府的题中之义。
    各种突发事件或偶然或必然,却都能给统治者提醒,让他们保持警惕,避免各类矛盾持续恶化,最终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对宋琳来说,此行朝鲜辅佐张英洙,政变成功与否并不重要,关键在于给民意一个表达的机会。
    劳动党和最高领导人在国际上为所欲为,无非是仗着国内铁板一块,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只有当内部矛盾激化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才会正视自己的实力和地位,避免为人民带来无妄之灾。
    身材臃肿的胖子果然没有看上去那么愚蠢,在绝对受制于人的情况下,清楚如何取舍才能保命。
    确认双方意见达成一致,宋琳再次开门,招呼张英洙的秘书入内。
    面色苍白的男子走进室内,刚看见地上的尸体,便明白了如今的局势。
    被显示器的荧光映照着,秘书的眼镜镜片折射出些许光亮,遮挡住那脸上的表情。面对接下来的种种安排,他没有提出任何质疑,而是像条鱼一样选择随波逐流。
    在信奉强权的政治体制里,男人和女人、上司和下属、领袖和族群之间有着天然的依附关系。
    张英洙的死亡并不等于暴&乱的终结,但也只有杀了他,才能维护最高领导人的尊严,让这群侨民保命。
    和秘书一样,多数人平静接受了张英洙的死讯,反倒是最高领导人的宽宏大量让他们热泪盈眶。
    或许,从装甲车驶出地平线的那一刻起,大家就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命运。
    门外再次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大厅里再次陷入一片慌乱:撕扯布匹、整理行装、安排队列,衣衫褴褛的人们抓紧时间,穿上所有御寒衣物、带上所有能拿的武器,携伴离开了赌场。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为了确保最高领导人安全,周边武装被悉数撤离阵地。
    烧穿了的装甲车并列阵前,像失去生命的骷髅一样,只剩下空洞的骨架。它们守在赌场外围,形成一道天然屏障,默默守望着脱北者的背影,目送这群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去。
    空荡的山谷里,只剩大功率的喇叭还在回响,铿锵有力地播放着劝降声明。
    经山后的小道走过海滩,由图门江穿越国境线,最终抵达广袤的东西伯利亚平原。从地理条件分析,这条路十分平坦,除了几处险滩,沿途没有任何危险。特别是在拥有火力武装之后,朝俄边境的哨所也被轻松料理,用不了一天时间,侨民们便能够顺利地离开朝鲜,进入俄罗斯。
    赌场门口剩下的人质也被一一释放。
    赌客们早已经吓破了胆,连滚带爬地跑进人民军的装甲阵地里,却是上气不接下气,连话都讲不清楚——好在他们还是及时传达了最高领导人的停火指示。
    撤离过程十分平静,宋琳留在最后压阵。
    临走前,她给最高领导人松了绑,允许其自行走出昏暗的监控室。
    那胖子却陷在扶手椅里不愿起身,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就不怕我反悔吗?”
    “不怕。”
    将绳索扔到一旁,宋琳按下某个按钮,只见屏幕里播放出监控室里情形:尽管图像晦暗不清,却依然能够听清最高领导人的声音,辨认出他那标志性的肥硕身形。
    时机成熟,她毫无顾忌地坦言道:“我们刚才的谈话内容已经被记录下来,上传到暗网的防熔断链接里——只需要公开密钥,任何人都能看见你亲口承认朝鲜没有核武器的样子。”
    中俄美日始终保持克制、避免战争,恰是因为朝鲜的核实力从未公开。
    最高领导人面色阴沉:“你给我下套!”
    走出监控室,宋琳头也不回地挥挥手:“预防措施而已,只要你遵守规则,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关上门,她再次将最高领导人和张英洙独自留在那幽暗闭匿的房间里。
    身后随即传来家具被砸烂的声响,隔着门板显得有些压抑,满腔怒火终究还是让最高领导人失去了理智。
    女人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任何参与权力游戏的玩家都应该明白,食物链是单向不可逆的循环,一旦有把柄掌握在对方手里,就再也不可能翻身。
    最高领导人和劳动党,从此也会是影子政府手中一枚听话的棋子。
    这才是宋琳在朝鲜潜伏两年、无数次出生入死、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真正目的。
    数千人的队伍延绵连续,在国境线上缓慢行进,就像一团扯不断的丝线,穿梭在广袤的原始森林里。
    与先前盲目挤进闷罐车里的经历不同,侨民如今知道自己的目标和方向,意志也愈发坚定。尽管早已经疲惫不堪,却依然能够相互扶持着,离开那片曾经的故土。
    经过一整天的行进,一群人再次看见眼前的大海和荒原,恍惚得有些难以置信。
    习惯了被囚禁的生活,面对无边无际的自由,反倒会本能地感到无所适从。
    狂风呼啸、海浪大作,先期抵达的侨民已经开始深挖冻土、搭盖草棚,用子弹里的火药引燃篝火,以期度过回到日本以前的艰难时光。
    马木留克兵的船停泊在波西耶特湾外海,安东亲自驾驶交通艇,早早地前来迎接宋琳离岸。
    用手扶住船舷,回望侨民营地里的点点星光,她心脏仿佛也被填满——没有人是天生的恶魔,杀戮只是迫不得已时的下下之选——能够在完成任务的同时,成功挽救千万人的性命,无论如何都该感到欣慰。
    “弗拉基米尔同志会杀了你。”
    大咧咧地为女人披好外套,安东煞风景地质疑道:“亏你想得出来,把这群难民安置在西伯利亚……如果他们落地生根,再也不愿意离开,怎么办?”
    宋琳假惺惺笑道:“那就是俄罗斯联邦的问题了。”
    影子政府、无为之治,原本就是要用看不见的手,调整这世间的一切公平与不公平。只有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才需要人像影子一样,用无声的行动,证明存在的意义。
    半年后,伦敦东区。
    廉租公寓的走廊里没有照明,看不清是谁在敲门。附近治安环境很差,经常发生入室抢劫案,警方多次提醒居民,确认访客的身份才能开门。
    柴田高磨早已将值钱的财物变卖,家里只有基本的生活用品,根本不担心被抢。
    他一边咳嗽一边拉开房门,刚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庞,便直直地僵立原地,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几秒钟之后,老人长吁一口气,哑声道:“你来了。”
    摘下墨镜,宋琳将已经长长的头发捋至耳后,难得流露出几分温婉气质。只是一双眼瞳里依旧没有温度,阴冷犹如十二月的坚冰,令人不寒而栗。
    柴田高磨很清楚,对方是来讨债的。
    嗓子又有些痒,却干涩得咳不出声,他微微佝偻着脊背,缓步走向厨房餐厅,俯在流理台上重重喘息。
    盘子里还放着昨晚没吃完的牛排,冷却后的油脂凝结在餐具表面,散发出腐败的腥臭味道。
    这是一间带卧室的小套房,位于大楼的西北角,紧邻隔壁的地铁换乘站,与平壤郊外的别墅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经济窘迫又没有合法身份,想在伦敦找到一个合适的住处实在太难。自从搬到东区、蜗居在这间公寓里之后,老人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即便有心隐藏行踪,也无力再次搬家。
    还债的时候到了,想躲都躲不掉。
    将外套搭在椅背上,宋琳环顾四周,有感而发道:“到头来,你就是为了这些吗?”
    隔音奇差、采光稀缺,年久失修的房间里,充斥着独居老年人的各种杂物。
    柴田高磨抬起头,背光的脸上表情模糊:“我十七岁离开日本,在朝鲜生活了一辈子,你以为是为什么?”
    宋琳冷笑:“反正不是为了解救侨民。”
    “你还太年轻,不懂得尊重命运。”老人摇着头,“选择张英洙当他们的领袖,任由自己被人奴役——这个族群早已经没有希望了。”
    “他们的生活比你更有希望:大部分日侨都已经顺利脱北,由俄罗斯返回日本定居,日俄政府正在就进一步的安置问题进行磋商。”
    “……那是因为张英洙死了。”
    宋琳冷笑道:“让千万人为你的憎恨和嫉妒殉葬,会不会太奢侈了一点?”
    尽管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柴田高磨还是清清嗓子,回忆起自己的年少时光。和同伴们一起策划劫机、兴高采烈地抵达朝鲜,在全然陌生的环境里落地生根,渐渐长成不同的模样。
    叙述过程中,他以几不可见的速度移动,缓慢靠近餐桌上的残羹冷炙,试着去拿切牛排的刀具。
    人之将死,无论如何都会抗争一番。
    “尽管金圣姬没有生育,却不允许丈夫和别的女人有染,那些曾经的莺莺燕燕,都死在了金氏近卫军的枪下。几十年来,张英洙只养活了一个儿子,就是赵成禹。尽管两人从未相认,当父亲还是希望他能接受日本文化,从某种程度上理解自己。”
    终于握住刀柄,柴田高磨的身上有了力气,语速也快起来:“我负责教授赵成禹日语,看着他长大成人……这孩子很像年轻时的张英洙。”
    宋琳对此不置可否,一双长腿交叠着立在墙边,像个有礼貌的听众,保持警惕而适当的距离。
    “可惜赵成禹生在朝鲜,对领袖的敬仰发自内心,只知道执行命令,不懂得该如何保护自己。回国后,张英洙安排他在情报学院接受训练,又提前推荐他进入元首护卫局,就是想把刺杀最高领导人的任务交给自己人。”
    柴田高磨扶着桌沿转过身来,偷偷地将剔骨刀藏在身后:“我一被捕就知道计划失败了,必须赶在赵成禹奉命采取行动、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之前,为他留下后路。”
    “所以你才选择投降?向保卫司令部透露赵成禹的真实身份?”宋琳挑眉问道。
    老人并未作答,而是突然开始剧烈咳嗽,就连脚步也有些站不稳,跌跌撞撞地倒了过来。
    然而,还没等他靠近,宋琳便抬臂挡掉迎面而来的刀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徒手夺刀,动作极快、极凌厉,只留下空空的破风声耳边回荡。
    那把剔肉刀被扔到凳子上,刀柄残存着老人的体温,发出叮呤咣啷的清脆声响。
    “杀了我吧,”柴田高磨跌坐在地,“我知道他们都死了。”
    宋琳居高临下,声音冰冷如来自地狱的使者:“你是该死,但不是因为张英洙或赵成禹,而是因为你做错了事。”
    不待对方反驳,她继续宣判:“活着不比死亡容易,杀一个人也不比杀两个人更难,但每一条生命都有价值。如果你的牺牲只是为了一己私利,或者单纯的个人感情,我就有义务替那些枉死的侨民讨债。”
    沉默混杂着濒死的恐惧在空气中蔓延,柴田高磨强迫自己缓慢地站起身体,直视着那双黢黑冰冷的眼睛,不再说话。
    他们都知道,刀在凳子上,就在眼皮底下。他一开始就可以把刀拿在手里,可他没有,直到冰冷的金属切入他的腹部。
    男人脸上的表情扭曲,却依然站着。
    她把刀抽出来,又刺进去。鲜血喷涌,他还没有倒下,而是缓慢抬头,看向自己的的对手。刀最终刺进了他的喉咙,就在喉结附近。他像块石头一样倒下去,死了。
    刀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一旦动起来,就很难停下。
    狭小的廉租公寓里,血腥味道浓烈而刺鼻,各种私人物品被故意翻得乱七八糟,伪装成入室抢劫的模样。
    在水槽上洗干净双手,宋琳重新穿好外套,最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尸体,敞着门离开了房间。
    林东权在楼下负责放风。
    男人穿着一身皮衣,推着一辆黑色的哈雷摩托,看起来就像个真正的飞车党。只有那紧绷的肌肉线条、不协调的肢体动作,透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见到宋琳的时候,林东权终于松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下次能不要这么夸张的扮相吗?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跟人打起来?”
    “正好,可以试试我教你的拳脚套路。”
    眼看她带好墨镜头盔,男人也只得乖乖跨坐上车,口中却喋喋不休地抱怨:“我真的不适合做外勤,我们不要再彼此折磨了,好吗?”
    “知足吧,做外勤才能学到东西。”宋琳拍拍他的后背,示意可以出发了,“按照你现在的水平,永远也没办法回到韩国。”
    离开朝鲜后,林东权一直没有见过自己的亲人,只知道他们身在韩国的某处安全屋内,亟待被营救出境。
    宋琳说影子政府的人手有限,不可能另外安排林镇宽等人脱困,林东权只能靠自己想办法。
    然而,因为“阿格斯”系统里的诸多秘密,国家情报院早就把他列为通缉犯,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追捕。
    顺利回到韩国,再把叔叔、婶婶和小丽平安带出来,是林东权忍受种种非人待遇的唯一动因。
    “转弯,去朝鲜大使馆。”
    摩托车驶出一段距离后,宋琳再次拍打他的肩膀,下达明确指示。
    翻了个白眼,林东权减慢车速,好心提醒道:“你不怕又被赶出来?”
    隔着头盔,他仿佛听到了女人的笑声。
    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和耳边的风声,对方很确定地回答道:“去吧,我不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