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9 那就是个疯批
    唐淼的声音不大,她好看的眸子里带着询问,没有丝毫的玩笑和其他的光彩,若要是放在之前,唐慕不管和她说什么,唐淼都会是笑嘻嘻的看着他,眸子里永远带着光,似乎从来都有恃无恐,从来也不会担忧。
    唐家确实也有纵容唐淼成这样的资本,她和唐毅出生的时候,唐家的根基已经稳固的很,家里最小的两个孩子,上面有一种兄长姐姐们撑着,他们吃过的苦,都不想叫最小的两个弟弟吃,所以,他们什么都是最好的,世家子弟里,这两个小的永远是有恃无恐的,眼中一派的天真散漫。
    终究,自己决定护着的孩子,她眼中的星光被磨灭的定点不剩,甚至隐藏在眼底的杀伐果断,叫人如何不能忽视,终究天真的唐家老七,蜕变成了满腹算计的唐家掌舵人。
    这孩子和唐毅兄妹,终究,是他没有保护好!
    唐淼好看的眸子里带着三分的倔强,唐家一众小的没有人敢多说一个字,都是绷直了身子看着唐慕,眼中带着十分的不解,就是愚忠也要有个度,他爹是疯了么,他们唐家是挖了天家的祖坟了么,这些年的窝囊气没有受够不成,难不成非要让整个唐家给当今圣上陪葬不成,照着他爹这模样,圣上一走,他们直接都往那皇陵里一跳,直接埋了算了!
    “你们对我的安排有意见?”
    唐慕扫了一眼唐家一众小的,虽然还在病中,但是往日的威严还在,叫唐家小辈中胆小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听七叔的。”唐鑫虽然是惧怕他爷爷,可如今心里憋着团火起,也是不管唐慕的面色难看,直言道,“爷爷,我爹他们要听你的,可说我和我爹他们隔着辈分,您管不到我,我就听我七叔的,谁要谁叫我七叔不好过,叫唐家不好过,我就叫谁不好过。”
    这小子……
    牛啊!
    唐家一众小的齐齐朝着唐鑫看了过去,少年儿郎到底是年轻气盛的很,也不愧是唐淼小跟班的名号,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是怕唐淼,可谁要是欺负了唐淼,他保管是第一个上去打架的,每次唐淼看他因为打不过,跑到自己跟前来哭的时候,都是毫不留情的骂他蠢,可不管怎么骂,愣是没改变他丝毫,唐家人一直觉得,这也是个奇迹。
    他们之前还玩笑说,要不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唐鑫真不像是大哥的孩子,而是唐淼的孩子,瞧瞧那维护的劲儿,旁人私底下说唐慕,唐鑫都没那么维护过。
    “爹,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唐家如今,您不做主。”
    这话说唐远怀说的,不卑不吭,唐峰都忍不住侧目,要知道他三哥最怵的人就是他爹,如今竟然说他三哥最先挑战他爹的权威,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他都想先给他三哥鼓掌。
    “你们呢,跟老三他们一个意思?”唐慕冷哼一声问道。
    “爹,既然辞官了,就不要在论朝堂了吧,您如今一介布衣,不合适。”
    唐铭抬头和唐慕平视,语言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仿佛只是在阐述事实。
    唐峰等人心中直呼了一声“好家伙!”
    要说敢和他爹这么叫板的,还是他大哥,这就直接他爹搁到平民百姓的队伍里头去了,叫他爹安享晚年不要去管闲事,整个天麟,怕说连淼淼都不会这个和他爹说话。
    唐慕面上神色淡漠,倒没有因为唐铭的话有什么反应,唐铭抬步上前,伸手就要将唐淼拉起来,可唐淼却是反手搭在他的手上,并没有起来的意思,她抬头看着唐慕,“爹,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哪怕是全了我的心意,在我生前,唐淼你不能反!”
    唐慕说的严肃,却是侧面回答了唐淼的问题,唐铭直觉唐淼手上的力道在瞬间加大了一些,她已经站了起来,眼中淡漠了不少,“我知道了,我还有事,爹爹注意歇息。”
    唐慕说的是唐淼不能反,他这话无异于将唐淼伤的很了,唐琴看着唐淼离去时的落寞,她有些红了眼眶,“爹,淼淼是唐家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杀人诛心,他爹凭什么说淼淼会反,就因为她是那谁的孩子么,唐家全家呵护长得孩子,谁都可以这般说她,可为什么,捅上这一刀的会是她爹呢!
    “爹,淼淼能是这个意思么?”
    “她不是这个意思么,她统帅着整个唐家,背后是江湖第一大帮,她的身世早晚被人有知道,九州的风云,她还能全身而退么?”
    唐慕冷眼看着这一众小的,“她不要,可你们以为那女人能放过她?”
    “我告诉你们,那女人就是个疯子!”唐慕说的有些情绪上来了,他顿时干咳了两声,“这么多年布局,唐淼根本没有后退的资格,如今这恶人我来做,即便最后真将她推上那个命格,都不能是因为那疯女人,一个已经死了的三公主回来谋反,多少的脏水往她身上泼,到时候,九州那些个人精都恨不得将她生撕了!”
    “爹,你要干什么?”
    唐铭直觉的他爹话里有话,可又察觉不出什么来,毕竟,对那位陈国皇后,他们知道的当真少之又少,瞧他爹这样,怕是了解的比他们要多的。
    “我能干什么,我都行将就木了。”唐慕瞧了一眼一脸懵的子女,淡淡道:“记住你们今儿的话,你爹我就是个平头百姓,唐家做主的是唐淼,可唐淼应了我,我生前不能反,所以你们也不能反!”
    “不是,这事情有这么严重?”唐远怀觉得这十分的莫名,“六弟整顿吏治不就是为了太子铺路么,怎么就扯到反不反的问题上了,爹,到底是淼淼想反,还是你要反?”
    唐远怀问的理直气壮,其他人都是一愣,可细想一番,却惊觉,他说的好有道理,遂目光灼灼的朝着唐慕看去。
    “我反什么反!”唐慕一气之下直接将茶盏冲着唐远怀扔了过去,得亏的他夺得快,不然那滚烫的茶水一定溅他一身。
    唐慕扔了一盏茶,心里舒坦不少,接着道:“那疯子当年可差点就一步登天了,你们觉得,按照她那疯批的性子,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卧槽!
    唐家小辈心里都忍不住惊呼一声,他们天麟史上还有这一档事儿!
    这不可谓不惊世骇俗啊!
    “不是,爹,既然当年您都扶着皇上登基了,怎么就不把人直接杀个干净,非搞成今天这鬼样子!”
    唐远怀理所当然的责怪他爹当年办事不力,这般局面,这锅还是得他爹和当今圣上来背!
    唐远怀今天格外的头铁,问的都是他们看着他爹,都不能十分流畅的问出来的话语,除唐铭外的众人都向唐远怀投去了难得的赞许的目光。
    “你以为我不想,你以为一个差点登顶天麟的女人那么好杀,那就是一疯子!”
    唐慕说着忍不住将手边刚换上的茶盏又朝着唐远怀丢了过去,唐淼那娘亲,天麟当年赫赫有名的三公主,那可就是一彻头彻尾的疯子。
    当年,先皇在位的时候,对那女人的母妃就宠的很,可那位贵人身子弱,受不住,早早的年华里,就香消玉殒,唯独留下了自己的女儿。
    那三公主和她母妃长得像极了,先帝遍将着对她母妃的感情寄托在了孩子的身上,过重的父爱里头带着深沉的偏执,一对父女的感情虽说没有超越正常的伦理纲常,却是不正常的厉害,所以,那三公主虽然长得明艳,性子却阴沉不正常的很。
    早年间,天麟还没有夺嫡的时候,还是有几个皇子能拿的出手的,可后来不知怎么的,这三公主也掺和了进去,先皇不但撒手不管,甚至还纵容的很,要说这公主确实是疯批的厉害,当年夺嫡的斗争异常激烈,可大部分的皇子也是真真实实死在她手下的。
    “所以,当年,先皇曾经立真的立过一位女太子?”唐铭不确定的开口,虽说这说偶然间瞥见的密辛,可如今却是觉得,传言诚不欺他。
    唐家一众小的听着唐慕这个当事人讲述了一番那位他口中的疯批的事迹,表情都是一愣一愣的。
    “嗯。”唐慕颔首,“当年那事儿,始终荒唐的厉害,再者诏书还没有出皇城就被截获,没几天她落败,一干人等都下了死牢,也就没有人知道了。”
    “爹,既然那人那么疯,当年圣上是怎么赢的?”唐远怀忽然又些好奇。
    “险胜,听说是那女人那儿出了点意外,否则这天下……”
    唐慕顿了顿,话外之音不言而喻,唐家小的都忍不住心惊肉跳,原来他爹口中的疯批三公主这么厉害的么?
    “那女人被圣上一笔抹去,当年之事润色不少,可真论起来,天麟朝堂,还真没几个够她打的。”
    唐家一众小的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所以,淼淼的亲生年亲这么猛的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