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分卷阅读162
    在几、几点了”
    “哥哥要我去接他下班的。”
    好像在事后报复一般,云渺桃花眼含着水色瞪向江峋,憋出句“我哥能一只手就把我抱起来呢。”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小少爷想逃脱时找到的笨笨借口。
    然而大家谁都不敢拦着,知道对方脸皮薄,生怕把人惹恼了再也不肯出现。
    只有江峋,从沙发上一把抓起对方忘掉的外套就追了上去。
    在两人接连走后,包厢内立刻爆发出一阵喧闹声。
    懊恼、抱怨、惊喜各种情绪充斥在淡淡酒香中。
    “诶,那张纸条上的东西是不是你写的”
    “你特么看看我对面坐的是谁脑子被驴踢了”
    “那是谁写的”
    “反正不是我,损人不利己。”
    “也不是我”
    “那是谁”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细碎冰雪被凛冽冷风吹散成银霜,漫天飘舞。
    庭院中,一条弯弯曲曲的碎拼青石板路蔓延至门口,雪花掉落在苔藓上恍若碎银。
    云承一身正装站在门口,望眼欲穿。
    他不时抬手看看腕表,发现才过九点钟,眉头不由蹙得更深了起来。
    江峋那个小子对他的消息视若无睹也就算了,怎么云渺也不知道报个平安
    万一没什么事情,他去得早了不是给弟弟丢人么。
    “你呀,要么现在就开车去接渺渺,要么就把门关上等,省得冷风灌进来。”
    一道柔和嗓音传入耳畔,来者是位穿着淡雅旗袍的美丽妇人。
    她举手投足透露着大方得体,额头有细细的皱纹,但仍然能从眉眼间看出年轻时是个风姿绰约的大美人。
    云承的母亲林薇之,随手从沙发上取过件灰粉色披肩笼在身上。
    她难得对自己这个大儿子有些无言“渺渺都成年了,去酒吧玩玩儿怎么了你不是还找人照顾他吗”
    “也不是什么好人”阖了阖眼,云承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解释其中的弯弯绕绕,只能把门关上目送对方上楼休息。
    然而他刚回过头,眼神便不经意瞥到落地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赶紧打开门,大步上前都有些小跑着迎接弟弟。
    “是觉得聚会没意思,所以提前走了有没有人灌你酒喝”
    好像自家弟弟第一天上幼儿园一样,云承问东问西,既怕对方被孤立,又怕有坏孩子将人给带坏。
    然而视线不由自主被那红馥馥的唇瓣吸引,他总觉得那里有点儿说不上的肿了一些
    “嘴巴过敏了”
    “啊不、不是。”云渺从一大堆连珠炮似的问题中回过神来,欲盖弥彰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支支吾吾道“酒里有冰块儿,我被冻到了。”
    云承压根想不到他出门前还清清纯纯的弟弟,回家后就被狗啃了,还有一半自己引狼入室的责任。
    他只能看出云渺没有喝醉,模样还有些恹恹的。
    以为这是太累了,赶忙叫人去准备点儿姜茶,又催促着对方去洗个热水澡早点儿休息。
    “好,那我睡啦,哥哥晚安。”
    云渺小鸡啄米似的乖乖点头,在云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后赶忙将门反锁住。
    他刚洗完澡,整个人被蒸汽激得脸蛋儿粉扑扑。
    一关上门就瘫坐在地毯上海豹揉脸,小奶牛睡衣因为满地打滚儿,上衣卷到肚皮上露出一小截纤细腰肢。
    啊啊啊啊啊好丢人呐
    还好哥哥没怎么谈过恋爱,不然肯定要看出来他被人亲过的。
    好烦。
    云渺跑到自己的懒人椅上窝起来,摇摇晃晃好像催眠似的,整个人陷入脑中挣扎。
    眼前不断闪现在酒吧时的那个吻。
    虽然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公主抱,可心里总有种奇奇怪怪的感觉在盘旋不去。
    不是厌烦,而是江峋好像有点儿紧张和害怕
    为什么呢
    云渺猜测那是对方的初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有很多很多经验。
    胸膛热乎乎的升起些小骄傲,随即又感到没来由的沮丧。
    自己是不是占江峋便宜了
    不对不对,难道要对方也亲过很多人才算扯平嘛
    那样的话,他才不要亲呢。
    云渺感觉自己心思有点儿坏,然而不由自主的理直气壮。
    他认为江峋只能亲自己一个人才算对,甚至想到其他假设,就没来由生起闷气来。
    “叩叩”
    玻璃窗发出响动,在寂静房间中显得格外清晰。
    被吓了一跳,云渺桃花眼瞪大透出些茫然,连方才被幻想激出的怒气都霎时间烟消云散。
    外边是阳台,他以为是小鸟飞上来在啄玻璃,于是缓缓将窗帘往旁边拨了拨。
    “你”
    云渺嘴巴张成小小o形,忍不住发出惊呼,下一刻又赶忙用双手捂住。
    他站起来四处瞧瞧,阳台下面也没有搭梯子什么的,头顶更是没有直升机。
    窗外站着江峋。
    对方鬓角有些许细微汗水,俊朗脸庞在夜色同月光的分割下格外深邃。眉骨那道疤痕平添一分凶狠,唇角却带着笑意。
    害怕惊动家人,云渺小声指责道“你、你是怎么跑到我房间来的私闯民宅不是什么好人。”
    按理说他应该害怕,然而却重新回到自己的懒人椅上,屁股坐在小腿上悠哉悠哉教训人。
    “我来还东西。”江峋避重就轻,手放在兜里好像紧紧攥住什么东西,缓缓走到对方面前。
    他应该犹豫了很久,却还是等不及。
    就连声音都比往日放轻了许多倍,好像融进簌簌飞雪之中。
    “唔,什么东西”云渺不记得有什么落在酒吧里,然而还是翘着小屁股凑上去瞧。
    江峋眉目深敛,半蹲着让他看个清楚。
    这一幕,就好像不怕死的愣头青骑士半夜爬上公主寝殿,为了深埋心中的那份珍重感情献宝。
    如果答案出错,他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骨骼分明的手背翻转过来,宽大掌心缓缓摊开,里面竟然是一把很漂亮的长命锁。
    底部坠着银铃的精巧银锁,小小一只,正面还雕着鹤踏祥云的图案。
    云渺傻傻的有些愣怔,细白手指带着些微颤抖将长命锁拿起来。
    对着月色,发现背面是“鹤度关山,水茫云渺。”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