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4、第二十章
    年末宴的时候帝释天给修罗、阿修罗赐了婚, 这便也有机会见到了乾达婆的两位堂妹。稍长的云枕确实与墨焰有几分相似,但真说起来还不如说更像冷图茗。
    这样一想, 帝释天又觉得自己好像窥探到了什么惊人的阴私,只看人止殇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至于小一点的那位, 看起来倒果然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甚至有几分稚气,与她那位沉静的姐姐很显出不同来。
    帝释天没料到阿修罗王竟是这样的品位,忍不住暗暗吐槽了一顿他老牛吃嫩草。
    到底算得上是两件喜事,这个年过得也算和乐融融。
    墨焰因为哥哥的婚事真心实意地欢喜了一次,连笑容也不自觉地增多了。对帝释天来说,只要能叫墨焰高兴的事都是好事, 便也不在心底吐槽大舅子了, 给赏了不少好东西。
    和墨焰的双修渐渐进入正轨,虽然离第一阶段结束还遥遥无期,但好歹两人已经慢慢适应这样的节奏。
    这回年末宴无念仍旧没有来,浅莲倒是和青筝一块儿回来了。帝释天也有些年头不曾见过她, 自然好好接见了一番。
    浅莲说来是善见城的老人, 化形时日却又尚短,因其身份特殊,须弥山部众见着她多少都带着些恭敬。宝莲也是先天灵宝之一,不单指其本身是天材地宝,更因其色香声味对禅悟有着莫大功效。
    她化形之前当过许多年佛祖的莲座,时至今日还在部众之间流传着触摸浅莲金身就能立地成佛的谣言。
    有识之士自然知晓此事荒诞,却也足以证明她的特殊。
    浅莲虽不曾每年都回来, 却也定时觐见帝释天。她能出得了须弥山,还能在云梦泽常驻久留自然不会没有这位天主的帮衬。
    大约因同为须弥山无中生有之物,帝释天对这些同类显得尤为宽厚。其实这点在青筝身上也能得到印证,只青筝好歹已转过一世,如今身份又颇复杂,与浅莲到底有些不同。
    乾达婆与苏摩自然也是识得这位宝莲的,但帝释天待之不同,两人便也不打扰她们寒暄。
    浅莲身姿窈窕,样貌婉约,眉眼柔和,皮肤白皙,在仙家天人之中或许算不上是什么难得的美人,却总是叫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只她叫人觉得亲近,给人的印象却又极其单薄,观者不同似者便也不尽相同,此乃莲之万相。
    “你好些年不曾回来,我还以为你是欢喜上了怜玉那家伙,连我也不惦记了呢。”
    浅莲盈盈浅笑,看起来似乎并不觉得帝释天的话过于轻佻。
    “怜玉神君虽好,但早已心有所属,大人你可莫开这样的玩笑。”
    帝释天听她独说无念却不谈自己,显然是不愿提起洛贞,忍不住叹了口气。
    “云梦泽如今虽然还算太平,但毕竟无念在那里,也不知道你还能待多久。”
    其实帝释天并不赞成浅莲参与到这件事里来,在她看来,对方趁早避得越远越好。
    浅莲沉吟了一声,“阿贞她……她早已疯魔,只怜玉神君无辜,我不能教她因为我的过错而受到伤害。”
    “可你一直守在云梦泽也不是办法。”
    “我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止洛贞,如今只当为怜玉神君尽一份力吧。她思念徒儿思念得紧,有我在总归好一些。”
    浅莲天生万相,最治相思。
    帝释天不是不担心无念,听她这般说便不再劝了。只她不劝浅莲,对方却突然开口道:“大人,浅莲的事不足挂齿,只您身系须弥山根基,还得注意身体。”
    帝释天心中一惊,正待开口说什么,浅莲已捏住了她的手腕。
    “小五衰之相已显其三,大人为何不说?”
    “……到底瞒不过你。”帝释天不再挣扎,只苦笑了一声。“说了又有何用?”
    “自然是去寻那殊胜善根。”浅莲柔柔地皱着眉头,似是有几分气恼,只她连气恼都看起来温温柔柔,平平淡淡。
    “我知自己小五衰之因,那殊胜善根却是不好寻。”
    帝释天认定墨焰就是自己的良药,哪里还需要去寻其他什么善根?只这味良药迟迟不见效,她心中着急惶恐却又无能为力。
    “并非不好寻,只怕是您不愿吧?”浅莲有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幻象在她面前也无所遁形。“有因才有果,心病需要心药,五衰之善根有其机缘,大多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只怕不是焰儿。”
    若是她,为何会没有用呢?明明什么都已经完满,明明什么都已得偿所愿。
    浅莲摊开她的手掌略略看了一看,“殊胜善根并非是在您身边就会奏效的,药草发挥效用尚且需要药引,更何况机缘?”
    “那我该如何?”
    这件事帝释天不敢也不能与任何人说,思虑种种,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只希望自己的时间再多一点,只希望奇迹能够发生。
    她不敢想象自己死去墨焰会怎样,好友会怎样,须弥山会怎样,她只知道自己不能死,甚至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已有了将死的可能。
    一切都会乱的。
    “大人,听说您与王妃感情日笃,想来该是发生了什么转机才是吧?”
    浅莲并未回答她,反而问出了叫帝释天难以回复的问题。
    帝释天自然能做到睁眼说瞎话,只对方能看透一切真相,谎言便也毫无用处。
    “我……用了凝欢。”
    浅莲闭了闭眼。
    帝释天从她素来淡然温顺的脸上看到了痛惜与无奈,也从她彻底敛下眼睑之前的瞳眸里看到了失望。
    “浅莲……”
    浅莲摇了摇头,“大人,不要……”
    不要什么呢?
    不要道歉,不要辩解,不要后悔。
    这是可悲的事,却不是能被用对错评价的事。
    浅莲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她有一双极其深邃的墨色瞳眸,墨色之中却仿佛有着流光溢彩。天人不可逼视,仙人也不可细瞧,修为与定力稍弱一些便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幻象之中。
    她这时才回答了帝释天的问题。
    “挥慧剑。”
    这自然是良方,是一切情之所起的劫难的良方。得道者无不需经历此关,栽在此处灰飞烟灭尸骨无存的自然更是数不胜数。
    “我做不到。”
    可帝释天注定无法得道,也注定无法斩断七情六欲。
    “大人,小五衰之相已至其三,您最多还有十年……不,或许都不到五年之数。”
    第一次衰纹出现到第二个衰纹中间隔了数十年,但第二个到第三个时间已经明显缩短,帝释天大致还是猜得出自己时间已经不多这件事。只是,当这样短暂的数字从浅莲口中说出时,她确实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真的已经很近了。”
    她把手抽回来,似乎思考了一会儿。
    “看来我得准备交代后事了,须弥山不能乱。”
    只是,对不起焰儿。
    或许,这就是她偏要勉强的惩罚。
    只若是这样,是不是就不用在意自己的身体,可以叫蒹虚想办法先将涅之火还给焰儿了呢?
    自己死了,焰儿会怎么样呢?会伤心难过吗?
    如果停了凝欢,怕不是会欢欣鼓舞吧。
    她瞬间想了很多,发现自己竟然异常平静。或许是这么多年忐忑下来,今日终于得了一个结果,反倒是安心了。
    浅莲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突然伸手把一枚七色的莲子放到了桌案之上。
    帝释天手中有一颗空间宝器就是对方曾经赠与的莲子,此时乍见她这般颇有几分惊讶。
    “这是?”
    七色宝莲的莲子虽不如其他一些天地间独一份的天材地宝来得稀少,却是公用极其广泛也极其珍贵的宝物。因其入药便是消耗品,又只从浅莲手中才有流出,比起许多部族的镇族之宝都要珍稀。
    “莲子只可续百年之寿,只望能给大人创造还转的余地。”
    浅莲具有灵识多年,但莲子万年不足一颗,浅莲化形之前也不过孕育了几颗而已。就帝释天所知她早已赠送得所剩无几,最后一颗也被洛贞拿去,如今哪里还拿得出这一颗?
    但她很快就知道了这一颗从何而来。
    “浅莲,你怎可化自身精气灵血?”
    帝释天焦急上火,浅莲却只是笑了一笑。
    “与浅莲而言不过是亏些精血,修些时候便也回来了,与大人和须弥山而言这是救命之用,此为结善缘。”
    她说得轻巧,帝释天却不是吴下阿蒙,哪里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你当自己亏得了几次?到时候丢了灵识肉体化回原形可怎么办?”
    “单纯地当一朵莲花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浅莲似是安慰帝释天,见她脸色铁青到底不敢在这时候逆着她,改口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