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斗殴的小两口(4)
    印象中,他们年轻的时候,顾印泯处理公事的时候,她也喜欢这么做。
    但自从生下了念兮之后,这样的亲密互动,似乎也少了很多。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间也有些想念顾市长的肩膀了。或许,这都是被那打的如火如荼的小两口影响到了吧?
    “也没有怎么打算,其实只要兮儿气消了,就好了。在这么折腾下去,我怕我的兮儿都不喜欢我了!”他顾印泯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平日里头对她管教严厉,但谁都知道,这是他顾印泯捧在手心里的明珠……
    “眼里就只有你的女儿!”殷诗琪有些不满的埋怨。
    看着殷诗琪在自己肩膀上抱怨的样子,顾市长无奈的笑着,随后也伸出了一手,环住了殷诗琪的腰:“那也是因为,这是我们俩人生下的孩子。”
    因为爱她,所以更爱他们两人的结晶……
    只不过,他顾印泯向来不善于用言语表达感情。
    “我不是说这个!”其实,顾印泯的意思,殷诗琪当然知道是什么。不过这么老了,还说什么情情爱爱的,实在有些让人难为情。
    “那你是想说东篱这个孩子吧?”就在殷诗琪准备说出什么的时候,顾印泯先她一步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是想要说他?难道,顾市长您也看得出来?”
    “那是当然了!”顾印泯轻叹。
    前两天,楚东篱和谈逸泽较劲的意思那么明显,如果他还看不出来的话,那也枉费他多年游走在人群中的识人能力了。
    楚东篱一直都对他们的兮儿很好,从小他们都看在眼里。
    很久以前,顾市长也想过,要将他们凑成一对!
    两家人都是知根知底的,这是再好不过了。而楚东篱从小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如今,他又成了最为年轻的市委书记,这实在最适合不过了。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顾念兮的生命中竟然半路杀出了一匹黑马!
    这人,就是谈逸泽!
    从他的出现,到他现在的表现,对于顾市长而言,都是惊艳的!
    而更让顾市长看重的,是谈逸泽比楚东篱还要重情义的这一点。
    这是,任何一个父母都最为希望看到的。
    这样,他们也能放心,将自己的孩子交到他而得到手上……
    “那顾市长,对于这个孩子,你是怎么打算的?要是兮儿还没有结婚的话,还好!可现在兮儿结婚了,这样岂不是乱套了么?”这也是殷诗琪这两天来最为担忧的问题。
    “乱套倒也不会!我只是觉得,楚东篱这个孩子性子也拧。你就算劝他放手,他也不会就听你的!其实如果当初我们早一点发现,这孩子对兮儿的情的话,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其实,这错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楚东篱将自己的感情埋得太深了!
    若不是现在谈逸泽的出现,恐怕他都不知道要将这份感情,隐瞒到什么时候。
    “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要任由他们这三个孩子这么下去?”殷诗琪担心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婚姻会出现裂痕,再者也会耽搁了楚东篱那个孩子。
    “这一点你放心,难道你还看不出你的女儿是个认死扣的人么?再说了,他们可是军婚,还受到法律的保护。”顾市长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轻松。
    只是相较于他,殷诗琪的眉心还是皱成了一团。
    “你还是和我说说吧顾市长,免得我愁死了!”
    他们的女儿是个认死扣的人!这一点殷诗琪当然知道。
    要不是这样,当初她回到这边的时候,又怎么会因为谈逸泽一个人伤感了那么多天?
    “其实这也简单,有竞争才有更优质的表现。不出几天,你的谈女婿绝对能削好一个苹果!”说这话的时候,顾印泯的嘴角上已经挂上了很明显的笑容。
    其实最近两天的观察,他对谈逸泽是越来越满意了。他可没有忘记,当其他人吃完饭之后,都各自午睡去了。而谈逸泽就一人拿着一把水果刀,坐在客厅里削苹果。那认真的神情,可不亚于人家的那些什么科研所的人。
    一连几天,都是这个样子。
    能为心爱的人做到这个样子,他顾印泯还能说,谈逸泽的这份爱有假?
    “那楚东篱那个孩子呢?”
    “这孩子,除非他自己想通了,不然我们谁也没有能力改变他的想法!”那,其实也是个认死扣的孩子。不过,破坏别人婚姻,伤害顾念兮的事情,顾印泯倒是相信,楚东篱还做不出来!
    “那……”
    “殷同志,别老是担心他们那些年轻人了。等这次年假,我们就去市外好好转一转吧?”
    “你这话都说了几年了!什么时候兑现过!”
    “我保证,这一次一定兑现!”
    这一夜,笼罩在书房里的,也是一室的温馨。
    “小东西,快过来瞅瞅我们的大床,多舒服啊!”顾念兮这才进卧室,便看到某个妖孽男在新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字。
    刚刚洗过澡的缘故,谈逸泽的身上只是随意的搭了一条毛巾,遮住某些个重点部位。
    床头点亮的灯,光线落在男人的侧脸上。光和影的结合下,男人那深邃的五官,漂亮的有些不真实。谈逸泽的声音,比寻常的要沙哑上几分。但眉梢里浑然天成的那股子媚态,却在此刻彰显无疑。
    他看着慢步靠近自己的顾念兮,喉结上下滚动着。
    而他嘴角挂上的那抹笑容,华而不实。让靠近的她,有些摸不清。
    “老东西,这床是我爸爸买给我睡的,你凭什么躺在这里?”
    看到他如此张扬的样子,顾念兮不难猜想到,这个男人接下去想要进行什么事情!
    “你爸爸就是我爸爸!再说了,你爸爸不也是看在我也要在这张床上睡觉,怕我把你给挤坏了,所以才买张大床给我们俩的么?快点过来,让爷好好爽爽!”有时候,谈逸泽的痞子样,看起来跟街上的地痞流氓真的没有什么区别。就像,这个时候。
    顾念兮还不肯走到他的身边,本想要路过大床,拿床头矮柜子上的杂志看一下。
    什么让他大爷爽爽?
    你怎么不让我也爽爽?
    吼吼……
    顾念兮看着谈逸泽那一脸欠抽的模样,拿起了杂志,准备将这个自称为爷的男人晾一晾,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调戏她。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她的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已经落进了男人的手中。
    被他一带,她跌进了他的怀中。
    而男人感受到温香软玉在怀,也不顾其他直接将顾念兮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大掌,开始毛毛躁躁的,往某个固定的地方探寻……
    “绷着张臭脸干什么呢?多难看,好像多年没有得到满足似的!快给爷笑一个!”看着顾念兮那张没有表情的小脸,谈逸泽的食指轻勾着她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着。
    “爷,请您矜持点!”顾念兮朝着男人冷哼着,一脸不服气。
    玩这个调调?
    这一口,她顾念兮可是早些年就在苏悠悠的调教下,早已练就成精了!
    “矜持?矜持那种东西,一斤几毛钱?我跟你买几斤!”男人不以为意,继续调笑着。
    而他那骨节分明的食指,则沿着顾念兮姣好的面容,慢慢向下……
    谈逸泽的手,真的很漂亮。骨节修长,指节白皙。特别是他的指甲,都带着淡淡的粉色。若不是看到手掌心那些因为长期握枪而磨成的老茧,单单看表面的话,你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一只做过粗活的手。
    “爷,矜持这东西,只能自行体会,不可言传。您要是需要的话,还要自身修炼才行!”看着男人那只慢条斯理,实际上却若有似无的在撩拨着她脆弱神经的大掌,顾念兮一下子就将它给握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拉到侧端。
    一个侧身,她向男人的身上翻了过去。
    因为顾及到她一只手受伤,男人见她的举动,便非常配合的侧躺,让女人翻身压在他的身上。
    一招得逞,顾念兮喜上眉梢。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刚刚自己之所以能顺利的“欺压”某个男人,实际上全都是因为男人的配合。
    此刻,压在谈逸泽身上的某个女人,笑的很无良。特别是她那只没有受伤的小手,此刻已经非常猥琐的落在男人的胸口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画着圈。
    别以为,就他谈大爷会调戏人!
    好歹她顾念兮也是在猥琐大神苏悠悠多年的调教下成人的,虽然她的嘴巴到现在还没有练就苏悠悠那个极品本事,能损人于无形间。但戏弄人的本事,她也是学了不少。
    别以为,她的一只爪子受了伤,就是病猫!
    “哟,刚刚不是在给爷传教‘矜持’这东西么?怎么这会儿不矜持的?”对于某个小女人很无良的笑容,谈逸泽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对于那只正在他身上作恶的小手,谈逸泽像是非常享受似的。
    此刻,他还微眯着一双眼,嘴角上的弧度,分明还带着几分希冀。
为您推荐